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慈悲对待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八日】以前看到周围有同修态度不好、表现强势、或各种对名利情太执着的表现,特别是经常会给自己造成“伤害”的人,就想远离他们,心里不是怨,就是瞧不起同修。后来逐渐知道,在矛盾中,在被“伤害”时,那是自己应该向内找的时候,应该修自己。怨的物质渐渐少了,但瞧不起的心却是那样根深蒂固。

总觉得在心里和这样的同修保持着一段距离,并没有真正的对同修有慈悲的心,心里对这样的同修和那些能配合的同修是有区别的,在与这样的同修发生矛盾时,自己即使能向内找,但从内心说好象不过是在“利用”他(她)提高自己而己,自己清楚,从心里根本上是瞧不起他们的。

我认识一位同修,同修状态不好,长期处于一说就炸的状态,经常表现出谁都瞧不起的样子,口里经常挂着“向内找”,但我几乎没看见他向内找。在有机会时我试着和这位同修交流,希望同修能改变,但交流多次,我发现同修还是那个样子,我后来就只想远离他。

但我却做了这样一个梦:梦中这位同修来找我,我和现实中一样跑得远远的,但回头看一看同修,却发现同修的表情是那样的悲伤、无助,完全不是现实中那种高傲、不可一世的样子,梦中的同修什么话都没说,但看到我离他很远,表情是那样的伤心和失望,仿佛在说:你为什么不帮我?

醒来后,梦中的景象依然清晰的在我脑海中,反差太大,我非常震撼……

在不断的经历魔难后,我发现自己在过关中、在人心强盛时的执着表现,在我清醒时是不会、不愿那样做的,那真的不是真正的自己。

我后来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在我反感、排斥同修时,是我被同修人的一面的执着表现障碍了,我把那个不好的“他”,强势的“他”当成了同修真正的自己,而同修真正的自己决不可能那个样子的。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大法弟子肉身上各种旧势力的安排极其复杂,背后牵扯的因素太多,同修主意识同化法不够(不是表面法学得不多,而是没有真正入心),主意识不强,那么,很多生命和因素就可能钻空子操纵这个肉身,同修长期处于各种执着,状态不能突破,其实正说明同修处于魔难中啊,在这最艰辛的正法修炼中,同修真的很苦,很难啊,正需要我们去帮助同修啊!我怎么还能去怨同修,瞧不起同修,怎么能站在旧势力的一边去指责同修呢?

我还明白了:特别是能以各种缘份能走到一起的同修,能见到的同修,那也许就是有一份在这正法修炼中相互加持和扶携的责任和使命,说不定还有过这方面的约定啊,回头看看自己多年的修炼经历,我发现每当我反感、排斥和瞧不起别的同修时,我都会跟着遇到很大的魔难,我想那种状态是不是旧势力迫害我们的一个很大的借口呢?

我认识到,看到或听到同修不好的状态,过不去关的各种表现,“伤害”了“我”的言行,我们除了要向内找,不被带动外,还应把观念转变过来:哦,同修是在魔难中啊,是旧势力和邪恶在迫害他(她),而同修此时最需要的是我去默默的弥补他(她)的不足,清除迫害同修的邪恶,加持他(她)清醒理智的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啊……

后来,我遇到这种情况,我真心的这样做时,我发现自己这里再没有对同修一丝一毫的怨与瞧不起,此时再不会被那些不好的生命与因素操纵同修肉身所表现出来不好的状态障碍、迷惑和带动,我在默默的为同修发正念时,我觉得我们真正的生命是在一起的,那都是同化法的无比神圣和美好纯净的生命,我们彼此是那样的尊重和珍惜。

我发现,每当我这样做到时,那种真正的善的状态能得到师父和大法的加持,那发自内心的慈悲,真的能发出横扫一切邪恶的强大能量,此刻,一切同修之间的间隔解体,各种干扰和迫害消失遁形。

后来我切身体会到,这种在大法中修出的宽容和慈悲,真的使我一次次的走过了那看似几乎难以逾越的魔难。我在正法修炼中悟到一个理:能宽容别的生命,最后发现是宽容了自己,能真心帮助别人,最后发现是帮助了自己,能慈悲对待别的生命的生命一定会被大法慈悲的对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