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大道无形”的粗浅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这些年的修炼中,一直有同修时不时的搞出一些形式来,并对这些形式执着。对于这些现象怎么看,我谈谈个人的看法,水平有限,若有不对之处请大家以法为师。

大家知道我们当初各地有辅导站,有站长有辅导员,北京还有研究会有义务联系人。我个人理解,这些只是表现在常人社会的形式,与常人的组织是有本质区别的。我们真正的内涵是修炼,而修炼本身是“大道无形”的。

虽然在和平时期我们有研究会和各地辅导站,但只起到联系和传达的作用,辅导站并不具备一般组织机构所拥有的职能,和学员不是上下级关系,联系人和辅导员也都是义务的,大家也没有名册,都听师父的,都学一部法,用法来衡量如何指导自己的心性修炼。

大法洪传时不上电视报纸,不作宣传,只有炼功点的条幅对大法作最简单的介绍。如果我们上报纸上电视,表面上看宣传力度好像是加大了,但宣传过程中有的人会因为“某某功电视都报道了,某某功报纸都说好了,某某人学了功都治病了”等等,因此而来学功,这是有求而来,有为而来,而大法要的是人真正想得法修炼升华的心。最大限度的让進门的世人不因执著而来学功,哪怕来的人少一点,也都是最纯净的心而来。而实际情况并没有因为缺少有形的形式而阻碍了大法传播。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迫害中没有了研究会,没有了辅导站,大家的修炼也并没有受到影响,也证明了我们修炼的提高并不由这些形式来决定。

七二零以后,大家陆陆续续去北京证实法,以及同修建立资料点,走出来向世人讲清真相。在此过程中,有同修认为,应该让大家都去北京,在家的都要建立资料点。虽然这么做是没有错的,但应该认识到,每个人的心性,当时的修炼状态都是不一样的,需要一个过程(这也就是修炼的过程),在这个问题上自己悟到,想去北京证实法,克服困难去做,这种克服的困难有自己怕心的阻挡,有亲戚朋友的不理解,有大环境下的恐怖压力,只有靠自己实修,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提高上来,那才是实实在在的提高。这种提高的过程可能几个月也可能几年。但不管多久这种提高都是真实的。

但是,如果用任何组织形式让大家去做,不是同修发自内心的行为,就容易引起有的人看别人做了自己没做丢面子,有的人认为自己不去做会圆满不了,等等各种执著,而不是真正发自内心去做。而且组织者不一定是修的好的、悟的高的,而现实中很多负责人、辅导员掉了队甚至走向反面。而在护法中涌现出的那些可歌可泣的事迹,很多是没有人组织、没有榜样可循,在看来不可能完成的情况下完成的神迹。

师父开示:“大道无形,各种环境都是给大法弟子提供的修炼场地,都能够修炼。你们今天的修炼不是过去哪个觉者给人留下的文化中那种小道的修炼,是把全人类社会整个铺开了叫你们每个人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修。”[1]

我的理解,形式就象一个容器,它的内容、内涵装在里面。修炼也有一个形式,释迦时代的修炼形式是树林里打坐、出家、要饭化缘。但我们修炼的大法很大,就要有一个更大的形式来适合它,就如同是一个人穿的一件衣服,这个人很高大,就要穿大的衣服才行,因为法太大了,大到无边,那么这件“衣服”就要大到无边,才能装得下他,才能使他不受束缚,所以这件“衣服”看起来就像是大到没边没沿,大到“无形”了。

举个例子,比如资料点的运作,我们基本上都是家庭式的小资料点,有的人家里环境允许,自己一段时间内觉得小册子效果好,就可以多做一次小册子,做多少由自己的状态决定;可能过一阵修炼状态不好,或者觉得有更好的讲真相的方式,就可以这段时间改做其它的。有的人家人不明真相很反对,就可以先不和家人发生矛盾,随着给家人讲真相,家人理解了,支持了,就可以自己在家里也“开朵小花”。有的人看到别人讲真相的方式虽然很好,可是他有更好的办法更大的能力,那么他就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讲真相。我们的修炼是不断提高层次的,随着心性的提高,周围的环境,对法的理解,方方面面都会相应的发生变化,而且世间万事万物都是给我们利用来讲真相的,我们的修炼又没有榜样,那么就会有千千万万的讲真相的方式。当然,这不排斥有的项目需要多人配合共同完成,那也是其中的一种方式。

个人体悟,大道无形的威力还体现在他是圆容的,是不容易受到破坏的。邪恶迫害大法十多年,一直以为只要抓住所谓的“头头”,就可以把整个大法破坏掉。可是大法修炼者是没有花名册的,邪恶除了将研究会的负责人和各地的辅导员判重刑,再无力可施。可是各地的负责人只是名义上的,并不是实质上的“领导”。我们修炼、讲真相救人靠的是大法,是师父,所以大法讲清真相的活动一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今天老张和老李配合做了什么,明天老张和老王又配合做了另外一件事,后天老李和老赵又一同做了什么别的事。大家都遵照法来做,没有领导人,就不会有人带歪了大家,没有规律,邪恶也无从下手。

邪恶迫害中一直想找到所谓的“突破口”,这些年中也出现了不少大型的资料点被破坏,还有些人所谓修的高被大家崇拜,还有的地区协调人像常人的领导一样去各地,借口有的是教技术,有的是交流,“帮助同修提高”,其实形式上已经和常人的领导“指导工作”无异。有些同修很喜欢围绕在这些协调人周围。共产邪党为了维护它的统治几十年来一直向大众头脑中灌输“奴性”的思想。现在的人不喜欢独立思考、独立做事,做什么事都喜欢看别人,喜欢被人管着,身处某个组织中才有所谓的“归属感”。邪党电影里经常说一句话叫“找到组织了”。修炼了以后,有些同修仍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党文化。遇到修的好的,或者是协调人,有时会表现出“我们跟着你干”或者“终于有人领导了”这种心态。做一件事情不是用法衡量,而是看别人,协调人说这件事可以做了,心里才有底,不说就没底。

而师父是怎么教我们的呢?师父说:“不是在一个站长的挥动下大家都去做一件什么事情,不是这样的。除了大家共同配合做什么事的特殊情况下站长统一协调外,每个人都在主动的走自己的路。如果什么都统一去做、由站长统一说了算,大家都跟他一样去做,这个站长修成了什么,你们只不过是他世界的众生而已。我不要你们这样,我要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王,每个人都走出自己的路来,每个人都证到自己独立的果位。”[2]

我个人理解,作为一个生命,一切事用法衡量,遇到事自己独立思考,自己主动做该做的事,并为自己做的一切负责,这才是一个生命应有的状态。

师父在法中讲:“也就是说,大道无形的修炼其实是一种无形的形式。”[3]

我的体会是,既然大道无形是我们的修炼形式,那么这种形式是不是如同我们炼功时推转法轮四次,发正念时用右手,盘腿时男的左内右外一样,是必须遵守不可以改动的呢?我觉得一定是这样的。所以不要因为自己的欢喜心,或者看到有修的好的“高人”或者认为外在的形式有变化了,就想改变这种修炼形式。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