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讲真相 解体骚扰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六日】我从一九九九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大法的法理深深吸引着我,净化着我的心灵,使我心态越来越平和,心胸也越来越开阔,曾患浅表性胃炎、风湿性心脏病、妇科病、腰肌劳损、贫血,乙型肝炎等多种疾病,不到半个月都不治而愈,有生以来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共最高法院全面实行立案登记制,承诺“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听到诉江时,我有一个顾虑就是邪党说话从来不算数,我开始对怕心、顾虑心、私心发正念清除,再回想十六年来我们经历过这么严酷的迫害,当然要控告江泽民,不然天理如何昭彰?如果没有这场邪恶的迫害,我家两位亲人都会沐浴在大法中,也不会过早离世,而被迫害的几進几出使他们战战兢兢离世,我家被迫害成这样,我最应该告他。作为一个公民起诉江泽民是我的最基本权利。七月我向最高检察院邮寄刑事控告状,控告江泽民犯下故意伤害罪、滥用职权罪、反人类罪等十几种罪行。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下午正上班,国保大队两人到我办公室说跟他们走一趟核实一下情况,我心里紧张,明白邪党说了又不算数了,我只有求师父给我加持坚定强大的正念,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1]这时我已经镇定,问需要多长时间,国保大队人说就一会,我就给主任说明情况请了假。

上车后,我说你们要把我拉到哪去,我可一分钱没拿,他们说公安局,我们送你回来,我说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他们又说到派出所那边近你自己回去。到派出所,他们要把我带到栅栏门里,我心里说,师父我不進那里,他们就把我带到二楼,拿出我的诉江快递,凶巴巴的问名字、住址。当时我被唬住了,说你拿的诉江状上面都写着呢,他说,这是程序,你必须说。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我说我又不是犯人,是你说核实一下情况,你要搞清楚是上面让你核实我诉江情况是否属实。

我就讲我学大法受益,我家被迫害的这样凄惨,诉江是我的基本权利,难道这么一个中华大国出台法规“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当儿戏么。他拍案说,你太嚣张了!我说,我只是给你们讲了你今天要核实的内容,是你们在跑题,当然,我不怨你们,这是你们长期党文化的习惯做法。他们又问了许多,我说我给你们说个有用的你会终生受益,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及你们全家都会受益。他们说,你除了会说这个,还会说什么。我再给你们说我师父讲的,他们说,你说,我说这是我们师父最近出的一首诗,“跳脚狂 喉舌谎言嚎如狼 人恶似鬼助疯浪 不见善念丧天良 秋风起红变黄 张狂不见日慌慌 现世报应无漏网 人做恶都得偿 不信你再狂”[2]。我说我们师父出的这首诗不仅对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苏荣讲的,也是对这世上所有的人讲的。他们这时都溜出去了。

一会他们進来拿着一张纸说,你签个字走吧,我说,我不会给你们签任何字的,出门下楼就走。我仰望天空衷心的感谢师父,真是一场正邪大战。试想,没有师父对弟子的慈悲苦度和呵护,弟子哪能走到今天呢?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上午九点,我正在上班,国保大队来了三人到我办公室说,跟他们走一趟问个话,我说有话就在这问,他们说去问个话就回来。这回我上了当,一去他们就把我锁到铁笼里,二话没说就走了。一会進来一个同修,到十二点多送進来好几个同修,就开始给我们验血,我遵从师尊的教诲 “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3],我就心里对师父说,不能让这些人对大法、对弟子犯罪,否则他们罪孽深重,求师父给弟子千金重、万金重身体,他们扛不动弟子,果然四、五个男人扛不动我,还累的气喘吁吁,头头在走廊里看一堆人,问干什么,他们说×××不验血、扛不动,头头说不验算了。

又把我们从派出所拉走,我们问往哪拉我们,他们回答:拘留所,拘留十五天,我们说,你们说了不算,只有我们师父说了算,结果强行拉我们到医院要体检。同修们大声呼喊:“警察迫害好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三个男人抬不动我,一会医院门口涌来一堆人,头头一看这么多人,害怕地说算了,不体检了,强行把我们拉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八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你再狂〉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