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的科技人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五日】中国科技人才不足有多方面原因,如教育投入占比太低,体制问题造成无法吸引人才、留不住人才等等,这些方面暂且不谈,本文只列举一些科技精英的遭遇,从一个侧面反映中共对待人才的态度。

一、德高望重的老专家遭受的迫害

航天专家夫妇的遭遇

'熊辉丰获得的部份奖励'
熊辉丰获得的部份奖励

现年七十八岁的熊辉丰老人,退休前曾任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中国宇航学会的理事,是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专家。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国航天事业发展的初始阶段,熊工就全身心的投入到航天科学研究当中,可以说毕生精力都贡献给了航天事业,曾因科研工作的杰出成就获得一九八五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三等奖,一九九三年度《光华科技基金奖》二等奖,以及若干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等殊荣,在航天部及研究所享有极高的声誉。

一九九五年底,熊辉丰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但身体更加健康,工作中更是开拓了思路、视角,使得科研工作更加顺畅。熊工事事严格要求自己,工作上尽心尽力,处处做表率,全所上下提到熊工时都竖起大拇指称赞。此外,熊老还向《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款,至少资助了二十二名贫困地区的孩子完成学业。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开始疯狂迫害修真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熊辉丰虽为高级知识份子,为航天事业做出卓越的贡献,在这场铺天盖地的迫害中也未能幸免于难。熊老曾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期间,研究所只发给少量的生活费,政府特殊津贴从此停发。二零一四年八月,熊老再次被抄家、绑架,后被判七年半重刑。

'刘元杰获得的部份奖励'
刘元杰获得的部份奖励

熊辉丰的老伴刘元杰女士,是八三五八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曾为中国的飞航导弹领域做出杰出贡献,多次获得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在航天部及研究所也享有很高的声誉。修炼法轮功后,刘女士原来严重的心脏病、高度近视都痊愈了。然而多年来反复的被迫害,加之恶警不断的恐吓威胁,特别是二零一四年对年近八旬的熊辉丰先生的再次绑架,严重的伤害了刘元杰女士的身心,她的身体日渐消瘦,精神状态越来越差,最终没能等到熊辉丰先生回家的那一天,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含冤离世。

他为黑龙江省水稻育种和栽培做出巨大贡献

'于良斌'
于良斌

于良斌出生于一九三九年,是黑龙江省农科院绥化分院水稻研究员。一九九六年患上胃癌,就在准备动手术的前几天,偶遇法轮大法。经过理性的全方位衡量,于良斌放弃做手术,选择了修炼。几个月后,奇迹出现了,癌细胞消失了,身体完全康复,头发渐渐变黑。从此,于良斌和医院、药物永别了,为单位节省了巨额医疗费。修炼后的于良斌变得更有爱心。下雪了,人们行走不便,于良斌就默默的清扫家属区的积雪,多年坚持着……于良斌努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高境界的好人,不为名利所动,谢绝外单位高薪聘请,留在原单位继续奉献。

于良斌亲手开创了绥化分院的水稻科研工作,在他的主持下,在寒地首创育成了耐寒、抗盐碱的水稻新品种——绥粳一号,并首创育成了水稻、香稻新品种——绥粳四号,填补了黑龙江省及北方稻区无香稻的空白,还育成了单品种年种植面积超过四百万亩的绥粳三号。于良斌还研究出水稻营养育秧、抛秧栽培、水稻早育稀植超高产栽培法、“寒地水稻单本植超高产栽培法”,每公顷节约种子六十公斤,增产二千公斤,增收二千四百元。

于良斌撰写、出版了水稻栽培三本专著:《水稻营养块育秧、抛秧栽培》、《水稻旱育稀植超高产栽培技术》(面向黑龙江),又应农业部之约面向全国出版了《水稻旱育稀植超高产栽培技术》。原计划还要出版一本《水稻高产、优质育种》专著,因数据都在电脑中,而电脑被绥化北林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抢走,数据丢失,无法出版,造成很大损失。

