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忍两相安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我今年六十四岁了,一九九七年正式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下面谈一下我修炼后如何以大法为标准处理与邻里的矛盾。

我买私宅地皮时,西边是同事的宅地(另一村民小组的土地),已下完墙角。我买地皮时,所有权方要我从同事基础处为界买,我说我们将来是邻居,要留出四米以上间隔作为出入与维修房的空间。对方很好,同意留出四米空挡作为公共通道。

房子盖起后的九六年春,我在房子西面靠墙二米处栽了一排树遮荫。一天来了一位妇女骂骂咧咧地说是谁把树栽到她家地盘上了。我不认识她,经打听说是同事的房基已经卖给她了。

两年后她家开始动工盖房。一天我下班回家发现她家连招呼都不打就在我家自来水管上开口将水引入她家。

按当时单位规定,不准单位以外人家接入的。想到她初次来我家骂人时的凶狠劲头,我叹口气,忍了!我想已是邻居,她家接水困难,我是修炼人,心里就慢慢平衡了。她家進砂石时把我家的墙边水沟都堵了,我担心下雨不好排水,跟她说了声,谁知她说我西边滴水线起都是她家的地基,我心里一惊!为防地界纠纷,我请村组负责人及她家的男主人到酒店吃饭并签了明确地界协议,暂时相安无事。

此为“一忍”。

不久她家房子砌起了。一天傍晚她家来了一大伙人,七嘴八舌的说我家滴水线外是她家的地皮。我想已经签了协议,就没解释。没想到第二天中午她家弄来一伙人把我家树连根拔起并搬到她家去了,还挨着我的滴水沟边挖基做围墙,把我家窗户遮了大半截。我看她家是不会讲理了,就劝我家人不要和她家争吵以防酿成大祸!

之后我找村组干部协调,但村干部说她哥哥是中共的村书记,谁敢得罪他!周边见利的人说连三尺宽都不能留,不给小偷搭梯子!我想到师父说:“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因为常人悟不到这个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争,去斗的。”[1]我想师父这不正是针对我讲的吗?如不听师父的话去争去斗,说不定闹出人命案来!很快我心里平静下来了。弟子再一次谢谢师父!

此为“二忍”。

正如师父所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虽然平静下来了,还有怨恨心,认为此事显得我软弱无能,就连单位领导都在会上说:“这是哪门子忍?”还有领导说我“变木讷了,炼功炼傻了。”

她家围墙离我家墙太近了,成天湿乎乎的,连我家房子的内墙都脱层了。这还不算,她家又在围墙内搭了长棚子,一下雨就会有水溅到我家窗户上。棚子东边还养了鸡和西边养了狗,一到热天,鸡窝鸡粪发出恶臭,狗尿臊气冲天。我家每天只能关门闭户。她家冲洗狗窝的脏水时不时会流到我家大门口。我的儿孙每次回家,吵着快点关窗门。我常对他们说:可能是我前世对不起她家,这辈子得偿还了。我想这就是师父要我提高心性了。于是我忍,全家都忍了。

此为“三忍”。

“退一步海阔天空”[1]。心性上来了,情况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家的狗杀了,鸡窝搬家了。以前跟她家男主人打招呼装着没听见,现在送他大法真相台历也收了,两家相安无事近二十年。

不怪古人讲“忍字高,忍字头上一把刀”。这是常人之忍。师父教导我们说:“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2] “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3]

我深深体会到了宇宙大法的伟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