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超脱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我修炼法轮功已有二十多年了。我讲的这些故事都是我来美国之前在中国发生的事。

师父救了我的命

修炼前我多灾多病,曾患过甲肝、乙肝、肠胃功能紊乱、慢性气管炎、甲亢、鼻窦炎、咽炎、心脏病、高血压、眼底动脉硬化、颈椎病、肩周炎、关节炎、腰肌劳损等等,是单位里有名的药篓子,大把的吃药,西药、中药走哪带哪,住院是常事。我又是个一工作就忘我的人,我的工作性质又需要经常出差,我常常忙完一项工作后回家就大病一场。

一九九零年九月,我在工作中口吐鲜血晕倒了。医院诊断:中晚期胃腺癌。癌肿块面积6.5cmX8cm,厚度2.5cm,必须马上手术。医院给我做了胃次全切除手术,食道也切除2cm,留下幽门与食道接上。医生告知家人最乐观估计:我的生命只有两年了。那时的我真是弱不禁风啊!经常感冒,脸和两腿浮肿,两腿沉的抬不起来,上十几公分高的台阶都要人架着,两年多的时间没有出过家门。

一九九四年春,我右肘关节疼痛的厉害,医生说:网球肘,要在肘关节打封闭就好了。我只打了一针封闭,几天后肘骨节上竟长出个结块来,更痛了。拍X光片检查,骨腔改变成蜂窝状,医生疑为骨癌变。一九九五年五、六月份,我身体又出现不适,去医院检查,医生怀疑转移鼻咽癌,并告知家人若鼻咽癌确诊,我的生命也只有三个月了。我的家人天天为我担惊受怕,四处寻医找药,什么偏方都用尽了,却收效甚微。我哀叹自己的不幸,那时我才四十多岁呀!我的身体给我和家人带来无尽的痛苦,令我万般无奈。

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份有人给了我丈夫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我一看太好了,这么好的功法我一定要炼。

我家马路对面就是公园,那里就有炼功点,可是我是个危重病人,我去不了,走不动啊!当地的辅导员知道了我身体状况这么差,天气又寒冷,我去炼功点有困难,就让我在家好好看书,按照书上动作图解自学功法,等寒冬过去天暖和了再去炼功点炼功。

神奇的是,我只是自己在家里看书、炼功,我的身体就在不知不觉中渐渐的好了,所患的病都不治自愈了。一九九六年四月份我就去了公园炼功点炼功。半年后我能骑单车满城市跑了。那时我每天早上五点骑车到炼功点炼功,晚上骑车去小组学法,白天骑车去菜场买菜、去超市买东西,有时周六周日和同修一道骑车去城市周边地区洪法。我的心里充满了阳光和喜悦,感到生活特别快乐!

法轮功要求炼功人首先要做个好人、更好的人,要真诚待人,说真话;要善良,善待一切人与事,做事先考虑别人,为他人着想;要忍,要心胸宽广、包容别人、不争不斗,哪儿做得不好,把它改好,归正自己的言行,逐渐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逐渐放弃人的为私为我的各种观念、欲望、执着心。

修炼法轮功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人为什么当人?当人的目地是让人返本归真。一个人的本性觉悟了之后那才是真正明白人,就会主动按照“真、善、忍”的法则去做,去改变自己,他的道德品质思想境界自然就会提高。

下面我讲讲我在修炼中的几个小故事:

三楼的邻居不再霸气了

我家住在老伴儿的公司的宿舍楼里,是一栋三层楼房的二楼。三楼住着本公司经理的儿媳妇,平时有些霸气。

我炼法轮功几个月的一天,天气晴朗,我把被子拿到晒台上去晒。那天我姑姑来了,她无意中走到晒台,就叫起来了:“你快来,你晒的被子全被淋湿了!”我跑过去一看,呀!被子上被淋湿好大一片,面积足有被子的四分之一。我一看,三楼人家挂在竹竿上的几件衣服正在往下滴水。我赶紧把被子抱回房间。姑妈说:楼上住的什么人啊,怎么这样?你在晒被子,她能挂滴水的衣服吗?于是我喊两声:某某,你的衣服在滴水呢。三楼没人理睬。我没有动气,对姑妈说:姑姑,我们干我们的事,她衣服不滴水了,我再晒。姑姑说:你怎么不上楼找她评理呢?我笑笑说:我现在炼法轮功了,这个事是考验我的心性的。

过一会住一楼的妇人骂起来了,因为她晒的衣服被三楼滴水的衣服淋湿了。她不仅对着三楼骂,还要老公架上梯子爬上去扯下三楼滴水的衣服。这时三楼那位女士出现了,两人大吵起来。这时我对三楼的说:你把衣服用甩干机甩干不就行了吗?她说:“我没有甩干机。”她在说谎,因我去过她家知道她家有甩干机。于是我说:我家有,你拿下来我帮你甩干。她一副不讲理的样子,说:“我不甩,我就喜欢淋水!谁叫你们住在我楼下,活该!”我看她这样,不理她了,回到房间里把晒台门关上。

