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宽容 谅解 永不言弃

读《清理副元神中的旧势力安排》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日】刚才仔细读完了最近的文章《清理副元神中的旧势力安排》,谈谈感受到的启发。

首先作者的所见和所悟,仅供我们参考,我们修炼要以法为师,本文也是如此。

我回忆自得法以来的修炼历程,有许多自己认为“怎么我就这方面不能象别的同修那样克服呢?我怎么就做不好这点呢?是不是天生这方面就不如人呀?”想想跟同修文中描述的旧势力的机制和干扰有关系,加上之前自己没有严格按照师父嘱咐的管理好业余时间安排好三件事,就没有那么强的被法加持的力量。

我回想自己在修炼过程中主意识还算强的,生活中遇到的事基本能分辨对错。但有时明知道不对也会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控制着自己的行为,消磨时间,这种东西很可怕,所以深深体会到师父强调大家一起学法切磋是促進精進的有效方法。

孤独是一种很大的苦,但是我一出生就被安置在相对“寂寞”的环境中。我的际遇中这种安排是我需要在这种环境中去修好自己,但我曾经一直羡慕那些有家人同修的大法弟子。后来我知道了,这就是我的路,必须在没有依靠和太多的引导(除了学法)之下走出来一条路。在我的精神世界中的际遇一直是“生离死别、分离、失去和放弃”。在不断的剜心透骨的放弃中实际是锻造出了坚强的意志,也不断提升了对人生与世界本质的认知。想想如果过程中能遇到几位精進的同修帮助和提醒,我应该会做的更好。

“有的副元神翻看主元神的轮回记载,看主元神最怕什么。有的翻看几世、十几世、甚至上百世,找主元神的软肋。”看到这段,我感到自己的“软肋”被另外空间的生命找着了,我的轮回中可能是积攒了许多“脆弱”的因素。

这个真的很可怕,别人也许在这点上走过去了觉的没什么,而我修炼路上大的决定和摔跟头都跟“脆弱”这两个字有关。它好象是存在于我非常微观的空间场中的因素,一碰撞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就会感受到它从很深的地方透上来,很强势,至少短时间内让人有崩盘无法抵挡的感受,然后会立刻做出某些过后看来不理智的行为。

对于这种强势“迷魂药”我已经相对有对付它的经验了,但偶尔还会被咬一口。例如前几天我就犯了个错误,一定也对别人造成了伤害,虽然那是旧势力的“离间计”,也是自己的不够冷静造成的,但是旧势力的安排何其阴险。文中说“所以,当我们做事时,阻力来的太快,邪恶一直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打坐中我看到:我和同修在万丈山崖之间走钢丝。我对自己说:你永远不要指望有谁对你宽容,你要修好自己,走师尊安排的路。”

确实,我应该万分小心,从以往的经验,现在师尊的安排对于我的修炼道路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那么旧势力和坏的副元神也都会看到这种重大的意义,同修文中有这段,师尊讲法中说:“这个旧的势力在历史上安排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做了极其周密、细致的安排。它们为了它们安排的事情不出问题,在上一个地球时它们已经演习过一遍了。大家想想,它们能不执著吗?它们能放手它们要做的吗?”[1]它们必然会有所为,必然要阻碍干扰,以后还会步步惊心,现在要修的是一思一念,真是要随时向内找。

同修文中这段我也感同深受:“静静回首走过的路,我看到,当我动摇时,师尊安排同修鼓励我,当同修困惑时,师尊点悟我,让我斟酌说的每一句话。每一时期遇到的事情,如何進、如何退,师尊安排的如此详尽。当我们商量一些重大事情时,师尊用一个罩保护着我们,阻碍了旧神的窥测。在这个过程中,我進一步悟到了师尊讲的“将计就计”的法理。在另外空间我的神体被打散的同时,师尊用障眼法障住所有神,一念造出了我的神体,旧神在毁,师尊再造,同时发生。旧神只看到了师尊在层层空间找寻我被打散的身体,却看不到师尊再造我神体时的殊胜和庄严。弟子万分感激师尊的加持、护佑,一切都在师尊的掌控之中。”

幸运的是我们有永不言弃呕心沥血的伟大师尊,是啊,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我的现在和未来应该做的——永不言弃,对师父的信任永不改变。师尊在用“将计就计”帮助和成全我们,如果过程中有谁一时犯了错,拿出宽容,旧势力的诡计都会不攻自灭,它们最怕的就是我们之间的谅解和宽容。

师尊讲法中说:“可是呢,我们如果正念很足,又符合了宇宙的一个理,不管是旧宇宙、新宇宙都有这么一个理: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这里包括正反两方面,都是这样。”[1]

无论这条路上还有多少凶险,还有多少旧势力的诡计等着我们,按照师尊启示的去做,去选择,去坚持,去相互信任,就一定能走到那个最好的最后。师尊想要的结果永远是我们行事的准则,因为师尊引导我们的一定是最好的那个结果。

让我用文中四个字勉励自己更好的在法中精進——永不言弃!

有不在法上之处还请指教,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