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结石去哪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没用机器碎石,没打针吃药,结石不翼而飞了,多年的老中医震惊了。

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不能炼功,也看不到大法书,再加上饮食和住宿条件恶劣,窗户太高,终年难见阳光,室内阴冷潮湿。一天只有两顿主食,还要从事重金属(有毒)的手工劳动。本来,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获得健康的身体,再度受到摧残。表现为白发增多,皮肤干燥脱皮,牙齿疼痛松动,腰背酸痛,腿疼等等。

直到有一天,右侧腹部急剧疼痛,号长玉哥是老中医,他替我诊断为肾结石。看守所医生来了之后,也断定是肾结石,给我开了一包药,让我先服下,然后再观察。

修炼之前,我因慢性顽疾住过几家医院,吃过很多偏方,却越治越严重。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人也精神了,从此一粒药没吃过,一针没打过,更不用说住院了。二十来年,连“病”和“药”的概念都没有了。所以,接过大夫的药,我犹豫了,吃还是不吃呢?不吃,室友该不理解了。就这样,修炼十九年,第一次服药。

服药后,浑身发冷,躺在铺上,盖上被子,还是冷的不行。半个小时后,一阵恶心,到卫生间把中午吃的都吐了出来,当然,也包括刚刚吃的药。

晚饭什么也吃不下,一直在被子里,浑身冷,疼的直冒汗。狱警帮我烧了壶开水。喝一些,又灌一瓶,当热水袋取暖。就这样,一直不间歇的疼痛,到了就寝时间,号长玉哥看我真的很严重,他怕出现危险,再次帮我叫医生,医生不情愿的来了,不耐烦的说,晚上医院不开机,没法碎石。告诉我,能挺到明天,他就带我去碎石。

这里根本不把人当回事,大家都非常气愤。玉哥用他的方式帮我调理了两下,反而更加疼痛。痛的我用那个装着热水的瓶子使劲顶着疼痛的部位,最后,整个身子都压在了瓶子上,还是无法缓解疼痛。

这是我有生以来经历的最难熬的疼痛,简直感觉到了生死的边缘。我想起网上的一些文章,遇到危难时,喊“法轮大法好”,或求大法师父。我实在不想这么做,因为,我知道,宇宙的理在平衡一切,那个难不会凭空消失,必须得有人去承受,所以,我不想让大法师父再替我承受这剧痛。但是,就这么“交代”在看守所里,也不值得啊!经过一番挣扎,我终于在心里默默的对大法师父说:弟子对不起您!请师父帮我过关!

不到五分钟,我睡着了。醒来,已是后半夜两点了。疼痛几乎消失了。我知道,是师父为我承受了这巨难。

第二天,我把经过和玉哥一说,玉哥非常震惊。又给我检查,又给我号脉的,感到非常不可思议,那么严重的肾结石,说没就没了?

法轮大法使肾结石不翼而飞,成了玉哥走進大法修炼的一个契机。也让全监室的人,包括狱警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