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母亲的心声:中秋佳节盼女归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七日】又到中秋月圆时,“每逢佳节倍思亲”啊,可我心爱的小女儿陈静还远在他乡的高墙铁窗内备受煎熬,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已近八个月了。我思念女儿,常常泪流满面,寝食难安。

陈静
陈静

我是陈静的母亲,今年七十三岁。我有三个女儿,陈静最小。陈静原本有个哥哥,幼小时突然夭折了,她父亲由于精神打击沉重,从此双耳失聪了。有了小静以后,全家才有了欢乐,故对小静特别溺爱。小静长相秀美,聪明伶俐,善解人意,很讨人喜欢,上学念书也不用人操心,学习成绩一直优秀,名列前茅,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佳木斯大学临床医学系。

入学前她接触了法轮功,从此以后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在她心里扎下了根,她还经常向我们全家人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和亲身受益的情况,我们看见了,她从修炼大法后,人变的更加和善、宽容,总是面带微笑,看到女儿修炼后的变化和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使我们全家都沉浸在欢乐幸福之中。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小静出门交电费,被蹲坑的佳木斯郊区分局警察强行绑架,扣在小区锅炉房内,警察抢去小静家门钥匙私闯民宅,毫无约束的地毯式的随意抄家,卫生间天棚都撬开,想拿啥就拿啥,还翻去八千元钱,耍无赖硬说四千。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小静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期间,至少有三十多次被“提外审”。强迫她坐铁椅子,施以“n”型吊铐酷刑,由佳木斯市郊区分局、佳木斯市公安局、黑龙江省公安厅三级警察参与审讯,刑讯逼供。被摧残迫害后小静非常瘦弱。嗓子哑得都说不出话来,眼睛看不清东西,精神恍惚。警察怕出事担责任,就送医院救治,医疗费用的是从我女儿家抢去的钱。一警察还无耻的说:“我找几个流氓...”对于一个未婚的女孩子,他们竟能用这种粗俗下流的语言,可想而知,还有什么他们干不出来的事,这哪里是人民警察啊!简直就是地痞流氓。

他们为了达到“转化”小静(强迫放弃信仰)的目的,还把我们全家从大庆“请到”佳木斯市许多天,破例带我们进看守所说服小静认罪,让她配合审讯,黑龙江省公安厅来的迫害法轮功的“专家”还几次找女儿谈话,给她洗脑,还带小静在她家附近饭店吃饭,让她感到家的温馨,自由的可贵,警察还利用亲情威逼小静,自证其罪,软硬兼施,目的就是逼迫她放弃信仰。当我看到女儿那一刻,心如刀绞,险些晕倒,强忍着没让泪水流出,看到她瘦弱的身躯、面色苍白憔悴,精神萎靡,说话声音低沉,那往日的笑容已无影无踪。我在心里喊着,这是我的女儿吗?他们怎么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

人间公理何在啊!我的心都碎了,但我女儿始终坚定对大法的信念,坚守良知,不背叛大法,不背叛师父,她是我的好孩子,是师父的好弟子。我和她父亲决定,为我的女儿请律师伸张正义,还我女儿清白。

女儿曾告诉我,她不是为了她自己在承受痛苦,在如此的磨难中顽强的坚守良知和正义,她的不妥协,是不让参与迫害她的那些人犯更大的罪啊!是让人明白天理公道。看到她对真、善、忍的信仰坚不可摧,我明白她是在为真理,为证实法轮大法好,为众生能被救度在坚持。我为她的苦难焦急难过,我为她能平安默默的祈祷,也急盼着她走出高墙那一刻的到来。我为慈悲的李洪志大师有这样的弟子,我有这样的了不起的优秀女儿而自豪而骄傲。我谢谢师父的教诲。

我还知道根据国家法律,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拥有法轮功资料是正常的、合法的,我女儿无罪,我还知道法轮功弘传到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遍及五大洲,不同文化不同肤色,不同民族,不同阶层的人都有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还知道现在有二亿五千万中国人宣布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彻底唾弃中共邪党。

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在海外多国被法轮功学员告上法庭,在海内外被二十多万人实名控告,一百多万人举报,面临被法办,那有人现在还被利用参与迫害法轮功,抓捕、关押、酷刑折磨、冤判法轮功学员,不仅会受到天理的惩罚,不久的将来,会与江泽民的爪牙王立军、李东生、徐才厚、郭伯雄、薄熙来、周永康等人同样下场。我坚信善恶有报是天理,作恶者即使逃过了法律也逃不过天理,这是一定的。

诚心希望公检法的警察们,秉公办事,无条件的释放我女儿回家。你们本应是法律的执行者,捍卫者,不要成为江泽民集团利用迫害好人的工具,不要成为历史的罪人。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请理智清醒的为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拒绝参与迫害。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法轮大法弟子顶着巨大的压力,利用各种方式讲真相,让你们也能被法轮大法救度的宝贵机缘,如果你们能明白真相,我女儿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就没有白白的付出,千万别成为为江泽民陪葬的牺牲品。切记:善待别人就是在善待自己。

陈静的母亲
写于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五日中秋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