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化”后面的中共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八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有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和精神迫害叫“转化”,所谓“转化”,就是在劳教所、劳改营、或专门的洗脑班(打着法制学校、法制学习班等等旗号的私设监狱),用各种暴力折磨、精神摧残的方式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中共为什么要“转化”法轮功学员呢?这个“转化”里面包藏着怎样的邪恶与黑暗?……今天我们就把 “转化”后的罪恶一一揭开。

一、“转化”的由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因为妒嫉法轮功创始人,还有对权力的极度不安和贪欲,江泽民疯狂地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全面迫害,迫害之初,江泽民以为这些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会很快被“镇压”下去,因此叫嚣:“三个月铲除法轮功”。谁知,法轮功学员的坚忍超过了迫害者的想象,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各种高压下,将生死置之度外,前赴后继的和平理性的持续上访,反而赢得了了解实情的各阶层民众的同情,三个月过去了,“铲除”却遥遥无期,江泽民一伙骑虎难下。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江泽民集团发现纯暴力并不能起多大作用,于是就想以各种手段摧毁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和意志,使之放弃信仰,从而达到“铲除”的目的。

从二零零零年起,在对法轮功强行迫害不奏效的情况下,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由此而生,至二零零一年一月,大陆各地纷纷出现中共各地党委、政府一把手参加的所谓“加强法轮功练习者教育转化工作会议”,会议公然叫嚣“转化工作是战胜法轮功的根本”。中共各级党委还要求各级各部门落实“转化”、“帮教小组”,并且制定所谓“转化”细则,要求落实到基层,落实到每个法轮功学员身上。各地法轮功学员被大量绑架,非法拘禁,强迫洗脑,各地 “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一个非法组织)也从上至下纷纷效仿举办“洗脑转化班”。中共还将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率”列为各级领导的政绩考核指标,并与单位经济利益挂钩。另外对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监狱的法轮功学进行所谓强行“转化”洗脑,在肉体折磨的基础上从精神上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更加严重的迫害。

二、“转化”是中共历次毁灭人灵魂的整人运动的延续和“升级”

在中共江氏集团操控中国大陆所有的媒体铺天盖地地污蔑法轮功的时期,中国大陆民众经常听到、看到这样类似的说法:某某地方的党委和政府对“法轮功习练者”展开了全面的转化工作,如何“帮教”习练者,最后“春风化雨”般的转化了百分之多少多少……。

在这些媒体报道中,“转化”套上了温柔的面纱,披上了曼妙的画皮,在很多中国大陆人的心目中,这里的“转化”完全就是一种“党和政府”对“失足”人员,体贴入微的“关爱”和“挽救”,对“误入歧途”者的耐心的“帮助”和“教育”。

纳粹德国的头子戈培尔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何况这样的谎言在迫害中重复了不止万遍,更何况还有那么一些“迷途知返”的“习练者”在中共的各种媒体中声泪俱下的出来“现身说法”,“感谢党和政府”对他的挽救云云……

十多年无休止的洗脑,中共的宣传机构、各种媒体真的欺骗了无数的中国人,这里被欺骗的不仅仅是大陆普通民众,也包括大量没有参与迫害的中共政府中的各级人员,在中共江氏集团操控各种媒体精心的欺骗和长期的误导宣传中,这个“转化”在许多人的心目中基本上是一个正面的词汇了。但很多人却不知道这个“转化”后面究竟包藏了多少的罪恶、血腥、残酷的折磨和法轮功学员的辛酸血泪……这是一种精神上的严重迫害,其罪恶意图是从精神上、人格上、人的意志上摧毁法轮功学员人性善良的本质,这种精神迫害其实是基于各种酷刑、高压以及欺骗手段之上的,它毁灭人的良知,逼迫人出卖自己的灵魂,让人生不如死,其对被迫害者的伤害甚至远远超过单纯的肉体迫害。

