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被绑架 被劳教迫害 鞍山王素芹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辽宁鞍山市六十三岁的退休妇女王素芹,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她四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在马三家遭受残酷迫害,二零一五年六月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不顾人民福祉,企图铲除广受人们欢迎和喜爱的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他以个人意志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全国性恐怖组织——“六一零办公室”,以推行和实施这场对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上亿修炼群体进行残酷的血腥迫害,造成难以计数的幸福家庭被毁,无数人被酷刑致伤、致残,数百万人失去生命。

中国现行《宪法》第36 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依据《宪法》赋予的权利,王素芹控告江泽民违反中国《宪法》、《刑法》,侵犯公民信仰自由、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权、破坏法律实施(破坏宪法实施),已经涉嫌构成滥用职权罪;妨害司法罪;滥用法律(滥用刑法第三百条)罪;诽谤罪;刑讯逼供罪;徇私枉法罪;虐待被监管人罪,等。

下面是王素芹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

(一) 修炼法轮功使我身心健康道德回升

我是一九七八年从营口农学院毕业的一名“社来社去”的农业大学生,毕业后被分配到鞍山市千山区(后归立山区管辖)沙河镇政府做农业技术工作,是高级农艺师。一九九五年开始至一九九九年,同时兼任镇妇联主席职务。

修炼前我的身体状况很不好,患有气管炎、脑神经痛、产后风湿、胃病、心脏病等多种顽疾,久治未愈后,我先后练了三种气功,因效果都不好而中断。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有人给我介绍法轮功时,我就抱着祛病健身的目的和试试看的想法开始学功,朋友给我请一本宝书《转法轮》,看完这一书后,使我明白了许多人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明白了许多做好人的道理。

经过炼功、学法、修心,仅两个月的时间这些久治未愈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飞。为国家省了不少的医药费。我不但身心愉悦,思想境界也得到升华,我时时用“真、善、忍”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做事多为别人着想,我变的平和了,宽容了。在工作上更加兢兢业业、认真负责,自觉抵制社会上的不正之风,不贪,不占,得到单位领导、同事、和农民朋友的好评。

例如:一九九八年年末,有三个村的村干部,要免费送我大米,我说我不能要,一个是我也用不了,更主要的是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修炼的原则不许我们占便宜。在妇联部门工作时,有一些奖金是镇妇联部门和下边村对口部门私自签订的,只有少数人可得,拿了谁也不知道,但是不符合政策规定。我认识到这个问题后,自觉的作为公款存起来,包括一些其它项目的所谓的好处费我都存起来,用做妇联工作的必要消费上。镇妇联部门有存折这是个第一例。在我被撤职时存折里还有三千多元钱留给了妇联。二零零零年房改时,公房归个人,夫妇双方的工龄加在一起越多自己交钱越少。我让妹妹去前夫单位开个证明,他单位的人给开的证明没写明哪年并说:可以随便填,填多少年也没人知道。可我是修真、善、忍的,绝不能做撒谎,和损公肥私不道德的事。于是我按实际的工龄填写。象这样的事例很多。如果要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我是做不到的。是法轮大法净化了我的灵魂,使我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场由江泽民发起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象狂风暴雨般的袭来。全国到处抓人,广播、电视、报纸造谣、污蔑、抹黑法轮功和李洪志师父。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迫害和打压,我要为李洪志师父和大法鸣不平。

(二)多次遭到江泽民操纵的公安人员绑架

第一次被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去辽宁省政府上访,要求释放十九日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被围堵在省政府附近的警察非法抓捕,用大客车把我们非法押送回鞍山市立山公安分局,又押送回深北派出所(我住地派出所)。非法关押、审讯,逼迫放弃修炼,强迫反复看中共取缔法轮大法、污蔑法轮功和李洪志师父的电视。回单位上班后领导找谈话,区里的、街道办事处的、居委会的、派出所的上门逼迫交大法书,让放弃修炼,从此以后各种骚扰不断,安静的生活被扰乱。

第二次被绑架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日我履行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的权利,去北京信访局,为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遭污蔑而上访,去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鞍山市公安人员利用监听学员手机定位等手段,将暂住出租屋内十来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鞍山市公安局驻京办事处”,把学员的大法书全部搜走,并非法审讯,辱骂。

十二月十日我被沙河派出所(我工作单位派出所)副所长和沙河镇政府的干部,乘坐火车将我非法押回沙河派出所,用手铐扣在暖气管子将近一天的时间,一直不给吃的。还遭到派出所所长的踢踹和辱骂。

当晚被劫持到鞍山市第三看守所关押十五天。那里的环境非常恶劣,二十来人睡在一个木板床上,吃喝拉撒都在屋里。不准学法和炼功,天天坐板,稍有不从就打骂上刑,有一个姓戴的女学员就被狱警吊铐在窗户上的铁栏杆上,两脚几乎离地好几个小时。

二十五号我又被非法押回沙河派出所强行洗脑迫害,由我单位出人看着,白天是两个男的看着,晚上两个女的看着,使我失去了人身自由。

非法关了十七天后,放我回原单位上班。当地六一零人员对我说:“辽宁省副省长张行湘来鞍山时说:这样的人怎么还让当妇联干部”。单位撤销了我的镇妇联主席的职务,开除党籍。回到原来的农业办公室做原来的农业技术工作。还勒索罚款三千元,是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到二零零零年二月,我这三个月的工资钱。在工资单上让我签上我的名字,伪造假证,想让别人看不出来他们做的不合法的事。当我问:为什么罚款时,他们说上北京接你的路费和办洗脑班的吃饭钱。后来我听说是单位有关的头头给分了。

