齐齐哈尔市刚凤清老人被迫害致一副枯骨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三年的牢狱,齐齐哈尔市刚凤清女士被迫害成一副枯骨架,体重只有六十多斤,满头白发,于二零一六年六月被家人从哈尔滨女子监狱背回了家。当地610竟然在监狱门口企图把她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在家人抵制下未能得逞。

齐齐哈尔市碾子山年逾六旬的刚凤清老人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功,被劫持至派出所、拘留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迫害,遭塑料袋闷、棍棒打、坐小塑料凳40天,被穿束缚带全身缠胶带反铐在铁床的铁梯子上……

下面是刚凤清老人诉述她这些年的遭遇:

我在修炼前体弱多病,是单位、邻居都知道的老病号,患有十六种疾病,常年打针、吃药、住院也无济于事。经医院专家多次会诊,说是综合症无法医治了。就在我最痛苦的时候,经熟人介绍,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我也不大懂什么是心性,但我有个不好的习气爱骂人,决心把骂人的习气改了,按真、善、忍要求做个好人。两个月后,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显现了:我身上的十六种疾病全都好了。当时的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了,每天学法炼功,从内心里感激师父和大法。

合法上访 遭塑料袋闷、棍棒打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在全国范围通过新闻媒体造谣、诬陷法轮功,阻止我们修炼。为了让政府和人民了解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澄清事实,我和几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七日进京上访,我们七人在火车上就被绑架。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背挂(就是站不起来也蹲不下)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背挂(就是站不起来也蹲不下)

我们被送到当地东安派出所。警察用手铐把我们铐在暖气管子上,站不起来,蹲不下。警察田曙光打我耳光,所长刘福文和警察王石一直疯狂的谩骂我们和法轮功创始人。在繁荣派出所,一个姓宋的警察用板条抽打我,用两个塑料袋套在我的脑袋上,然后在脖子后面系上,闷的我几乎窒息,警察们却在一旁哄然大笑。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在跃进派出所,在石少双指使带领下,所有跃进管辖区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严酷迫害:其中徐林山(已于2008年2月11日被迫害致死)、梁金玉迫害惨重。

我们这十个修炼人先后被关进碾子山区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在这一个月中,恶人用各种手段对我们进行迫害:用卑鄙下流的语言谩骂侮辱法轮功学员;用拳打法轮功学员的头和脸,用棍棒疯狂毒打法轮功学员长达几个小时;用塑料管鞭打法轮功学员;审问时如不说话就用塑料袋套在法轮功学员的头上,然后在脖子处将袋口系上,将法轮功学员憋得脸色发白,喘不过气来。其中一名学员昏倒在地上,他们又用凉水将其浇醒;用手铐将法轮功学员两手交叉背到身后,然后用砖压上,长达一个小时。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警察白天毒打我们,晚上酒后更是借酒撒泼疯狂的殴打,走廊里不时的传来法轮功女学员的惨叫声。他们边打边问:你还炼不炼?他们还掠夺法轮功学员的私人财产,非法罚款3000多元。一个月后我们才获释。

自那次我被拘留迫害回家后,我们全家从没过上安稳日子。东安派出所恶警王石几乎天天到我家骚扰。身体硬朗的老父亲由于惊吓几个月后过早的离世了。

坚守信仰被截至洗脑班 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六月,有两位同修洗完澡路过我家,便到我家坐坐。她们刚进院儿,就被邻居诬告,十来分钟后警察将我家包围,王石从我家房顶跳过来,进屋就翻,把大法书、师父的讲法带、录音机及三百元钱全部掠走,我再次被非法拘留。

拘留不到一周的一天夜里,恶警王石带两个恶人,都喝的醉醺醺的来提我出去,想继续迫害我。由于当时值班人员阻拦,我才免于毒打。由于惊恐我一夜未合眼,第二天为免类似的事件发生,我们将昨夜的事向拘留所所长刘明反映,刘明偏袒王石竟说没有那事。

两个月后我被非法送往齐齐哈尔市劳教所继续迫害。我被送走后刘明竟以送我走的坐车费用为由,向我丈夫索要一百元钱。而且碾子山拘留所一直非法收取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伙食钱。

二零零二年我从劳教所回家,可是十一月份,在碾子山“六一零”头目阴立切的谋划唆使下,碾子山地区办起了邪恶的洗脑班。我被非法羁押在洗脑班二十天,以一天不转化就交十元钱的取暖费用为名,被索取二百元钱。

在哈女监两年多的非人迫害

二零一三年六月晨八点,市公安局、卜奎派出所两拨人到我家非法抄家,我被劫持到黎明派出所,当晚被劫持到齐齐哈尔看守所。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我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五天时,一个男狱警指使犯人灌食:用抹布蘸厕所的水往她嘴里拧水。她们一哄而上按住我用勺撬、灌,将上下门牙撬松动了,还用三十八斤手铐脚镣将我手脚铐在一起,身体弓着,生活不能自理,由三个人抬着上厕所,不让洗漱。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半年之后被齐齐哈尔龙沙法院非法判刑,七月十三日我又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我被送到九监区专门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中午不给吃饭,一直站了几个小时。牢头威胁我:到这里必须听政府的话,逼迫我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我说那些被迫转化的学员都是被政府打的承受不住了才如此胡说八道。还被逼迫坐小塑料凳,不让站起来,刚站起来就被一群人一窝蜂的连扯带拽强行按坐下。坐了四十多天,臀部坐的流脓血,还不许睡觉。

我因不报号被穿束缚带全身缠胶带反铐在铁床的铁梯子上,最后被反铐在铁床头昼夜捆绑,由于长期一个姿势十天后绑出高血压,头晕、腿脚肿胀。

我在哈女监始终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两年零一个月之久,被迫害成一副枯骨架,于二零一六年六月被家人背回了家。

回家当日,建华区六一零和派出所人员也到监狱接人,竟想将我非法送入洗脑班继续迫害,在家人的强烈反对下才罢休。回家后我才发现,家人给我存的钱四千多元被哈女监非法扣留。我向监狱要,狱方以种种借口推诿,至今还在交涉中。

“善恶有报”是天理,历史上在中共任何政治运动中充当打手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周永康、李东生、薄熙来等迫害法轮功的主凶已经落马入狱。希望那些跟从中共恶党迫害好人的警察、610等人员,尽快悬崖勒马,停止参与迫害,并将功补过,给自己与家人留条后路。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