中共江氏集团在迫害法轮功中“成功”的运用了中共几十年积累下来整人的一切成熟的经验和手段:铺天盖地的舆论批判、密不透风的暴力恐惧、栽赃诬陷、精心欺骗、发动群众斗群众、株连……

经历过文革等中共各种政治运动的人,特别是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整过的人,都多少体会到过中共的邪恶和流氓,最可怕和无耻的是它对人尊严和精神的摧残,它不仅要消灭你的肉体,还要毁灭你的精神,它不仅要强奸你的身体还要强奸你的灵魂。死它都不会让你有尊严的死,它要让你屈辱的死,卑屈的死……留你一条命,它也要让你自我作贱,低头认罪,所以,回过头来我们翻看中共的荒唐史,你会看到历次运动中,有那么多人都违心地写过“悔过书”、“揭批书”,“决裂书”,同样是声泪俱下的“感谢党和政府”的“教育和挽救”,有人甚至“痛心疾首”的表示“永不翻案”。

如果你只看这些人的文字和表现,你以为他们真的犯了什么罪、犯了什么错,“认罪态度”是那样的诚恳和深入。但你不知道,他们在写这些所谓什么书的时候,经历过多少可怕的批斗,毒打,精神的压力和折磨,亲人被株连的担忧和恐惧……

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被“改造”了,人格被践踏了,意志被摧毁了,再没有了尊严,只求为能活下来,不被无休止的疯狂折磨,于是作贱自己、出卖、决裂、揭批……

被中共残酷折磨后,劫后余生的不少人患上了“斯德哥尔莫综合症”,他们在暴力恐惧的极度绝望过后,在随之而来的中共的伪善欺骗和施以小恩惠中,反而“真心”的感谢这个毁灭了他灵魂的“党”的“宽大”和“挽救”。所以文革结束后,有不少受过残酷迫害的人却把邪党比着对孩子管严了的“母亲”。

历史在重复,回顾历史有助于人们清醒地认识现在。中共的荒谬、荒唐、残暴、邪恶从来就没有变过,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改头换面,精心包装,使中国人忘了此前的一次次伤痛,再一次次的又被欺骗。

所以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后,一些曾炼过法轮功的人在被中共所谓“转化”后,在不清醒中,却为这个疯狂折磨自己的邪党歌功颂德,甚至助“共”为虐,充当“转化”别人的角色,忘了中共邪党剥夺了他的人身自由和做好人的基本权利,对他威逼利诱,让他出卖自己的灵魂,毁灭了他的良知。当然,很多所谓被“转化”的人,一旦脱离了那个高压、严酷的环境就清醒了过来,他们普遍回忆,在违心地“转化”,出卖师父、出卖自己良知的那一刻,泪如长河,那是灵魂被拖入罪恶深渊时的悲泣啊。

而这些人当时的表现和行为又被中共再次利用,来欺骗更多不知情的人,掩盖“转化”背后的滔天罪恶,为“转化”的存在和继续找到理由。其实这更反映出中共的邪恶,就象一个残忍、阴狠、极度狡猾的流氓,他能让被他一次次强暴的良家妇女为他“歌功颂德”,只能说明这个流氓不是一般的坏和邪恶。

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有人把它说成“第二次文革”,确实如此,只是它相比文革,更加邪恶、罪恶,更加具有隐蔽性和欺骗性。江泽民把中共历次整人运动中的手段全面的、“升级”的运用到了迫害法轮功中。

三、中共“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和实质

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做好人,有多少浪子回头,有多少恶棍变良善,有多少家庭变和睦,当官的清正廉洁、为民的诚实善良……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大法,从法轮大法师父所讲和法轮功书籍中明白了不失不得、有失必有得的道理,知道修炼必须重德,遇到矛盾、遇到问题向内找自己的原因,在单位上、邻里间、社会中发自内心的做一个好人,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一九九九年前法轮功学员遍及中国社会各阶层,各职业,不分文化高低,性别、年龄、对社会、国家道德的复苏和回升影响巨大,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在一九九九年前,前人大委员长乔石经过大量客观调查,在给中共中央的调查报告中评价:“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就客观的反映了这一事实。

