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旧势力安排 救度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一日】我得法修炼以来,丈夫一直都在干扰着我,在家不让学法炼功,还用各种手段阻止我修炼。那时学法不深,还悟不到怎样解决矛盾,时间拖长了,就消极承受。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受邪党谎言的欺骗,丈夫更是蛮横无理,单位、社区、派出所又不断的骚扰。面对失去工作,离婚的逼迫,劳教、判刑的迫害等各种压力下,我冲破重重阻力,两次進京护法,并成功的打出大法真相横幅,喊出了发自心底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

二零零二年我到商店讲真相,被人举报,当时我讲完走到门口时,两个警察已在门口等我了。这时,只见一名妇女径直走到警察身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两个警察厮打了起来,我在师尊的呵护下安全走脱。

二零零五年我与同修结伴讲真相,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二零零六年四月份邪恶开始疯狂强制转化、苦役迫害大法弟子,所长苏静指使着六、七个专职迫害大法弟子的男恶警,轮番迫害,每一名男恶警转化迫害一名女大法弟子,每一个人被关在一个封闭式房间里,门窗都用纸糊上。我被男恶警陈井民发疯般暴打全身,抓头发猛力向墙上撞,当时脸部全成黑色、肿大,头麻木,眼睛看不清东西,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踢膝盖,致使我双腿不能行走,看我不屈服,让我跪下就又双手抓起四方形大厚木板疯狂的向我头部砸来,并嚎叫着:“我今天打死你!”面对毫无人性的恶警,我大喝一声:“住手,你也是有母亲有妻子的人,难道你对她们也这样吗?我一定要把你的恶行曝光!”恶警被我的正念震住了,一下子就蔫巴了。从那以后此恶警再没有迫害过我。

在邪恶的环境里,我们大法弟子一直在向被恶警指使利用迫害、监视我们的犯人们讲真相,慈悲对待她们,让她们懂得善恶有报的道理,怎样做一个好人。大法弟子的无怨无恨,宽容祥和感动了许多还有人性的犯人。一次一个脸蜡黄的犯人总是对大法弟子动手动脚的,经常故意踩大法弟子的脚后跟,掐打脖子,不长时间这个人的脚后跟走路就不敢着地了,吃药不好使,上卫生所扎针灸也不好使,很是痛苦,我就善意的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她不相信,我说:“晚上躺在被窝里念,试试看。”第二天她的脚好了,不疼了,她脸上露出了笑容。从那以后,她再也不迫害大法弟子了,也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包夹我的一个犯人,每天都看邪党报刊杂志,有一天被邪灵附体似的,当时变得象个八十岁的老太太,折腾够呛,最后已是有气无力要不行了,我告诉她要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帮她正念除附体邪灵,十分钟后,她能说话了,也恢复正常了!

二零零八年当我在劳教所被释放前的一个月时,在干苦役时把手脖子摔折了。回家后,丈夫受邪党谎言灌输用各种方式软硬兼施逼我放弃修炼,最终愣愣的看着我说:“咱们离婚吧,在我这会阻碍你,不让你学法炼功,将来别人都圆满了,你会恨我的,离开我你会修圆满的。”就这样我身无分文离开了家。

身体上的病痛,精神上的摧残以及经济上的压力都没有阻挡得了我讲真相和救人的脚步,闯过一关又一关,每天都走在讲真相救人的路上。

有一次在路旁看到一位老人正弯着腰在咳嗽,咳的喘都很困难,我走到他身边和善的让他诚念“法轮大法好”并给他讲了真相,老人很认同并做了三退,当时老人的腰就直起来了,也不咳嗽了,他把帽子摘下来给我敬了一个礼,谢我救命之恩,我赶快说:“你不要谢我,你应该谢谢我师父,是师父让我救人的。”

还有一次遇到一位患脑血栓的人,不能说话,我就告诉他心里念“法轮大法好”,他不能说话,我就一遍一遍的教他念。一会儿的功夫,他就能念“法轮大法好”了,也能说出话来了,他激动的说:“真灵啊!”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讲真相中感到众生都在觉醒。一次我在一家超市讲真相遇到一个人很面熟,我就问他是干什么工作的,他说他是警察,当时我想,警察也是我救度的众生,我得救他,就开始给他讲三退,讲诉江大潮,他很认同,最后退出了恶党组织。我送给他一盘《九评》光碟,他激动的握着我的手,一个劲的谢谢我,我知道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更神奇的是,我在劳教所被迫害造成两颗门牙裂开了大缝,很难看,在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合上了。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也感谢和我一起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同修,特别感谢那些指出我不足让我提高的同修,让我看到自己不让人说、愿意听好话的那颗心,也学会了向内找,用这个法宝归正自己。

修了这么多年才会修自己,写出来与同修分享,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