于良斌一生取得多项重大科研成果,而其中最突出的贡献,都是在修炼法轮大法后,在晚年取得的。修炼大法不仅使于良斌癌症很快康复,而且在法轮大法中生慧开智,完成了许多在别人看来很难完成的课题。修炼后,他对水稻研究更加兢兢业业,成为一名睿智的水稻专家,造福一方百姓。工作中,于良斌不顾年近七十的高龄,骑摩托车下乡,为基层解决水稻技术难题;义务咨询,耐心解答……

就是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专家,只因坚持真善忍信仰,二零零六年遭中共三年冤狱。狱中,曾遭四个恶犯轮番毒打,被逼罚站十多天,恶徒叫嚣:“叫你生不如死!”他的牙齿被打掉,得了褥疮,身体溃烂。出狱后,于良斌被扣发工资,穷困潦倒,在六一零监控、骚扰中,于二零一五年含冤去世。

他的研究成果大大降低了中国空军的飞行事故

'于长新'
于长新

时年七十六岁的于长新是中国空军第一代试飞员,国家二等功臣,空军指挥学院高级教官,副军级,著名教授,共飞行三十余年,空军指挥学院使用的教科书都是由他主编定稿的,他的研究成果大大降低了中国空军的飞行事故。一九九二年六月,于长新老俩口为祛病健身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时间不长,于老的身体变化就很大。一九九九年之后,在江泽民亲自干涉下,于长新教授被非法判刑十七年。二零零零年三月,当局下令把于长新的老伴赶出空军指挥学院,并在家门打上封条,又加上锁。

他曾为两弹爆炸及清华大学科研产业化作出重要贡献

'高春满'
高春满

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资深教授高春满,上世纪五十年代毕业于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化工大学,回国后一直在清华大学任教,曾为两弹爆炸及清华大学的科研产业化作出重要贡献。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高春满教授被迫离开中国到俄罗斯避难,二零零三年向联合国申请难民身份,当年就获批准。

二零零七年,为了得到俄国的配合,中共给出四十亿美元的诱人合同。俄国受了中共的利益诱惑,把高春满教授遣送到北京。由于长期遭受精神折磨,高春满教授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去世,终年七十六岁。

二、青年专家的遭遇

公司副总裁: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人才

张建平是浙江省杭州市南方水泥总部生产技术部副总经理,曾任中日合资秦皇岛浅野水泥矿山科科长、浙江水泥矿山部部长、中国建材埃塞俄比亚五千六百吨/日熟料生产线项目总经理,还担任南方水泥矿山专业委员会主任,主持南方水泥矿山工作。

熟悉张建平的人都知道,他从二零零八年开始信仰“真善忍”后,戒掉了一切不良习惯,人由原来的焦黑干瘦,变的结实、滋润。张建平为人正直,助人为乐,公司内外口碑很好。

张建平是其专业领域的优秀人才,其公司执行副总裁李树海曾赞赏他: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人才,失去他南方水泥公司将损失几十个亿。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中国水泥》杂志特别报道《看南方水泥如何推进矿山资源整合》中,张建平被形容为:具有丰富的水泥矿山实践管理经验,他睿智、专业、干练,对南方水泥的矿山情况如数家珍,二零零九年因业绩优异被中国水泥协会授予“水泥矿山突出贡献奖”。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因为对真善忍的信仰,张建平被西湖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杭州看守所。在张建平被非法关押期间,他的专业论文获得了三等奖。而他本应于十二月七日去深圳演讲,并计划于二零一一年一月份去日本访问并做技术交流。

他的努力,将一家民营企业发展成为年产值上亿元的高新技术企业

牛虎,四十四岁,大学毕业后进入山东省科学院能源所工作,多次获得先进工作者称号;一九九八年参与的课题获得山东省科学院科技进步一等奖,并荣立三等功;二零零零年参与的课题获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二零零三年,他离开原单位进入一家民营企业,历经十多年。这期间牛虎担任过总工程师、总经理,把公司从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发展成为年产值上亿元的高新技术企业。以下是他的自述:

