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退党服务点”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我丈夫原是一国家大型企业的厂处级干部和邪党组织部长、工会主席,也是单位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负责人。

丈夫看到原本病重、脾气暴躁的我炼法轮功身体好了,性格温柔了,特别是过去咬牙切齿恨公婆,变得从心里心疼、孝敬公婆了,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目睹了法轮功带来的美好,丈夫公开说自己是“法轮功家属”,拒绝参与迫害。丈夫还开车去看守所接我和没有家人接的同修,帮我去发真相资料。

但丈夫对我跟人讲真相接受不了(我真相讲的也不好,党文化重),所以有丈夫在场,我讲真相紧张、犯怵,尤其丈夫负责人事,接触人多,我很想救他们,但畏首畏脚的阻力很大。

企业偌大的资财被邪党人员鲸吞,几千员工、上万家属被扔在了半途,叫“待业”,丈夫叫“业余留守负责人”,全靠自己去打工糊口。

丈夫修炼大法 心脑梗不治而愈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丈夫得了高血压、糖尿病、心梗百分之七十五,双侧脑梗死,桥脑血栓,脑白体变性、双侧颈动脉、双下肢动脉硬化斑块形成、肾功能异常。经常出现短期什么都不知道了的情况和半身不遂的状态,每天吃近三十种药,只能给一~二两粮食吃。糖尿病越来越重,心脑梗随时会要命,人啊,忙碌半生,该歇歇了,身体却完了。

最要命的是心梗权威医院警告:不许输液,说心脏承受不了,随时有生命危险,要求马上住院;可脑梗权威医院则要求马上加大输液量,好溶化血栓,防止半身不遂致残,也要求马上住院。

治脑的光治脑、治心脏的光治心。双方医院都只治自己本专科医院的病,都说另一科病太重,兼治不了。肾也出了问题,又让上肾科检查。

我一筹莫展,每天提心吊胆,夜里几次去用手放在丈夫鼻前,试试有无呼吸。这时,研究生学历的丈夫已因脑白质变性,面部开始出现智力呆傻表情,医院要求测智商,拿着心、脑两大医院住院单和要求丈夫去肾医院做检查、已交了几千块钱的一沓子检验单的我没了主意,没治了,很难过。

这时,丈夫说:“回家吧,你能没病,我也能没病,我跟你炼法轮功。”以前我多次说过、哭过,他都没有真正走進大法修炼中来,此时,丈夫一说,我感到拨云见日,心一下放松了,有伟大的师父管他了,我还愁什么?!

丈夫一走入修炼就很坚信大法,几次看到师父为他调整身体,全身是法轮旋转,他跟我说:金色的万字符转的比刀片还快哪。他身体的变化对我们的亲属震动很大,看着那原来已没有多少生命迹象、青灰的脸,盖上纸就能哭了的人,这么快就变得健康红润,纷纷要炼法轮功。

期间,丈夫也出现过心脏剧痛、两腿发软的情况,他坚信师父,就按师父说的、按法的要求做,很快转危为安,彻底无病一身轻,连糖尿病都没了踪影,想吃什么吃什么。他开车带全家长途远游,身心舒畅。全家幸福啊!

名副其实的“退党服务点”

丈夫看到那么多职工不明真相,被中共邪党抹黑造假欺骗而仇恨佛法,将面临给邪党陪葬,就开门在家里给职工办事,让我给职工办三退,保平安,我家成了名副其实的“退党服务点”。

现在百姓办事难,求人难,开始是地方街道等部门该办的事,职工也来找他办,开始是职工来,后来是全家来。有时一天两、三家人。他只要能办的,谁来都尽心办,他不太善言谈,我讲时,职工顾虑他过去的职务,或被毒害或被观念干扰,不听或插其它话题,他就会说: “好好听,”“是真的,”“为你好,我都退了。”他在职工中有威望,又曾是邪党组织部长,就是过去职工老依赖的“组织”。他在搞邪党党务中,彻底认清了邪党破坏传统文化、破坏道德、破坏人心、破坏环境、祸害人类、最后毁灭人类的邪恶本质。所以往往是,虽话不多,但效果好。

过去,我们夫妇先后得的都是绝症,若不是炼法轮功,也早已先后不在人世,孩子小时候是脑瘫儿,我家就是一个被人可怜的“悲惨世界”,现在我们一家人健康快乐充实,孩子大学毕业当了教师。一家人其乐融融、温馨幸福,孩子经常说:“咱家真好。”先生的部队同事们也经常羡慕的说:“嫂子去我家给我媳妇教教怎么相夫教子,教教坤德,教教幸福秘诀。”我真诚的告诉了他:“看《转法轮》吧,都在其中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