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马三家“抻刑”迫害 退役军官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刘立杰,男,五十三岁,退役军官,家住抚顺市顺城区。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马三家教养院男一所被上“抻刑”、虐待、奴工等折磨。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刘立杰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书》,起诉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修大法 身心受益

一九九七年下半年,我走入了大法修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提高自己的道德品质,做个善良的好人。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很多疾病,如风湿性关节炎、胃病、胆囊炎等都不翼而飞。不但身体好了,思想上、心灵上都得到净化,证明了法轮大法是健康身体,提升道德的高德大法,于国于民百利无一害的。

可是十六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我和家庭都受到身心伤害。

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的欺骗和摧残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为了叫世人记住“法轮大法好”,我开车到旺清门镇挂真相条幅,被旺清门派出所所长朱明志等人绑架,车被扣留。凌晨,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

第二天,国保大队队长赵连科带领一些警察,拿着录像机对我家进行非法搜查。在看守所期间,警察对我进行了多次非法提审,我拒绝配合。他们想构陷我有罪,最后缺少证据,关押了四十五天。他们不甘心,又把我劫持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

在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里,表面看似生活环境很好,实质是邪恶的黑窝,他们用伪善来欺骗法轮功学员。校长找我谈话给我施加压力,两个犹大每天喋喋不休的灌输邪悟的理论,一开始我抵制她们的言论,后来她们变幻招数,再加上亲朋好友的规劝,在强迫的压力面前我被他们欺骗了,做了一个修炼人最可耻、最痛心的事。这也是邪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一种残酷的精神迫害。在洗脑班关押了二十八天,释放回家。

回家后,恶人仍然不死心,还要继续迫害。国保大队队长赵连科放出话来,要劳教,家人怕我再次遭绑架,违心的给赵连科送去五千元钱。

又过了不长时间,二零零八年腊月二十五,旺清门派出所警察赵伟到我家,将我骗到公安局,赵伟与公安局法制科张立军合谋,欲将我送马三家子劳教一年。后来在家人的强烈谴责下,被公安局法制科敲诈勒索保证金一万元(后来返回四千元)。我才免于劳教。

野蛮绑架和抄家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早晨七点多钟,我在抚顺市区的家中到车库开车,被一群恶警按倒在地,我大声喊警察抓人了,被楼上的妻子听到,恶警们上楼抄家,同时把妻子(未修炼法轮功)绑架。后来,妻子被释放。

家里住所车库都被警察查抄,被抄走的物品有:大法书三本、电子书一部、手机六部、电脑两台、打印机一台、轿车一辆(轿车、电脑二台,后要回)。

我被劫持到抚顺南沟看守所,被非法刑拘三十七天后,被抚顺市劳动教养委员会非法劳教一年半。

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酷刑迫害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我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男一所三大队。

到了劳教所,狱警大队长就逼我写“三书”,我不写,五个警察把我拖进没有监控的行李房,双手被铐在双层铁床上,两腿被绑在床的立柱上固定住,双手被铐着手铐,手铐一点一点往前移动,这就是劳教所专为大法弟子用的一种抻刑,他们用这种酷刑折磨我近两个小时,他们看我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了,才把我放下来,腿、胳膊都肿起来了。走路需两人扶着,二十多天才恢复。

马三家抻刑图示
马三家抻刑图示

在劳教所的日子里,每天都有两个包夹看着,上厕所都跟着,不准盘腿、不准与同修说话。每天还要干十个小时的奴役活。吃的是陈化粮黑馒头,看不见油水的白菜汤。人格上经常受到警察、犯人的侮辱。在那种生不如死的地狱般的环境里,一年多的时间,我的精神和肉体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体重由原来一百五十斤下降一百二十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