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14年 哈尔滨宋安宇遭酷刑折磨致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当时三十四岁的宋安宇二零零二年二月在齐齐哈尔一位法轮功学员家被包围,从五楼跳下重伤,仍被绑架、严刑拷打,并于二零零三年四月被非法判刑十四年,在泰来监狱遭受十三年迫害,终于二零一六年四月冤狱期满回家。

多年来的迫害,给宋安宇家里亲人造成巨大的伤害,尤其是对家里老人打击最大。他母亲以泪洗面,七十多岁的老人因为长年想念,在大街上看谁都象自己的儿子,想儿子失眠整夜都睡不着,心里无时不挂念他的安危,担心能不能活着走出监狱。

宋安宇,一九六八年生,一九九二年从黑龙江省化建公司出来,一九九四年在齐齐哈尔市卖药,开始修炼法轮功。他从小就感叹人生无常,寻求人生归宿;喜欢看神话书籍、神仙故事,冥冥中相信神佛存在,一直在寻找今世解脱之路,在佛道经典及西方宗教中苦寻。在一九九四年如愿参加李洪志老师在中国大陆办的最后一期面授班——广州第五期学习班,自此一身轻,走路生风,感到了正法大道的神奇,亲眼见证了大法轮在广州上空转、五彩祥云相伴的景象。

一、被吊残,手至今还不能完全够着背部

九九年七二零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宋安宇到省政府上访,在体育场一直被关到晚上。

二零零零年九月八日,宋安宇因传送给別人真相资料被齐齐哈尔民航路派出所绑架,搜走大法书、法轮图、两个录音机、大量录音带、师父法像等。在派出所里遭邪警上大挂,脚尖点地双手背吊暖气管上来回边悠边用木棍抽两个多小时,感觉肋骨缝都抻开了,大汗淋漓,整个人都麻木了。当时还有几位法轮功学员也被迫害伤痕累累,其中有王卫军。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当天晚上,宋安宇被送进齐市第一看守所。隔两天又被提出夜审,整人的地方怎么喊外边也听不到,又被上大挂两个多小时,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在看守所里饭碗都端不起来,要人喂;腕上勒进的伤痕一年多还没消失,留下的伤残,至今手还不能完全够着背部。

宋安宇被非法关押在齐市第一看守所两个月后,又转到哈市南岗区看守所羁押一个月。

二、在已粉碎的膝盖骨上来回碾压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宋安宇刚刚到法轮功学员王金范(齐齐哈尔铁路一中音乐教师)家,就遇到北局宅派出所在强行撬门,宋安宇被迫从五楼上跳下,双膝膑骨全部粉碎,脚趾、脚掌骨折多处,双手掌血肉模糊,手筋也有断处。

(当时王金范家的电话也已被切断,前后楼都围上了防暴警察与刑警大队的警察和派出所的管片警察,楼区围观的人有几百人。王金范随后被绑架,刑警大队的两个恶警把她打得遍体鳞伤,几近瘫痪,两肋、乳房等处多处淤血,后又被上了电刑,生命垂危,被送往公安医院抢救。)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宋安宇被送到铁路医院拍片后被抬到北局宅派出所折磨,他们残忍地将宋安宇的双手双脚用四个人摁住,两个鼻孔里插上点燃的香烟熏,同时另外一个人拿皮鞋在宋安宇已经粉碎的膝盖骨上来回碾压,边碾边叫喊:“我就是屠夫,我就是杀人犯!”宋安宇感到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地环并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摇电话电击

宋安宇被抬进与世隔绝的铁锋区刑警一中队继续迫害,恶警用电线绑在大拇指揺电话电他,电火花发出啪啪的声音。又把宋安宇放到铁椅子上两脚平放凳子上,两手从铁椅后面的窟窿穿过去用铐子勒上,七天只给吃一顿饭和一顿粥。

后来送到泰来监狱附属医院(当时叫新生医院)做手术,实际上就是把碎骨渣拣出来。两个膝盖都切割开后,同时又把恶警碾压的右膝用八号线钢丝固定住,然后就缝上了,用粉红色的旧卫生纸和石膏套上,一个月后送齐市第一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又打电话请示公安局长施压。

在看守所,宋安宇不能自理、度日如年,想侧一下身都做不到,大小便完全由別人护理,看守所的饭菜更谈不上什么营养。非法羁押期间,钢丝从膝盖穿出,看守所不愿担责任,拉到车辆厂医院也没给做手术,钢丝裸露外边达半年之久,身上穿的线裤都被扎透,直到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入泰来监狱又重新做手术后才取出。

三、在监狱十三年

非法关押近一年,宋安宇被铁锋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四年。在泰来监狱病犯监区,大约有四年时间下蹲都不可能,站立几分钟就得坐下,可想那滋味怎么过。

到二零一零年,宋安宇的腿恢复好一些的时候,他所在的第十七监区二分监区有副教许立新、指导员孙国誉给他戴上沉重铁镣,铐上手铐,指使管事犯人张鑫强迫他站立,逼迫他写“保证书”,戴铁镣罚站,膝盖骨粉碎的他根本就站不住,站不住就不让他睡觉,坐在光滑的大理石地上,找八个犯人昼夜轮着值班。孙国誉等背后指使犯人迫害宋安宇。张鑫说:我整你,你別怨我,都是他们(指恶警)让干的,整死你也得写保证书。许立新叫嚣:“我不怕遭恶报,让他报应我。”没过几天,许立新的副教就被拿下了,孙国誉考试考的好也没升上去。

在监狱的十三年里,宋安宇一直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状态,说不定什么时候警察来骚扰,清理他的物品,別人上超市、打亲情电话可以,宋安宇都受限制,从开始入监就有专人看管,多时达四个,给他们挣高分。

宋安宇被铁锋区行警队收走的物品有手提电脑两个,激光打印机三个,彩色喷墨打印机一个,手机四个,速印一体机一台,电视插播器一个,复印纸近百箱,刻录机一个,光盘几千个,墨粉几十筒,其它衣物、物品很多他已记不清了,还有现金三万多元,本人身上的二千六百多元也没归还。

虽然回到家中,十四年的冤狱对宋安宇身心的摧残,使他难以适应社会,面临经济来源问题。现在泰来监狱还非法关押几十位法轮功学员,迫害仍在继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