“通过修炼,我真正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精神面貌发生了巨大改变。工作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利益面前不争不抢,随其自然;遇到矛盾时也能更多的从别人的角度、整体的角度考虑问题,经常能做到找自己的不足之处并改正,心里清净了,工作成绩也随之而来。”

“国内有统计,民营企业的平均寿命不超过三年,而我们公司却从名不见经传发展成为年产值上亿元的高新技术企业。这期间,无论是我从事总工的技术工作、总经理,然后又辞掉总经理重新做回总工的过程中,我都是把公司整体利益放在首位,把个人得失放在后面。随着企业规模不断扩大,新问题也不断出现,为了股东们的团结,让企业顺利发展,我若干次主动放弃了某些重要权力。面对来自股东、员工、客户等公司上下内外复杂的矛盾冲突,有时也感到心力交瘁,但是再难我也努力对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提高自己心性。企业有了较好发展,企业与个人的基础条件也都获得了一定改善,这都是源自我在大法中的修炼。”

一九九九年以后,牛虎和妻子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分别五次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看守所,多次被非法抄家、勒索钱财,直接经济损失超过十万元。

他开发的SNMP自动测试工具超过华为和中兴

法轮功学员孙国涛原是湖北武汉市烽火通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位优秀员工,曾独立开发SNMP自动测试工具,获得院合理化建议二等奖。通过该工具的测试,使得二零一二年移动高端交换机测试通过率远远超过其它厂家,他们是99%,华为、中兴只有70%。他还开发了自动化升级工具,以方便生产对仓库的设备进行升级,以及自动化测试和运行平台(可以完全取代思博伦的iTEST,两个专利许可费是十万元)。有两项成果还申请了国家专利。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当他全身心投入在定位VRRP技术难题,也是他刚进行SNMP合理化建议评审完的第二天,他突然被通知解除劳动合同,只因为他坚持真善忍信仰。

他不记被单位开除公职的个人恩怨,把科研成果奉献给单位

大连石化公司安全技术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郎奠勇,四十岁左右,是该所的技术专家,他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更加理智智慧,先后取得了多项科研成果。二零零一年二月初八,他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单位开除公职。他所领导的静电课题研究也由别人接替(该项研究投资二百万元)。同年十一月,该研究项目遇到了技术难题,领导亲自到大连教养院求助。此时,他正经历最严厉的迫害,双手已经溃烂,又疼又痒,身体也很虚弱,尽管这样,他不记被单位开除公职的个人恩怨,把自己辛勤付出的科研成果无私奉献给了单位,单位领导和职工无不为之感动。

他是近年来协和医大基础医学研究所唯一的一位不把单位作为个人出国跳板,信守五年工作合同的人

林澄涛,男,三十九岁,硕士学历,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助理研究员,国家“863”计划“疟疾疫苗研制”、“新疟原虫抗原候选基因筛选”和美国中华医学基金CMB项目的课题骨干。林澄涛在一九九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短短几天内他的严重胃病和肝病就得到康复。他为人正直善良,工作一贯勤勤恳恳,是近年来协和医大基础医学研究所唯一的一位不把单位作为个人出国跳板,信守五年工作合同的人。因坚持法轮功的信仰,林澄涛被判一年半劳教,遭到长期熬夜、体罚、三万伏电刑等残酷迫害,最后被折磨致精神失常。

年迈的母亲难过而又自豪的说:我的儿子比你们这些迫害好人的警察都能干!