尽管法轮功利国利民的事实有目共睹,尽管中共中一些有良知的人本着事实的对法轮功有积极、正面的评价。但江泽民丑恶的心灵容不下美好,中共的“假恶斗”容不下法轮功的“真、善、忍”,它们无法容忍在中共治下的一群人,不以中共的谎言而却以“真、善、忍”来作为衡量好坏、是非的标准,民众能独立思考是用暴力和谎言维护统治的中共最怕的一件事。所以江泽民和中共才会相互利用,以倾国之力去迫害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

剥夺民众的独立思考能力,就是中共几十年来用各种方式给民众“洗脑”的主要任务,这也是江泽民要“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其中一个原因,所以那些各种各样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的场所,又被称为“洗脑转化班”。

那么要把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人往哪“转化”呢?十多年来,在劳教所、劳改营、洗脑班,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转化”的“标准”就是“抽烟、喝酒、打人、骂人、骂自己的师父……把法轮功学员“变坏”就是中共“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用邪的、恶的东西去打击正的、善的,用“假恶斗”去铲除人们心中对“真、善、忍”的信仰,这就是江泽民和中共迫害法轮功和“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实质。

对“真、善、忍”的仇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打压和“转化”,使整个中国社会快速全面的向黑暗和罪恶沉沦……中共铲除 “真、善、忍”,造成的恶果使大陆人人都成为受害者。所以今天在中共治下的中国大陆才会出现那样深重的道德危机和社会乱象,毒、黄、骗遍地,贪腐层出不穷,难以禁绝……

四、中共江氏集团在“转化”中采用的各种犯罪手段

明慧网上曝光的各种“转化”案例,浩如烟海,触目惊心,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劳改营这些本来就残酷高压的地方,在被“被转化”中受到的迫害罄竹难书。

这里限于篇幅,仅从洗脑班来说,在全国打着“法制学校”、“法制学习班”、“法制教育中心”的洗脑班不计其数,罪行累累,这里以在全国臭名昭著的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脑班举例(因其典型且有代表性),来说明中共江氏集团在“转化”中采用的各种犯罪手段,内容来自于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文章:《成都新津洗脑班头目殷舜尧犯罪事实》部分。

成都新津洗脑班名为“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实质为强制洗脑班,以下简称“新津洗脑班”),位于新津县花桥镇蔡湾十八号,是一个完全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机构,是一个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实施暴虐的肉体及精神折磨迫害的集中营。 根据突破重重信息封锁收集的数据(二零一三年不完全统计),自二零零三年以来,新津洗脑班非法拘禁法轮功学员至少达上千人次,其中多名被害人被虐待致死,有的被害人被折磨成痴呆,多名受害人身体器官衰竭,出现严重中毒症状;洗脑班竟然还毫无人性地非法接收并关押已被迫害致心智不清的法轮功学员祝霞、刘瑛等,她们被洗脑班放出时,均精神失常。

以下说明洗脑班不法人员的部分犯罪事实:

1、隔离关押非法监控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后,新津洗脑班主任殷舜尧带领下属,将他们非法扣押、监禁,用隔离关押、办封闭式“学习班”等方式,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洗脑班随处安装有监视器、窃听器,实行全天二十四小时持续的密集监控。对不配合的被害人(法轮功学员),则随时叫到房间内进行殴打、侮辱、不准睡觉、罚站、不准上厕所、不让吃饱饭或不给吃饭,导致多名被害人呈头脑发胀、发昏、眼睛肿胀、眼球往外突出、困乏、无精打采、呼吸困难、心脏绞痛等症状。

2、投毒

洗脑班不法人员在饮食中投不明药物。

第一步,在饭里下毒,饭菜内随时可见有白色粉状沉淀物,当被害人药性发作时全身会呈昏沉嗜睡、醒时心烦意乱坐立不安、陌生恐惧、心胃严重受伤或呕吐腹泻等症状,几天时间使被害人各种疾病纷至沓来。这一步下毒的目的是既打乱被害人全身生理机能,又为掩盖毒杀留下借口:病发死亡。

