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悟状态中修炼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一日】在明慧网上,我看到师尊的新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在读师父发表的经文时,我注意到师尊在新经文中有一处用“学员”,师尊说:“有的学员看到了某一点情况,那也是大法弟子慈悲救众生的表现,也是你们在救众生中,也是众生各自在乱象中的正负状态表现而已。”[1]

在第二天我又读了几遍新经文,师尊再次用“学员”两个字点化我,一瞬间我被这两个字震动,我流下了眼泪,我想:师尊知道我的不足,慈悲点化我,学员和弟子是有差距的,我要找自己的不足。

因为我是渐悟状态中修炼的。开着修的同修的缺点我也知道,容易以自己看到的东西为准,容易坚持自我,容易和其他同修形成对立。当同修找开天目的同修交流时,他能知道,想坚持自己、保护自己,不想被触及,不想被伤害,他就躲着同修。

因为都有人心嘛,关着天目的同修认为:你看的不对,是自心生魔,是另搞一套,把别的同修带歪了,你这是破坏法,有的甚至说开天目的同修是败类、是魔。话说的很重,开着修的同修也受不了,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容易自我封闭,甚至一蹶不振。在荒废的时光中耽误了自己,也没有去兑现和师尊的誓约。

作为开天目的同修,你现在走的路是因为你有那样的一个史前大愿,要承担一定的使命,所以要走一段不同于其他同修的路。因为放不下自己,执着于自己悟到的理,执着于自己看到的东西,认为自己对,开始执着自己、封闭自己。

还有的开天目的同修,自认为圆满了,大法书也不看了,功也不炼了,人也不救了,就等着圆满了。同修说话也听不進去了,自高自大,开始目空一切,好象自己什么都懂,说话的表情都带有对别人的一种鄙视。

师尊用“学员”一词点化我,开着天目的同修,如果正法中执着于自己的理,执着于自己的本事,把自己看到的一点天机当作绝对真理,就不能真正以法为师,就放不下自我,就不能走出旧宇宙的局限,那么无论你在大法中修炼多少年,你都没有达到大法弟子的标准,充其量还是学员,因为你没有扎扎实实的向内找,没有修自己。

作为修炼人都知道,无论你看到还是看不到,都有许多复杂的因素在干扰我们。即使我们看到了,也只是在修炼中,因为同化了大法在某一层次的理,先天的本能在显现而已。来时我们都知道,回去时恍惚间只是看到一点,我们又有什么值得骄傲和自豪呢?又有什么值得固守呢?

另外空间极其复杂,各类生命无可计量,即使我们看到了,看到的也只是局部,何况还有那么多干扰,旧势力幻化干扰的因素也存在啊,它们也能演化师尊的形像来误导大法弟子啊,所以师尊讲法中多次提醒我们要“以法为师”。

所以无论我们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都要用法来衡量,因为我们看到的不是绝对的,如果执着心很强,看到的和听到的都可能随心而化。

当有的同修对开着修的同修提出相反意见时,他不一定是反对你,你得允许有不同声音出现,你得用法去衡量,当时你可能出于执着、出于感情、出于面子维护自己,但是过后一定要好好对照自己,不要心胸狭小、视野狭窄,不要觉的你说的不对、你伤害我了,我不搭理你,下次看到什么我不说了,遇到同修躲开了,可是心里的执着去没去呀?心眼封闭着,不睁开,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吗?或者形成一个小圈子,坚持自己,心里看不起别的同修,认为同修不如你高,这已经在下滑了,提意见的同修其实是担心开着修的同门偏离大法。

当我看到什么景象时,我还没说出来,同修说自己悟到了什么,我觉的同修说的不一定对。但是我一转念,觉的自己看到的也不绝对,同修说的也许有道理。我只是这样一想,我发现我的视野和智慧又被打开了。不断的经历这样的事情,我发现自己的状态发生变化了,不那样执着自我、坚持自我了。我在衡量着我看到的一些景象,同修悟到一些事情的背后因素,我们的智慧在互相补充,做起一些事情来,真有攥起拳头、力度很大的感觉,把一些干扰破坏的因素及时清除了。

我们选择下走时,目地是为了拯救各自大穹的坏灭。我们在师尊面前签下誓约,要去承担一定的职责。我们出于拯救众生的一念,辗转来到了世间,如果我们执着自我,我们就背离了下走时的初衷,禁锢在人中。

在大法中,我们的智慧是师尊给的,我们的能力是师尊给的,我们将要成就的一切都是师尊给的,师尊看护着我们,造就着我们。我们只有放下自我,走师尊安排的路,才能大圆满。执着自我,抱残守缺,在自己的小范围内绕圈子,走不出为私为我的特性,就摆脱不了“成、住、坏、灭”的结局。

在新经文中,师尊六处用“大法弟子”,只有一处用“学员”,我觉的这一处真的值得我们同修深思,不要坚持己见,要体悟师尊这句话的良苦用心,跟上正法進程。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