'二零零七年冬,汤毅在中太银铁路工地'
二零零七年冬,汤毅在中太银铁路工地

'汤毅去世的照片'
汤毅去世的照片

汤毅是中铁十一局五处高级工程师,西南交大硕士研究生毕业,自学生时代到参加工作的二十年里,获得奖励、荣誉和各种资质无数。可是一九九九年以后,因坚持信仰法轮功,他被开除工职,两度被西山坪劳教所长期迫害,历经各种酷刑和非人折磨。二零零三年汤毅离开劳教所时(被迫害致保外就医),原本健壮的他一只手抬不过耳边,一只脚行动不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这种身体状况一直持续了数年。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被劳教所迫害致骨结核症状(西山坪劳教所不明药物迫害所致),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叫家人接回“保外就医”。此后,汤毅一度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含冤去世,年仅四十六岁。

二零零八年,他被重庆六一零人员劫持至西山坪劳教所迫害期间,年迈的母亲面对被迫害得瘦骨嶙峋的儿子和凶蛮的狱警,拿出他大学时代二十多岁的照片和厚厚的一叠荣誉、资格证书,难过而又自豪的说:我的儿子比你们这些迫害好人的警察都能干!

三、那些优秀的学子,本该成为社会中坚

中科院卫星遥感专业研究生两度被劳教

霍彦光是一位八零后,出生在山西省乡宁县,一九九八年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入市重点高中。一次偶然在高中学校旁边的书店看到《转法轮》一书,从此走上修炼道路。修炼后,他认识到做人要按真善忍来严格要求自己,时刻修心性,找回了渐行渐远的纯真善良的本性,学习成绩也有了提高,排到了前几名。原本性格中有些偏激、冲动和强烈的控制欲,学炼法轮功后逐渐改变了这一点,同学评价他:好象换了个人似的。

二零零四年,霍彦光以双学位学士从中国地质大学毕业,并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被保送到国内同一领域最权威、科研力量最强的中科院遥感应用研究所攻读研究生(现更名为“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

然而,由于他坚持真善忍信仰,不但被开除学籍,更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计四年零五个月。在劳教所,霍彦光遭受种种酷刑折磨:毒打、绑死人床、长期不给喝水、灌尿、灌浓盐水……出狱多年,霍彦光的左手和脸部还经常出现抽搐状态,头也常常疼痛,晚上经常痛得睡不着觉。也没能找到工作,一直在家养身体。

蒙古山村的骄傲被迫害成植物人

'张连军'
张连军

张连军出生在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太平地乡太平地村,天资聪颖,一九九五年以优异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成为山区里无数人竞相传说的佳话,也成了当地家庭教育孩子的楷模。当时在清华大学洪传日盛的以真善忍为原则的法轮大法,吸引了许多教师和学生。张连军有幸接触法轮大法,一下就认识到这是生命的真谛。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身心受益很多,他知道修炼人应从做一个好人做起,所以严格要求自己,待人接物处处为他人着想,利用业余时间和其他同修的师生学法炼功。

一九九九年后,面对中共铺天盖地的迫害,善良正直的张连军以对国家法律的信任,想通过上访的合法方式说明大法的清白,结果几次上访几次被抓,以致居无定所。后因手机被窃听,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再次被绑架。

七个月后,张连军的家人接到北京市国保电话,说张连军头部重伤,需做“手术”。父母匆忙赶到北京时,“北京国保”的人却说手术已做完,不许家人见。父母担心儿子安危,强烈要求见人,都被拒绝。其实所谓的“手术”不过是迫害,张连军的脑神经遭到了破坏,大小便开始失禁,整天躺着面朝天花板,不知吃、不知喝、不能站、不能坐、不能翻身,小便插着导尿管,大便由别人帮助,有人跟他说话,他从不应不语。就在这种身体状况下,张连军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零四年七月,张家全家人去赤峰四监探视,终于见到了躺卧的张连军,无论怎样的摇晃,哭叫、问话,张连军全无一个正常人的表情,四肢不能动,呆呆的躺着。全家人痛哭,极度悲哀。直到这时,他的父母才如梦初醒,为什么几次要求见人都不让见。父母要求保外就医给孩子治病,狱方不让,说“北京有指示”。

张连军从二十八岁起在狱中躺了八年。这些年里,他的父母经常以泪洗面,去监狱看望儿子,有时让见,有时不让见。到张连军的床前,父母失声痛哭,张连军很少有反应,有时睁开眼睛看看,有时嘴唇动一动,听不到声音。