从那时起我若要晒衣物时就不会忘记先看看三楼晒没晒滴水的衣服,再决定怎么晒。

她还时常从三楼往下扔垃圾,有时垃圾袋里废纸、塑料袋被大风从窗口吹進我房间,我只有把垃圾捡起丢進垃圾桶。

一天,三楼晒的枕套被风吹落到我家晒台。我把枕套洗干净、晒干、折叠好后用干净纸托着放到她家房门口的木板架子上。又过了一段时间,一天起大风把她的儿子的一双名牌运动鞋吹落到我家晒台上。我把鞋子刷洗干净,送到楼上。她对面邻居说:她俩口子外出了,过两天才回来。我担心弄丢了,把鞋拿回来了。过两天我听见楼上有动静了,上楼敲开她家的门说:这是不是你儿子的运动鞋?她说:“是,是,这鞋是刚买不久的品牌鞋,还蛮贵的。我以为这鞋丢了找不着了。没有想到你老人家这么好,不但把鞋洗干净还替我保管着。阿姨,真谢谢你。”我说:“人说同船过渡都是缘。我们能做邻居也是缘啦,要珍惜这缘份。这也是我炼法轮功以后明白的道理之一。”她说:“阿姨,我知道你炼法轮功。你真好。”从那以后,她再不挂滴水的衣服了。

真超脱的人

一九八七年,我们地区才开始第一次评职称,按照当时我的专业成绩是可以参加副高(副教授)级别评选的。可是由于我单位是个专业性质的单位,比我年纪大、专业水平不错又快到退休年龄的人很多。可是省里给单位的名额少,不能都评上。我就申报了个三级(高级讲师)职称。不少人都觉得我受委屈了。

11年后,一九九八年五月份一天,我们单位办公室主任给我打来电话,要我抓紧时间两天内把申报副高职称材料整理好送交主管局,说最近省里给了我们单位一个副高名额,他们领导碰头后觉得应该给我。

第三天我去了主管局,才知道单位有一同事为了要这个名额已经在单位、在局里吵闹多少次了。我一听,二话没说带着材料回家了。办公室主任又来电话说:“你怕什么?这个人能跟你比吗?我们一直认为这个名额非你莫属。你怎么放弃了呢?”我说:“真诚的谢谢你。我炼法轮功了不和别人争这些。”

单位里的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把身体炼好的。那年年终单位开新年茶话会,我去迟了,整个会议室坐满了人。当我走近会议室大门口时,会议室里突然鼓起掌来。我一愣,不知道他们在欢迎谁,就回头向后看。这时一个男同事站起来用手指着我大声说:“真正超脱的人来啦!我们的超脱是假超脱,人家是真超脱,副高职称都可以不要。谁能做到?那是每个月都兑现的钱啊!”

这时很多同事起身给我让座,两个女同事把我拉到她俩中间坐下。这热情的场面反而弄得我不好意思了。领导讲话同事们发言时还不时的夸赞我。

过后那个要职称的女同事也登门向我致谢,说:“我知道当时不少人都帮你上,你若不把材料拿回家,我可能拿不到这个职称,真得谢谢你!也只有你们法轮功人有这个境界。”

在法轮功被迫害后,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市“六一零”办公室下令要我们单位派人值班监视我,我单位没有一个人参与值班。

“从来只有来要钱的,没有来给我补钱的”

有一次,我从菜市场一个摊位上买了鸭肫。回到家感觉份量有点不对,用秤一秤二斤七两,可是卖的人当时说一斤八两,我就付了一斤八两的钱。

第二天我带着少付的九两鸭肫的钱去了菜市场,见到卖者,我说:“师傅,我昨天在你这买鸭肫,你钱算错了……”,我还没说完,那人就嚷嚷起来了:“什么算错了?昨天买的今天还跑来算,我不认账,没见过你这样的人!”

他这一嚷嚷一下子过来不少人围观。我没动心,笑着说:“你是算错了,少收了我的钱。我这是给你送钱来了。二斤七两你看成一斤八两了。”那个人一下子愣住了,旁边的围观者哗然,都说没见过这样的好人。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贪别人的便宜。以后你要看准秤、算好账,也不要随便对人嚷嚷好吗?”那个人直向我道歉,又左谢右谢的,说他卖鸭肫以来只有人找他吵,说他扣秤要他退钱,从来没有人会因为他少收了钱还来补交钱的。他现在知道了世间上还真有好人……。

我今年六十九周岁了,身体硬朗、精力充沛、乐观豁达。凡是知道了我的年龄的人都会说:“呀,你看着真年轻。”有的还问我是如何保养的?我说这是法轮大法给我的。我是修炼法轮功后才一步步达到这种状态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