第二步,殷舜尧等会说这些被害人病了,将被害人强按捆绑住输液,输的是破坏中枢神经的各种药物,其中有迷幻药。输了这些液后不久,被害人就开始头痛、精神狂乱、莫名恐惧、肌肉和胃抽搐、严重幻听幻觉,全身细胞难受,每分每秒都在极其痛苦中煎熬;有的全身瘫痪或局部瘫痪;有的双目失明,两耳失聪;有的身体肌肉、器官腐烂;有的部份或全部丧失记忆,成为呆痴;有的导致内脏功能严重损害,表现为全身浮肿,腹部下肢肿胀,腹部如同怀孕八~九月那么大,呈现肝腹水或肾衰竭症状;有的由于药物发作很快死亡。下毒直接威胁被害人的生命,据不完全统计,已知至少七人被虐待致死,其中至少四人是被毒杀(谢德清、刘生乐、李晓文、邓淑芬,他们比较共同的特点是内脏受到严重损伤致死。)

3、酷刑暴力胁迫

以殷舜尧为首的不法人员为达“转化”目的大量而系统地采用各种暴力、酷刑等方式恣意伤害这些善良公民,诸如暴打、拳打脚踢、通宵不准睡觉、长时间罚站等乃是家常便饭,并且对绝食抗议的被害人进行迫害性野蛮灌食:将用于灌食的开口器张开至最大,不让人出气,灌生鸡蛋,意图让人拉肚子、拉脱水,好送医院迫害;灌浓盐水后马上灌糖水,导致人呕吐。

殷舜尧带领手下,将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的双手、双脚、双腿分别固定捆绑至木板床上动不了,然后将导管从鼻孔插到胃里、尿管固定死,灌食有时持续几天几夜,让人痛不欲生,殷舜尧甚至威胁绝食抗议者“要绝食,我叫你生不如死!”被害人詹敏被上插鼻管、下导尿管的绑在一楼的一间小屋的木板上,被折磨的乙肝病发也不放下。被害人黄敏被五、六个受殷舜尧指使的不法人员摁在地上灌食,牙齿被撬掉一颗,食道被插出血,黄敏拔掉管子,他们又插,还叫嚣说:“拔嘛,拔了又给你插,反正痛的是你,只要你不怕痛……”手段令人发指的残忍!使被害人的身体健康受到不同程度的巨大伤害。

4、恐吓精神折磨

殷舜尧等不法人员,就是针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这个群体,企图通过精神折磨、恐吓、心理暗示、各种暴力酷刑、药物迫害、欺骗等各种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为达剥夺信仰的目的无所不用其极。每天从早上起床至晚上十二点,甚至通宵都将电视机音量调至八十、九十分贝甚至更烈的噪音,强迫这些信仰者不许闭眼睛,看诽谤法轮功的造假新闻,进行电视洗脑,心灵摧残,强迫放弃信仰。被害人没有与家人通信的权利,没有获得法律帮助和救济的权利,甚至睡觉、吃饭、上厕所这些最基本的人权和人身自由都被任意剥夺。

5、贪污敛财

新津洗脑班不仅是非法关押法轮功信仰者的场所,更是殷舜尧等人的敛财之地。据熟悉内情的人士介绍:每抓一个法轮功信仰者进来,洗脑班就向上级组织报称需要费用数万元,每一个被害人加两个“陪教”每月是六~七千元钱,费用从何而来?除政府拨款外,新津洗脑班的一切开支,包括“陪教”的工资、奖金和其不时出去娱乐、喝酒等所有的费用开销都是通过敲诈勒索法轮功信仰者的家人、单位、户口管辖区来维持。殷舜尧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这些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恫吓等方式,强行索要被害人家属、单位的财物。在限制被害人购买生活用品时,少买多报账;强制给被害人开药品时,发票上不写具体内容,以此贪污被害人钱款。 ……

