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庆幸自己能够成为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三日】我曾经患有严重的胃病,胃三分之二糜烂,吃不下饭,有时吐很多血,身体无力,上楼都困难,中药西药偏方都试过,医治无效。

一九九七年冬季的一天,我去一位朋友家,他拿出一本《转法轮》给我说:“这本书很好,你回去看一看。”当天晚上,我捧着《转法轮》一直看到凌晨四点,休息一会儿接着看完,感觉身体很轻松,神清气爽。

第二天,我兴奋的跑到同修家告诉他我要炼功,当时那里有几位同修,他们让我坐在地上的沙发垫上炼打坐,把师父打坐的法像放在我面前,我按照师父的打坐的姿势双盘了二十八分钟,同修说:“你能炼、你能炼。”从此我走入了大法修炼。

得法第二年,我在家建房,旁边搭个小棚子。我白天建房,晚上学法。一天,外面下大雨,我做了个梦:有几个人在给我身体做手术。自那以后,我所有的胃痛症状都不见了,全好了。我明白了是师父为弟子净化了身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我给世人讲清真相,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监狱遭到各种酷刑折磨、强制洗脑。二零零三年九月底,监狱开揭批会,几十名大法弟子被强制押到会场,邪悟者在台上攻击大法和师父。一位大法弟子站出来说:“你们说得不对,法轮大法好!”我和同修们都热烈鼓掌。狱警和犯人冲了过来把我们押進监室,那位站起来的大法弟子被关進小号,遭受酷刑。

我想起了师父在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于是我拿起笔在衣服后面写着:“法轮功不是×教”,此举轰动了监狱,值班的狱警哀求我说:“快把衣服脱下,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我给他讲大法真相,还告诉他:“我穿上了,就不会脱下来。”他叫来武警,对我進行毒打后,抬到小号,戴上了刑具,我遭受了一个多月的酷刑折磨。

过后,我给狱警讲真相,明真相的狱警都理解同情,有的还说:“如果有冤屈可以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我想起师父在经文《理性》中的话:“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于是我向人大控告江泽民的罪行。我将控告书当众交给一狱警,他看后呆在那里半天才缓过神,现场电视里诽谤大法的图像也瞬间没有了。这件事轰动整个监狱,随后揭批会和对大法弟子的强制洗脑都取消了。

二零零八年,我结束长达七年的冤狱迫害回到家中。我加强学法、炼功,增强正念,跟上正法進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有了一份工作,在工作中我按照大法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慢慢的家人及亲友能冷静的思考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理解我了,许多亲友都做了三退,修炼环境得到改善。

过年了,我提前准备了一千多份各类真相资料,大年三十给全村每家每户送到家门,希望众生都明真相、来年幸福平安。

二零零九年冬,我经常晚上到一同修家学法,同修家只有他和岳母二人,老人八十多了,我们每次学法炼功,老人坐在对面不远的地方看着,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善恶有报的道理她都乐呵呵的接受。老太太年轻的时候,一只眼球上长了一黑点,后来越长越大,现在这只眼睛整个被盖住,几乎失明,看不见东西,生活很不方便。过年了,同修的妻子从外地打工回来,要送母亲去医院治疗眼睛,一看她妈眼睛里长的几十年的东西不见了,就问老太太咋回事。老人告诉女儿说我们经常在他们家学法炼功,她看着很舒服。同修对妻子讲:法轮功是正法,一人炼功,全家会受益的。同修的妻子明白了,事实使她震撼,随后他们全家人都走入了修炼。大年初一早上,老太太领着全家人,给师父上香、磕头,感恩师父的救度。

后来很多亲戚知道这件事后,向我借《转法轮》等大法书籍,也要看书和炼功,他们还说:“法轮功这么好,不怕共产党,你炼法轮功我支持。”我很庆幸自己能够成为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