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抵赖活摘器官的背后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记者综合报道)2016年8月19日至23日,在香港湾仔会展中心举行的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学会大会,吸引了世界媒体的聚焦,也引发国际社会对中共政权大规模强摘以法轮功学员为主体的良心犯器官移植牟利的关注与谴责。

《纽约时报》已就此连续发表4篇追踪报道。其8月19日的报道“中共移植系统被世界接纳之说遭到驳斥”,指出国际器官移植学会主席奥康纳(Philip J. O’Connell)在当日记者会上公开否认中共的说辞。奥康纳在中国器官移植专场会议上告诫中国大陆发言的医生说,他们国家在数十年间使用“死囚”器官的做法,让全世界感到恐怖:“你们要明白,中国过去的一贯做法让国际社会感到震惊,这是很重要的。”

在国际器官移植大会19日正式开幕之前的18晚至19日间,中共央视各个新闻栏目已重复播出新闻: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TTS)大会在香港举行表明中共器官移植系统已得到国际支持,并且在中国器官移植专场记者招待会上,中共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强词否认被国际社会曝光和指控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并否认中国每年6万到10万例的器官移植数量的国际独立调查结论。

对中共的中国器官移植系统已获国际社会认同的说辞,国际器官移植学会主席奥康纳指出:“他们可以自说自话,但那不是真相。”

之前8月17日的《纽约时报》报道称,针对中共是否已停用囚犯器官进行移植手术的激烈争论在TTS大会前夕再度爆发。因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等涉嫌参与强摘良心犯器官移植牟利的医生的与会,大会受到国际医学界和人权组织的质疑与杯葛。一些医生和伦理专家17日在《美国器官移植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发表文章,指出因存在争议,这次TTS大会不应在中国召开。

'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场外,法轮功学员希望将中共活摘器官真相告诉来自全球的4000多位与会医生'
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场外,法轮功学员希望将中共活摘器官真相告诉来自全球的4000多位与会医生

与会的53名中国医生因涉嫌强摘器官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立案追查;继会前十几篇中共大陆器官移植医生论文被大会拒绝,浙江大学医学院附一院院长郑树森也因涉嫌违规,在中国器官移植专场会议上被取消发言并要求对论文进行调查。郑在19日大会正式开幕前离会返回杭州,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等“移植大户”也集体缺席了TTS大会开幕式。

中共闭关专场会议 企图洗白活摘器官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TTS大会正式开幕前的18日,“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和“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用系统”联合举办了中国器官移植专场会议。几名中国顶尖器官移植专家,包括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浙江大学附一院院长郑树森、无锡市医院副院长陈静瑜等做了发言,称中国器官移植已进入“新时代”。

这在TTS大会正式开幕前举行的中国医生专场会议,除TTS现任和前任主席外,主办方仅安排香港亲共媒体和中共官媒进场采访,却拒绝外媒采访,翌日通稿式的报导就铺天盖地在中国大陆各式官媒上出现。据不完全统计,中共官媒央视、人民网、环球时报、光明网、香港文汇、大公报、凤凰电视等20多家中共相关传媒进行了报导,其中央视新闻联播被十几家国内媒体转载。这些报导罔顾国际社会公认的中共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实,引用黄洁夫的讲话高调否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今年6月,美国国会通过了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停止强摘以法轮功学员为主体的良心犯器官。同月,三位国际调查员——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被提名者、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英国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联合发表了680页的最新中国活摘器官调查报告。该报告估计中国每年进行6万至10万宗移植手术,并按当局对器官移植机构的最少床位数要求推算,获准的169家移植中心自2000年以来的肝、肾移植容量就超过100万例,而这些医院的实际床位数远超最低要求,并且在2007年申请许可的移植机构有上千家,因此整个中国移植业的器官移植总量惊人。