品学兼优的学生干部被判刑八年

'王为宇'
王为宇

王为宇祖籍山东,从小学习优异,初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学,本科升研究生,一路都是保送。一九九一年高中毕业,他获得了包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复旦大学在内的中国五所名牌大学的免试录取,选择了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希望成为一名优秀的工程师。一九九六年本科毕业,又获得该系硕博连读免试推荐资格。曾任班长、系团支部书记、系团委副书记、党支部书记、系科协副主席、学生辅导员,被作为重点中的重点培养。

在清华读书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王为宇读到一本《转法轮》,他的思想和世界观从此发生了颠覆性的转变,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开始有意识的学会怎样去宽容别人,怎样去诚实、忍让。在这过程中,他的身体也逐渐变好,鼻炎好了,脸部严重的痤疮一星期内就好了。感到法轮功带给自己一个非常高的生活质量,心情更加宽容、豁达。

这样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本该拥有非常光明的前途、将为社会做出突出的贡献,然而一九九九年,他的人生道路被强行扭转。自从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王为宇因为不放弃信仰,曾两次被清华大学强制休学,被非法关押,被迫放弃博士学位。二零零二年八月,他再次被绑架,只因为他把清华大学法轮功修炼者在清华大学所受到的不公正对待写成文章并发表在明慧网,他被非法秘密判刑八年。在法制培训中心被非法关押期间,王为宇遭受长达一整夜的高压电棍电击,电棍的电极直接插到他后背的肉里放电,整个后背全是血和电焦的痕迹。头部被警察用肘部狠力击打、用电棍电击、猛砸,过了很久之后,还经常感觉到头部疼痛难忍,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在前进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王为宇的右脚跟腱被踢断,仍被强迫从事奴工生产。

清华大学三百多名师生被赶出校园

一九九九年之前,清华大学有九个法轮功炼功点,炼功人数达四百余人,其中很多都是拥有高职称的高级知识份子、博士、硕士研究生,他们都是人才中的精英。一九九八年清华大学各系选出免试的十二名学生中,就有九名是法轮功学员。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这所驰名中外的高等学府也未能幸免。在江泽民的指使下,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的头目李岚清亲自蹲点清华,并用高额度所谓“985工程”等经费为诱惑,以罢免官职为胁迫,迫使清华大学高层听从指挥,积极配合迫害法轮功。据不完全统计,清华大学至少二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十八人被非法劳教,三百多名教授、教师、博士、硕士、大学生被强制休学、退学、停职、非法拘禁、关押和洗脑、判刑,或直接送入劳教所,许多人被迫流离失所。

四、结语

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二年传出,以其祛病健身奇效和教人向善的法理,吸引了各行各业上亿人走上修炼,其中包括很多科技精英。这些热衷于自然科学、受过严密思维训练的优秀知识份子,自然不会盲从和轻易相信什么,但是通过修炼的实践,他们都被法轮功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折服,对李洪志师父无比敬仰,也为终于得到了真理而感到欣慰。修炼后的他们不仅身体更加健康,心胸更加开阔,而且开智开慧,学习工作更加轻松、更有成效。

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国上亿善良民众的命运被扭转,包括这些修炼法轮功的众多科技精英。那些德高望重、一生奉献给祖国科技事业的老专家、老教授,到晚年却遭遇开除公职、被判重刑、贫困潦倒,甚至凄惨离世;那些正值壮年、做出突出贡献的青年专家、学者,他们的被迫害、被迫离开心爱的工作岗位,对于国家、社会是巨大的损失;而最令人痛心的是那些还未走出校门的学生,还未来得及实现他们美丽的梦想和远大的抱负,宝贵的青春就被迫在狱中、在流离失所中、在被社会边缘化中度过,甚至被酷刑致残、失去年轻的生命。

在国家急缺科技人才的今天,想到了那些正在无辜遭受迫害的科技精英,如果没有发生这场迫害,他们一定能够为科技强国贡献一份不小的力量。希望对真善忍的迫害早日结束,让那些优秀的人才早日回到他们各自的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