以上是成都新津洗脑班的部分犯罪事实,成都新津洗脑班一度成为四川各地六一零人员“学习经验”的地方,因此其它地方的洗脑班迫害方式大同小异。

中共江氏集团对“转化”法轮功学员花了很大力气,不仅投入巨资(人民的血汗钱),奖励那些在“转化”中手上沾满鲜血的杀人犯,那些以折磨好人为乐事的变态恶魔,把他们评为“先进”、“劳模”,还经常让犯罪突出的地方进行迫害经验的“交流”和“推广”。邪恶的辽宁省“马三家帮教团”就是这样一个犯罪团体,全国很多地方都曾花费重金请“马三家帮教团”对当地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迫害。

五、中共江氏集团在“转化”中所触犯的刑律

中共江氏集团在各种环境用各种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是彻底的犯罪行为,据《中国宪法》、《中国刑法》、等多部法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构成违法违宪的多项犯罪。具有明确罪名界定的至少有以下几项。

罪行之一:违犯中国现行《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人民有信仰自由”。中共江氏集团各级不法人员运用各种残忍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即所谓的“转化”,构成了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

罪行之二:国安警察或法轮功学员工作单位的人等,把法轮功学员强行带走、绑架劫持到洗脑班等地“转化”,向法轮功学员单位、家属勒索“生活费”、“保证金”、其它名目的财物,不管是否勒索成功,构成了绑架罪。中共江氏集团各级不法人员绑架法轮功学员为人质,向法轮功学员家人索要、收取财物,构成敲诈勒索罪,绑架罪。

罪行之三:中国现行《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中共江氏集团各级不法人员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这种严重限制人身自由,长期二十四小时不准离开的行为就是实实在在的犯了绑架罪和非法拘禁罪。

罪行之四: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地,警察或其它等人,对法轮功学员施用肉刑(如,殴打,吊铐,捆绑,电击,以及其它折磨人的肉体的方法)或变相肉刑(如,冻、饿、烤、晒,强迫站着,蹲着,不让睡觉),逼取口供,逼迫法轮功学员承认强加的伪证,强迫法轮功学员承认强加的罪名,不管是否取得口供,构成了刑讯逼供罪。

罪行之五: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地,警察或其它等人,对法轮功学员毒打、投毒,暴力灌食…等等使法轮功学员致疯、致残或死亡的构成故意伤害罪和故意杀人罪。

在所谓“转化”过程中,中共江氏集团各级不法人员不仅大量触犯中国的法律,同时也触犯了国际法中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等等。

六、江氏集团利诱各级机构参与“转化”法轮功学员

中共江氏集团迫害“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主靠的是谎言欺骗和利诱,胁迫中共各级机构参与。

在监狱和劳教所,“转化率”列为对单位领导的政绩考核指标,而警察的效益直接和“转化率”挂钩,“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奖金是多少。所以监狱和劳教所利用环境和信息较封闭“方便条件”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肆意暴虐,在有“死亡指标”,和江泽民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等灭绝政策下,在这些地方,法轮功学员会受到怎样的迫害,那就可想而知了。

而各地地方政府所办洗脑班,则由当地六一零、政法委等给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施压,勒索各单位钱财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勒索单位钱财数千元到上万元不等。还不算单位派人去所谓“帮教”的人工资钱等,事实上各地六一零通过办洗脑班还可获取上级六一零的拨款,还有“转化”方面的奖金(比如四川省六一零给各地发的奖金:“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相关单位及人员四点五万元,全国其它地方奖金额大体相同),因此在利益的诱惑下,各级六一零等中共江氏集团各级不法人员不惜犯罪,把办洗脑班当成了发财的途径之一。

光有利诱还不行,因为“转化”法轮功学员的行为是在犯罪,同时在接触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会不断了解到真相。因此有些人良心发现,良知受到谴责,不愿再继续迫害。因此中共就必须不断制造谎言,不仅欺骗广大民众,同时也给参与者不断灌输,以此麻痹参与者的良知,谎言和利诱让他们在“转化”迫害中干尽坏事能自我“安慰”,而不再有任何负罪感。

