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河石油勘探局高级工程师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四日】在过去十七年中,深深受益于大法修炼的辽宁省盘锦市高级工程师谢艳馨和俩女儿被非法判刑、劳教、洗脑、高额勒索迫害,原测井公司经理的丈夫,常受骚扰,遭受精神伤害,在担惊受怕中去世。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谢艳馨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一、大法的神奇 放弃无神论

谢艳馨,女,八十岁,毕业于北京石油学院,高级工程师,是辽河石油勘探局测井公司数解中心的退休职工。

谢艳馨是位老知识分子,有思想、有头脑,多才多艺,为人正直、善良,在单位里、朋友中德高望重。老人自幼家庭生活困难,要饭长大,人生道路一波三折,非常坎坷,所以在人生的道路上,她不会轻易的相信什么,更不会轻易的做出什么重大的选择。以下是她的自述。

在一九九七年小年那天,我摔伤右腿,躺在床上不能动,翻身都困难。过完年,一位朋友来家看我,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其实我当时根本不相信,自认是无神论者,这位朋友讲了许多她亲身受益的情况,盛情难却,心想反正躺在家里也没事,就这样,开始看李洪志师父讲法录像,断断续续看完九讲,有许多问题不懂,我就想借书看。

三天后,拿到了书,还没来的及看呢,当天晚上,我这条受伤的腿突然感到发麻,并且火辣辣的烫,用手摸体温并不高,难道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了?之后,我就能翻身了,第二天早上,自己走到了洗手间,当时我激动的热泪止不住的流,因此,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开始走进了法轮功。

自从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之后,感到自己的心灵不断净化,思想境界也在不断的提高,在利益面前不再去争斗了,在矛盾面前,开始学会宽容、忍让,遇事努力按真、善、忍的衡量标准去做。

就在刚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后没几天,又一件神奇的事发生了。师父的法身帮助我把两颗经常疼痛的坏牙拔掉了。那个过程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这件事情彻底改变了我的无神论观念。通过修炼法轮功,高血压、心脏病、偏头疼等这些病痛都好了。从一九九七年至今十八年来一片药也没吃过,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二、说句公道话 遭非法拘禁 二万元被扣押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下旬,我们一行四人去北京上访,走到山海关换车时,在候车室被警察非法截住,没收了车票,关押到车站派出所。当天晚上被辽河油田测井公司派来的人给我们戴上手铐绑架回来。在辽河油田拘留所,我们绝食表示抗议,被非法拘留三天。之后,测井公司来人把我们接回来,并没有让我们回家。而是直接把我们带到一间会议室,里面是测井公司领导和一些相关人员。

最后公司经理孙宝喜在(测井公司的)招待所开两个房间,于是我们又被非法拘禁。招待所屋外坐着人看守,屋里床上放着手铐。我们绝食表示抗议。我被非法关押二十四小时后放回家。其他三人被非法关押三天后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八日上午,在钻井菜市场东门发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到兴隆派出所,之后又绑架到盘锦市兴隆台公安分局,在这里被非法搜身、搜查包,又被非法关押到盘锦市渤海拘留所。在渤海拘留所里不让炼功,白天不让躺着,只能坐着。

之后我绝食绝水抗议,在绝食第七天,公安分局才来人说:只要说不炼了,马上可以出去。我们这里没有因绝食就出去的,绝食也没用。在绝食第十二天,公安分局又来人,当时我说话困难,嘴里发干,但是,我坚定修炼。最后,他们说回去汇报,再研究、研究。

当天下午,二女儿来拘留所接我。当时警察让我在一张纸上签字,我一看上面写着:犯罪嫌疑人……随时接受监督,定期汇报。于是,我拒绝签字,我自己拿着小包走回监室。二女儿跟着我来到监室,告诉我,警察让家里交二万元“保证金”,说办保外就医。我说把保证金要回来。我不保外就医。第二天,我被无条件放回家。公安分局警察无理不退还“保证金”,并说“保证金”一年后退还。

二零零四年元旦前一天,盘锦市兴隆台公安分局国保刘姓大队长打电话到家里,让我去他们那里汇报。当时丈夫接的电话,说:“我老伴是你们无条件释放的,为什么要去汇报?”刘却说,如果超过三次电话,人还不来,那两万元钱就不退还了。丈夫气愤的说:“你们终于道出了你们的目的,你们不就是为了那两万元钱吗?”并质问对方:“你是不是国家公务员?我为国家有你们这样的公务员感到可悲。你们真不知羞耻,言而无信,你们为那两万元钱可以不择手段,损害公安形象!我为国家有你们这样的败类感到可耻。”丈夫放下电话,气的手都发抖。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日大年三十前一天,来了两个人,带着那二万元钱的收据,让丈夫签字。丈夫没签字。过了正月十五,那个姓刘的大队长又来了,丈夫没有开门。他把收据叠成小方块塞到门把手上说,不用签字了。那二万元钱就被这样侵占了。

二零一三年八月,七十七周岁那年,我被盘锦大洼国保付振国等警察绑架,被非法搜查包。包里东西被抢走。从上午十点左右一直到晚上八点左右,被关在盘锦大洼田家派出所。晚上八点多,才回到家,没让吃饭没让喝水,非法拘留近十个小时。

三、大女儿遭受的迫害

大女儿在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二月上访,两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八月在上班时间,被测井公司单位保卫科伙同辽河油田公安国保王友山绑架,关押二十六天,勒索三千元保证金才放人。三千元保证金后来没有退还。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七日被盘锦兴隆台区国保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二零零四年八月回家时,才知道父亲已离世。

二零零八年八月,警察从大女儿家二楼南凉台搭梯子破窗而入,大女儿被裹着毛巾抬着,塞进车里,绑架到盘锦市兴隆台区公安分局,后被非法关押在盘锦市拘留所近一个月。之后,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当时外孙十三岁,被警察劫持在车里,看到他妈妈被裹着毛巾塞进车里及非法抄家的场景。外孙被吓的直哆嗦,精神受到很大伤害。后来,外孙被警察放回,跑到我这来告诉我这一切时,看到外孙被吓的还没有缓过神来。

大女儿在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二零一一年一月三日回到家里。

四、二女儿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初,二女儿因坚持修炼被测井公司非法扣发半年工资。二零零零年八月,在上班时间,被测井公司单位保卫科伙同辽河油田公安国保王友山绑架,关押二十六天,勒索三千元保证金才放人。三千元保证金一年之后要回。

二零零四年八月上班时,被测井公司领导、保卫科等多人强行绑架,抬着塞到车里,被拉到辽宁抚顺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二女儿被迫害的与人都不敢正常接触。

五、丈夫在精神伤害中去世

一九九七年我得法修炼后,相继俩个女儿也得法修炼。给我的家庭带来了幸福祥和。

丈夫退休前是测井公司经理,处级干部,正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丈夫一身清廉,做人正直,受人尊敬。没想到晚年看到妻子、俩女儿因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一家人多次受到绑架、迫害,俩女儿都被迫害离婚。

二零零一年,大女儿被非法判刑,小外孙那时不满七周岁,家里仅有的二万元存款被警察欺骗、抢走,加上正好二零零四年元旦前一天、大年三十前一天、正月十五后这年节日,当地盘锦警察的骚扰,使我家老头精神受到很大伤害,担惊受怕,两年多一直没见着大女儿,想念大女儿等,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七日突然昏迷,当时大女儿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在老头病重时想见一面大女儿,都没有见着,六天后离世,终年七十三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4/辽河石油勘探局高级工程师控告江泽民-3328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