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江泽民 控告洗脑班 石孟昌被冤判两年半(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建三江公民石孟昌因聘请律师,举报江泽民、控告青龙山洗脑班的罪恶,二零一五年十二月被绑架、构陷,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被冤判两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二万元,石孟昌当庭表示要求上诉。

石孟昌
石孟昌

石孟昌,黑龙江省“建三江案”受害当事人之一石孟文的大哥,也是“建三江事件”中被青龙山洗脑班非法拘禁、酷刑迫害的当事人之一。其弟弟石孟文因营救石孟昌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今仍深陷冤狱。石孟昌的妻子、儿子在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也一同被绑架。

“建三江事件”发生于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日,中国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等四位律师,和一群曾经遭受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共三十多人,前往青龙山洗脑班,他们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遭到当地警方抓捕和酷刑折磨,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等四位维权律师共被打断二十四根肋骨,吴东升、丁慧君、孟繁荔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所谓的黑龙江“10.28案”由来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建三江案”中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的家属、亲朋好友将联名举报江泽民、刑事控告青龙山洗脑班的诉状和被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自述真相光盘,送交到黑龙江省检察院、黑龙江省高级法院、黑龙江省人大等部门,为此引发了中共政法系统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非法组织的人员的惶恐,黑龙江省公安厅受中共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的指使,成立了所谓“10.28专案组”。黑龙江省人大主任、省委书记王宪魁专为此案来到佳木斯,佳木斯市公安局那段时间天天开会。

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开始,警察在佳木斯、建三江、前进农场等地绑架、骚扰了多名法轮功学员。石孟昌、韩淑娟夫妇在亲属家中被建三江农垦公安局警察撬开门锁绑架。先是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之后转为刑事拘留,儿子石奇磊也被绑架后被放回,石孟昌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建三江农垦看守所。期间有十一天时间,每天只给他一个馒头,身体明显被饿瘦。

非法庭审冤判两年六个月

七月十三日上午九时,建三江农垦法院对“10.28案”当事人之一石孟昌非法开庭,马卫律师做了无罪辩护。主审法官是刑庭庭长王敬军,有两名陪审员,公诉人是建三江农垦检察院刘爱因和公诉科科长孙晓波。有建三江居民委和不明人员大约五十多人参加旁听。石孟昌是被戴着手铐脚镣带进庭的,马卫律师当庭提出当事人没有被认定有罪应享有自由权,法庭这么做是违法的。王敬军让法警把手铐拿掉了,但法警说脚镣是整死的,拿不下来,王敬军看了也说脚镣确实是整死的。

庭审中王敬军问石孟昌有需要回避的人吗?石孟昌说:“公诉人刘爱因需要回避。”王敬军问回避理由时,石孟昌说:“刘爱因不按我说的记录实际情况。”王敬军袒护刘爱因说:“回避理由不成立。”公诉人刘爱因宣读起诉书后,在当庭调查时,一再追问石孟昌是不是马卫律师也参与控告了,想用回避的理由把马卫律师驱出法庭。马卫律师反驳说:“公诉人对我的当事人提出的问题与本案无关。”王敬军说:“辩护人理由成立。”石孟昌要求把被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自述真相光盘当庭播放,王敬军没有同意。石孟昌当庭演示了在青龙山被酷刑的经过,并说:“我控告洗脑班主任房跃春和江泽民有什么错吗?”公诉人和法官没有反驳。马卫律师在法庭辩论中说:“我的当事人对于不公正处理有权利向司法部门控告,是无罪的。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认定法轮功是×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当事人没有条件利用什么组织,也没有破坏任何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很多证词证言没有询问人的签名,属于无效证据。光碟只是文字鉴定,没有影音鉴定,也没有法律效力。”

石孟昌在最后陈述中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前后的变化:“修炼前,我为了多挣钱,整天奔波操劳,争争斗斗,和单位的领导也曾经发生过矛盾;修炼法轮功后,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按真、善、忍做好人,不再计较个人的得失,看淡了名利,和单位领导间的矛盾也化解了。后来单位由于承包给了个人,道路无人修,到处是坑洼、车辙印,给百姓生活带来及大的不便。我和几十位法轮功学员,出了好几辆车,拉了上百车砖头和炉灰渣子等把路铺平,我们都是义务修路。一九九八年冬天大雪封路,我们法轮功学员主动清扫积雪,保障道路畅通无阻,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大法,是不会这样做的。”石孟昌又讲述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最后石孟昌劝告这些公检法人员说:“《公务员法》中规定,执行明显违法的命令与决定的,依法承担责任。最新规定公检法办案终身负责制,你们冤判好人是要承担严重后果的。”王敬军说:“你们同行(修)、你们组织(注:法轮功没有组织)的人给我打了无数电话,短信彩信,还要给我送上国际法庭,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

非法庭审快结束时,法院安排石孟昌和母亲见了一面。建三江农垦法院周围布控很严的,明的暗的警车达十多辆,警察有几十人。建三江农垦法院门前拉起警戒线。有多名警察自始自终守护在法院门口。马卫律师说:“整个庭审还是按程序走的,也没刁难律师,律师的意见基本得到表达,检察院、法院态度相对还是理性、平和的。石家母子还能见上一面,以前是不允许见的,和想象的不一样了。”虽然如此,法院还是被610非法组织所胁迫,被动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判刑。

石孟昌当庭公开揭露了看守所内很糟的伙食,实际情况与看守所的公开承诺反差很大。庭审后建三江农垦公安局领导就来看守所查看,很快看守所伙食有了明显改善。石孟昌的公开抗争改善了建三江农垦看守所在押人员的伙食条件,大家对他都很感激。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建三江农垦法院对所谓“10.28”专案当事人石孟昌非法宣判。石孟昌被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两万。石孟昌当庭表示上诉。

石孟昌的妻子韩淑娟被非法判刑二年缓刑四年,勒索罚金一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