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史文卓被冤判九年受折磨 妻子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六日】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法轮功学员史文卓因坚持真善忍信仰,遭到中共种种迫害,他曾被非法劳教,被迫流离失所,家人亦受株连,妻子被迫离婚,二零零二年史文卓被非法判刑九年,现年五十一岁的史文卓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吉林省吉林监狱。

史文卓的妻子拱晓莉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拱晓莉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史文卓遭非法劳教

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我和丈夫史文卓依照宪法第三十五条赋予公民的上访权利和信仰言论自由等,依法进京上访,却被北京派出所警察扣押一天一宿,后被当地九台公安局劫持回来非法关押五天,单位停止工作一个月并停发工资。史文卓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遭到电棍电击。

在警察逼迫下离婚

二零零一年四月,史文卓非法劳教期满,回家后天天遭警察骚扰,连幼小的孩子也被骚扰。史文卓被迫流离失所在外,有家不能回。公安局警察悬赏一万元到处通缉史文卓。派出所警察闯到班级上,逼孩子说出爸爸在哪。之后不久,公安局政保科警察突然闯入我单位,强行把我带回家进行搜家。当时回家时,楼道里早已堆满了警察。他们象土匪一样进屋乱翻。在没有翻到任何东西时,又强行把我拉到公安局进行逼供,一警察拍桌子大喊大叫并威胁我如果不把史文卓供出来别想回家,说我离监狱只有一步之差,并逼着我离婚,说不离婚会天天找我麻烦的。在这种威逼恐吓下,我的精神压力极大,被迫离了婚。可是他们说话不算数,并没有停止对我和我家人的骚扰。一天,九台工农派出所所长给我家人打电话,让我去趟派出所核实一下情况,以后在也不找我了。我的家人相信了。可是到了派出所,他们又是逼供又是恐吓,最后把我逼成了心脏病,晕倒在地。他们害怕了,去外面给我买药,然后才放我回家。

史文卓遭酷刑、诬判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多,九台公安局政保科的一陈姓副科长、董平、李大海等六七个人闯到我姐家,撬门闯入,把史文卓绑架到九台公安局。在政保科长曲春森和长春公安局一处魏处长的带领下,史文卓遭受了长达十小时的酷刑折磨。他们把他固定在椅子上,头套塑料袋,手铐到铁椅子上,胸前有三根铁棒,用绳子挂在两手中间,也就是扣子前后绕绳,椅子两边各站一个人绕绳,一边打脑袋,就和五马分尸的形状。人一会就窒息了。然后在把塑料袋放开,就这样来回折磨。肚子被铁杠子压的就象肠子都出来一样。前后大回环的绕绳,绕到头,两边站着的人就使劲拽绳子。曲春森和姓魏的还说:“弄死你,就是心脏病突发,身上又没有伤,胳膊肿的又能消。”曲春森又给史文卓灌酒,让史文卓骂师父。从下午三点一直持续到后半夜一点,近十个小时。第二天,曲春森等人接着审问史文卓,刑具就放在旁边进行恐吓,让史文卓按着他们写的去承认,不然就接着上刑。史文卓被折磨的脑袋都麻木了,精神已经达到了崩溃的边缘。被强行按手印后送到看守所。一年后被非法判刑九年,送吉林监狱接着迫害。

史文卓狱中遭迫害事实

史文卓被关押在吉林监狱以来,他坚持真善忍信仰,拒绝“转化”,他坚信做好人无罪,思想和信仰不构成任何犯罪。遭到了吉林监狱警察王元春,李永生及在他们指使下的一些犯人的又一轮残酷折磨。以下仅举几例:

1)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日,史文卓看到法轮功学员王凤才被刑事犯人赵伟,郗延军用塑料开水瓶烫伤两次,至今肚子处仍然留着疤痕。就向监区改造队反应,可这一事实的言行,却触怒了教育科的李永生和监区的改造队长。说他:’多管闲事,与你有什么关系”。因此史文卓被扣上“不服从管理”的罪名押入严管进行酷刑折磨

2)在严管队遭到狱警胡忠学指使犯人徐志刚,丁兆松和另外两名犯人的毒打。还给绑在床上抻半小时。抻床是一种极为残酷的酷刑折磨。身体悬空,四肢被捆绑在床的柱子上,胳膊,腿和肉都象脱节了,和五马分尸一样,连续抻几次,手和脚都麻木了,抻的求生不能,求死不成。在不能行走的情况下,胡忠学把史文卓架到严管室继续逼迫“转化”。

3)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李永生看史文卓不“转化”,让各种犯人轮番上阵,用绳子勒住嘴,拳打脚踢。然后又呈大字形固定在床上。

4)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日,李永生干事亲自拳打脚踢史文卓,以私自邮寄信件,不和他保持一致为由,把史文卓关押小号,又遭到犯人徐志刚毒打。

5)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已年近八旬的婆婆去吉林监狱看望史文卓。王元春以严管为由不许婆婆接见。我婆婆伤心大哭,被狱政处梁处长看见,直接给吉林监狱打电话:“必须把史文卓提出来,让家属接见。”当时接见时,王元春威胁史文卓:“你父母接见你,你知道咋说吧。”又恐吓史文卓:“如果说出遭到迫害,你犯到我手里,看我怎么收拾你。”

以上只是史文卓九年冤狱经历的冰山一角。吉林监狱教育中队,以王元春为首的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体罚,打骂已经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他们经常指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人身攻击,侮辱,史文卓多次被用脏麻布堵嘴,不许睡觉,强行坐板……等等,太多,太多了。几天几夜也说不完。

二零一零年末,结束了九年冤狱,三千多日日夜夜的精神和肉体折磨后,史文卓回到了家中。可是不到半年的时间,又被九台公安局的董平等人非法抄家,搜捕,没收财物,绑架到看守所。就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非法判刑四年。天理何在,岂不善恶不分,黑白颠倒。

综上所诉,我及我的家人和所有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精神、肉体迫害,都是江泽民一手操控。江泽民犯下了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刑讯逼供罪,绑架罪,限制人身自由罪,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