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微信 摆脱色魔的纠缠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一日】二零一四年底,妻子说现在谁都玩微信,给你也下载一个吧,联系方便不用花电话费,只走流量,我没有想,随口说了一句随便吧。妻子和女儿就给我下载了微信,我就给自己起了一个网名上网了,很快有很多人加我为好友,有同事、同学、朋友和亲属。而且微信里有一个传统文化的栏目,我就不知不觉的看了,而且有时也评论两句,还转发到朋友圈里。

微信里有很多人转发的东西非常不健康。开始我还认为里面的内容还算健康,但图片、标题较为不妥,其实这已经开始往下掉了。有一天微信里有一个人转发了一条英国某物的信息,我不知是什么,就打开看了,结果它那里面就有黄色的信息和内容,其实这时色魔已经开始控制了。虽说自己表面上还是修炼人的样子,但是却对色魔的防御有时会被攻破,不由自主的打开过手机上黄色的小说,虽然每次都很后悔,而且在开会时就不由自主的打开,自己在做着非常艰难的挣扎,每次都通过大量的学法来压制色魔的侵扰,但每次都不能彻底的断绝欲念,家庭也出现了非常不好的兆头,女儿也越来越不听话,甚至是和我们作对。

我非常苦恼,就通过学法来抑制这些不好的东西。同时,这时的我,对微信每天发三、四条消息,而且经常有人点赞或转发,都是传统文化的内容,但自己的内心感到这不是完全符合法对修炼人的要求。每天的晨炼虽然坚持,但打坐一个小时有的时候真是非常的疼痛,最短的时候到三十五分钟就感觉非常难受了,虽然绝大部份的时候我能坚持到炼功音乐结束,但是却非常的艰难。自己的色欲之念没有断尽,导致自己被色魔干扰。

二零一六年明慧交流文章中多次提到微信的危害,开始我还不以为然,没有认识到色魔对自己的干扰与微信有关,只是自己的意志力不强,正念不足的缘故,在三月十九日看了一篇《卸载微信软件之后》我感到自己就是对微信的执着让色魔干扰了我。我就立即将微信软件卸载了。

从微信软件卸载的一周来看,我看手机的时间减少了很多,几乎就是不看手机了,手机就是通电话的了,有时用它查一些资料,让色魔无从下手,找不到机会迫害

善劝还在“玩微信”的同修,微信对我们修炼人的干扰确实很大。我们修炼人的生活应该越简单越好。手机的第一职能就是通电话,但是现在它却成了一个让人离不开的精神寄托,我感到外星人就是通过手机加强了对人类的控制,但作为修炼人我们应该管住自己不受外星人的干扰,对于影响我们修炼、影响我们打坐入定的东西都应该抛弃。微信使我在修炼的路上又开始分心,到后来的看黄色小说次数达六、七次之多,使我万分羞愧,不知在微信的影响下,将来会怎样,幸亏我每日浏览明慧交流文章,让我觉醒,使我摆脱色魔的干扰。

顺便提一下,从抢红包想到的。出现了微信有几年了,但微信红包出现的时间不知有多长。开始自己没有关注微信红包,自己从来不抢也不发,真正关注红包是今年过年时殃视也发红包让人抢,这让我深入的思考。西方社会(尤其是法国)的理念不认可物美价廉,他们认为一样物品有他的价值所在,物美的东西就不可能价廉,物美包括物品的质量合格、外形美观、做工精细等内容;价廉就是说价格便宜,低于物品的实际价值。这是打破价值规律的事情,人们的社会生活,方方面面都遵循着价值规律,所以人们的生活才会有安定的局面,而共产邪党统治的社会里就处处存在打破着价值规律,破坏传统价值。

从开始的“打土豪、分田地”就让老百姓丢弃价值规律,不用靠自己的劳动付出得到财富,而是要广大的民众将土豪地主先打一顿,强迫其将自己的田地、财产任人分配,不愿意就会害命。对资本家也是一样,抢夺了资本家财产。对人的任用上也是这样,这个人能力强他就是一个干活的,给他一个干活的岗位他就干吧,而与自己关系好的就让他来当一个什么不用管事的领导,而且对那个干活的指手画脚。江泽民窃国后更以腐败治国,促使中国人的传统价值修养彻底的崩溃,因为当官就可以大把大把的捞钱,什么好事也没干什么,却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上亿的捞,中国现在报道出的贪官有的达到几百亿上千亿的捞钱,他们心中权力就是一切。大官大贪、小官小贪的现象比比皆是,只要是中共官员,大多都是向钱看。学校课堂上学生说学习为了成绩好,成绩好为上大学,上大学是为了当官,当官是为了贪污,这种思想已经非常普遍。

孩子一开始就没有一个正确的人生观,这不让人害怕吗?他们长大后会怎样,让人不寒而栗。传统的价值规律被打破就意味着社会秩序的混乱、道德底线的丢失,这就是共产党的目地。

现在的抢红包更是让人感到可怕,从老人到孩童,从男人到女人,有多少人陷于其中,而且以此为乐,正确的价值观念在民众心里已经没有什么地位了,这就是共产党的目地,拉着大家走向地狱,谁也别想好结局。现在有手机微信的有几个没有抢过红包,又有几个人是因为意识到微信红包的危害而自觉抵制的呢?

个人认识,不妥之处请予以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