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个在所谓“转化”中起到极其恶劣作用的犯罪组织:“中国反邪教协会”。“邪会”成立于二零零一年四月,这是一群见风使舵、趋炎附势、人品低劣之徒纠集在一起,成立的一个冒充“民间团体”,戴着科学、宗教的画皮,专事为中共江氏集团搞迫害制造谎言、迷惑和毒害人心的罪恶组织。

其经常召开各种所谓的“报告会”和“学术讨论会”,举办以“理论与实践”等为题的“学术年会”,专门讨论有关“转化”的歪理和经验,为迫害法轮功提供理论思想依据。中共江氏集团各级参与迫害者在迫害中丧失良知和人性,被中共变成了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人间恶魔,除了中共的利益诱惑外,“邪会”制造的各种谎言、各种“理论作品”和中共的各种媒体散布的谎言,对他们的欺骗、毒害、蛊惑,怂恿……起到的恶劣作用是巨大的。

在谎言的欺骗、麻痹下,在利益的诱惑下,参与迫害的不少中共各级机构人员在无知中,竟把“转化”迫害好人当成“事业”来做,犯下大量罪行,这是怎样的一种可悲啊。

七、结语

对好人的“转化”,是如此的荒唐与邪恶,这样的事发生在中国,已持续了十七年,这是中华民族和每一个炎黄子孙的奇耻大辱,这样的“转化”是江泽民操控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系统犯罪,参与迫害者犯下各种严重罪行,必将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和天理的严惩。

中共祸乱中华,中共的存在就是中华民族的劫难,中共几十年干尽了伤天害理的罪恶,尤以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真、善、忍”,妄图铲除“真、善、忍”到了邪恶的顶点。然而,“假恶斗”能铲除的了“真、善、忍”吗?这么多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用尽各种卑鄙残忍的手段想铲除他们心中的“真、善、忍”信仰,但根本做不到。多少法轮功学员当初面临残酷迫害时,只要说一句:“不炼”就可以放人,只要假装写一个违心的“材料”就可以免受切身利益的损失,多少人都这样“劝”过法轮功学员:“写个保证,你回去该咋炼就咋炼”。但无数法轮功学员没有这样做,他们坚持连违心的假话都不说,有的因此付出了生命和鲜血的代价。无数法轮功学员为坚持“真、善、忍”而被上百种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残酷得超过你想象。

“真、善、忍”就象一面照妖镜,照出了“假、恶、斗”邪恶丑陋的真面目,在“真、善、忍”面前,“假、恶、斗”只有无可避免的走向崩溃和解体,今天,在中共迫害“真、善、忍”后即将全面走向崩溃、解体的前夕,事实已告诉我们了一个从古至今的真理:邪不能胜正!即使“假恶斗”能欺骗一时,逞凶一时,曾那样不可一世。而所有认不清中共邪恶本质的人,跟中共一条道走到黑的人都会随着中共一起被历史淘汰,这也就是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要劝世人退出中共邪党组织的原因。

无数法轮功学员在最严酷的环境中都未放弃“真、善、忍”,在自身最困难的时候和地方,心中惦记的却是被中共毒害和胁迫的世人的安危,他们做到了“真、善、忍”。也证明了真、善、忍的力量,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在残酷的迫害中坚持“真、善、忍”信仰,展现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最优秀的品质——真诚善良、宽容忍让、坚韧不屈,内心有对真、善、忍的崇高信仰,面对生死的威胁都不曾放弃,从未向邪恶低头和“转化”。而这样的人会去做毒食品吗?会做假药吗?会去宰客,索贿吗?会去贪污腐败、黄、赌、毒吗?……让世人看到了中国道德重建和中华民族复兴的希望。

法轮功学员维护“真、善、忍”其实也是在维护人类的未来和生存的环境,他们今天在中共残酷迫害下坚持的一切,将被历史和后来的人类永远铭记。

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