第三次被绑架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七,我利用过年休假的机会再一次去北京天安门,二十八日上午我们去了天安门广场,被武警询问,一帮警察把我和同修大姐推上警车,我喊“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一个二十多岁的小警察用警棍狠狠的打我,同修大姐阻止警察打人喊:警察不许打人!他又狠狠打同修大姐,我去阻止,恶警就又过来打我,就这样好几个来回把我们俩的胳膊打的黑紫色,我心里对这个无知的小警察感到很可怜,我留意了这个小警察的警号是:051822.同时也见证了江泽民统治下的国家首都的警察,是这样一群无道德和素质的黑帮、流氓和打手,悲哀呀!

后来,我们被关进了北京前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铁笼子里已经关押了七十多人,有老人也有几岁的小孩,不让上厕所,小孩憋的直哭也不让去,提审法轮功学员时恶警的打骂声不断传来,有一个男法轮功学员被戴上手铐脚镣挂在铁笼子的铁栏杆上好几个小时。同时各地驻京办事处的公安人员来认领本地的法轮功学员。

傍晚用几辆大客车把这些法轮功学员拉往西城看守所关押,强行体检,强行脱光衣服搜身,把藏在衣服里的钱全部搜走。法轮功学员为了不株连当地领导和亲人都不报姓名,他们就给法轮功学员编了号,把我们分别和普犯关押在多个监舍里,关押我们这个监舍里有七八个法轮功学员,有山东济南的、有北京郊区等地的,当天晚上警察逐个“提审”,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的很厉害。

演示图:电棍电击

提审我的警察警号是:023673.强行给法轮功学员照像,我用手捂着脸不让照,恶警就用电棍电我的脖子,象针扎一样的疼,非常痛苦。当晚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抗议,二十九日早上拿来饺子、瓜籽、糖果诱惑我们,多数同修没吃。还强迫我们值夜班,只许站着,我几天没吃东西了,身体己非常虚弱,站不住。大年初一的早上,开始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食,我说我拒绝灌食!恶警举起警棍,口吐脏话要打我。检查身体时我的血压是一百八十,也没放过。鼻子插管子,灌玉米糊,非常难受。我当时流着眼泪心想:这是什么世道啊?大年初一摧残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初一下午我和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放回。

第四次被绑架

二零零一年三月末我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因在市场偶遇同修说几句话,被同修的丈夫诬告到深北派出所,说先抓她,然后再抓我。我用电话向单位白明君书记请了假说明此事,我要求回避几天,没事我就回去上班。没两天单位主管迫害法轮功的王长勇副书记,派人去二百里地远的我娘家找我,沙河派出所警察还去我妹家,我弟弟单位去找,我已回不去了,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七日下午,去同修租房处被蹲坑的警察非法抓捕,我不报姓名,鞍山市公安局一处的女恶警打我好几个耳光,送到立山派出所,(我户籍派出所)立山派出所警察将我铐在铁椅子上,姓顿的恶警使劲搧我耳光,边打边骂。当晚送市第二看守所,他们给我戴上手铐和脚镣。

三月十八日上午,立山派出所张清辰和姓白的警察以提审为名,实则是报复,在一楼的审讯室里打我,姓白的打我耳光,张清辰手段更残忍,两手使劲拧我脖子,内伤很厉害,不敢扭头, 脖子一动里边嘎嘎响。

在二所被非法关押三个月,我被非法判二年劳教,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下旬,劫持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子劳教所时,立山派出所姓顿的恶警将我两手使劲往后拉反扣我的双手。到马三家子教养院监狱医院体检时不合格,姓顿的恶警向狱医走后门,强行把我送进这个黑窝。

(三)在马三家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二日,我被非法关押进马三家子劳教所女二所,当时那里关押女法轮功学员约有一千二百人左右,有七十多岁的老人,也有二十来的小姑娘,分三个大队,一个大队有六、七个分队。

三大队是最邪恶的,把坚定、所谓不好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关在这里,加重迫害:

1、强制转化:我在三大队三分队,队长叫董淑霞,利用已转化的人围攻一个学员,不准睡觉,或晚睡早起天天给洗脑;利用假经文蒙骗学法不深的学员。不转化用电棍电,打骂、上挂、关小号、冷冻等来折磨。

2、强制劳动:用有毒性的胶粘塑料花,多数学员都出现头昏,眼花,恶心,中毒症状。挖树坑,挖沟,装药,劈玉米,剥大蒜等,天天没完没了的有干不完的活,不给一分钱,奴役法轮功学员为劳教所创收。我的胸累成了“胸膜炎”疼痛难忍,手都累肿了握不了拳。

3、强迫听、看、诬蔑李洪志师父和大法的广播和电视;不听就拽出去教训一番。

在马三家,上厕所,洗漱排队,全是五分钟。我所写的马三家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只是冰山一角。

在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大法迫害这十六年中,仅仅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做个好人而遭到无辜的迫害。四次被非法绑架,一次二年劳教,还经常遭到社区,街道办事处,包片警察等人的上门骚扰。单位保安和六一零人员对我进行监控,不但在精神和肉体上受到很大的伤害,在经济上也受到很大的损失,给我生活上造成一定的困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