中共此举被质疑借国际学术会议造假,“洗白”国际社会对其强摘器官的指控。

换肝院士涉嫌用“死囚”器官研究 论文被拒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8月19日的TTS大会记者会上,本次TTS大会科学计划主席、TTS前主席查普曼(Jeremy Chapman)表示,头天中国专场会议上提交的一篇论文因涉嫌违反协会不得使用死囚器官做研究的规定而被拒绝,并重申TTS要求中国完全停止使用囚犯器官。

他表示:“我已经当面向与会的中国政府代表提出这一点,我希望他们进行调查。”并补充说TTS也会对此进行调查,如果结果属实,“他们(中国医生)会被点名批评,并会被永久剥夺参与(TTS)会议和在各移植期刊发表论文的资格。”

被拒论文作者被指认是浙江大学附一院肝移植专家郑树森。《纽约时报》记者通过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证实郑树森在TTS大会19日开幕前已离会返回杭州。

据2016年6月发布的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独立调查报告,郑树森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卫生部多器官联合移植研究重点实验室负责人、浙大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及中华器官移植学会主任委员。其肝胆胰外科暨肝移植中心网站号称在国内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拥有340多张床位,完成肝——肾联合移植和胰——肾联合移植例数居全国前茅。其移植团队包括正、副高职称39人,共有医师134人,其中60%拥有博士学位。

郑树森在2005年发表的论文中披露,该院从2000年1月到2004年12月实施46例急诊肝移植,患者均在72小时内接受原位肝移植。

“急诊肝移植”是指对存活时间不超过72小时的急性重型肝病患者所必做的紧急换肝手术,手术并无事先预约排序,在国外鲜见急诊肝移植。而《中国肝移植注册2006年度报告》收集的4331例注明的移植病例中,急诊移植达1150例,占统计量的四分之一以上!这是中国存在活体器官库的关键证据之一。

近年来,其肝脏移植中心承担和完成国家级科研项目40余项,其中作为首席科学家主持中国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在器官移植领域重大课题2项,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课题3项、十一五支撑项目3项。

而郑树森此次提交TTS的论文就因涉嫌采用“死囚”器官进行移植研究而被拒绝。

用手术刀和仇恨宣传施行的群体灭绝

据最新独立调查报告,中共宣称的移植器官来源——死囚及公民捐献器官不及中国巨大器官移植总量的零头。

那么弥补这巨大的缺口的海量器官从何而来?

2006年,郑树森接受媒体采访时称,1992至1998年7年间,全国肝移植案例仅78例;自1999年以来,各地肝移植病例数猛增。而这正与中共灭绝迫害法轮功同步。

据其肝移植中心网2005年1月28日报道,郑树森一天内连续完成了5例肝移植手术,一周施行肝移植11例。

即使在2006年活摘器官曝光后,中共竭力掩盖、刻意制造器官移植减少的假相,郑树森的肝移植中心在2011年2月28日的官网上仍明示:“我国肝移植事业已进入稳定发展时期……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肝移植事业在郑树森院士的领导下取得了蓬勃发展,已于2007年搬迁入新病房大楼。肝移植工作更趋系统化、专业化、规模化。”

2016年3月,郑在接受光明网与中国科协主办的《科普中国》采访时亲口表示,他个人已亲自操刀1850多例肝移植手术(这还只是其公开的账面数字,实际数字有待进一步调查)。郑树森还曾参与多家医院的肝移植手术,并主持了数千例肝移植。

除用手术刀采割器官,直接“从肉体上消灭”法轮功学员之外,郑树森还担任浙江省“反×教协会”(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副理事长,用仇恨宣传的软刀子从精神上虐杀修炼者。

“中国反×教协会”(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是迫害法轮功的官方机构,由具有宗教或科技身份的中共党政官员组成。其主要任务是制造反法轮功的理论,煽动仇恨,并从意识形态上为转化法轮功学员提供理论支持。在担任浙江省“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协会副理事长的近十年来,郑树森四处演讲以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2009年他还主编书籍诽谤诋毁法轮功。

尽管郑树森在论文中对移植供体来源避而不提,但其“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协会副理事长的身份却泄露了支撑中共人体器官移植业的庞大活体器官库的“国家机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