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八年冤狱 湖南湘潭市彭石清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八年多的监狱关押,让我受尽了前所未有的迫害,很多曾遭受过的迫害想起来不寒而栗,亲朋好友听我的诉说,都不相信监狱和警察会有这么黑。”湖南湘潭市52岁的法轮功学员彭石清,二零一五年六月在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状中如是说。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湘潭六一零人员把我绑架到湘潭市云塘派出所,以市政保科赵岳峰为首的恶警几人,将我反背铐上,将绳子绑住已经反背铐住的双手吊起,脚尖着地,这样吊了几个小时;接着用螺丝刀轮流放在我左手的每个指缝中,恶警李松林使劲抓住我的左手手指尖,使劲摇转螺丝刀,导致手指丫、双手腕发烂,至今伤痕累累。”

中共江泽民集团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涉嫌多种犯罪,如:酷刑罪、侮辱罪、诽谤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言论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财产罪,滥用职权罪、诬告陷害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抢劫罪,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故意伤害罪、虐待被监管人罪(在监狱、劳教所等关押场所内使用酷刑虐待)、徇私枉法罪,破坏法律实施罪等等。控告人恳请最高检察院依法对犯罪元凶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其他相关责任。

下面是彭石清陈述的部分控告事实:

我是1997年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一星期就把顽固的抽烟、喝酒不良习惯就去掉了,不骂人,不和别人争斗、打架,家庭和睦,邻里之间更加友善了,组里破烂不堪的鱼塘,被我修建得很好,令人敬佩。

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一手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令人发指。在这场迫害中我就是他一手造成的受害人之一: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晚上,当地派出所人员(未出示任何证件)突然闯入我家,抢走了我所有的大法书籍、一套黄色的炼功服,将我带到派出所非法审问了整整一晚。从此以后连续不断的遭到残酷迫害。

二零零零年元月八日,我去北京信访办为法轮功说句真话,被湘潭市板塘派出所非法拘禁15天;二月二十一日,被岳塘公安分局非法关押在湘潭市看守所27天,其中绝食抗议,被看守所人员强行灌食。

同年七月二十三日晚上八点多,我还在地里干活,板塘乡派出所来了五个人,强行把我连拉带拖,将身上的衣服裤子拖烂,鞋子都洒落在绑架的路上,使得我在看守所一个多月都没穿鞋子。

当时年老的父亲和妻子被非法分别关押在看守所和戒毒所,家里六亩稻田还没插禾苗,给我家带来了严重的精神、经济损失。非法关押一个多月放回时,还逼着接我回家的亲人交在看守所关押期间的伙食费。

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七日,我在朋友家做客,无故被湘潭市平政路派出所绑架,当时抢走我的手机和2800元现金至今未还。当晚,十多名警察将我强行连抬带拖,绑架到当地派出所,身上的皮衣裤都被他们连扯带拖弄烂,关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房间整整一晚。第二天,派出所的恶警对我进行刑讯逼供,问我一些关于大法弟子之间的事情,我不配合他们,几个警察用雨点般的拳头猛击我的头部、脸部,打得我眼睛都睁不开,面目全非,青一块紫一块。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湘潭六一零人员把我绑架到湘潭市云塘派出所酷刑室,以市政保科赵岳峰为首的恶警几人,将我反背铐上,将绳子绑住已经反背铐住的双手吊起,脚尖着地,这样吊了几个小时;接着用螺丝刀轮流放在我左手的每个指缝中,恶警李松林使劲抓住我的左手手指尖,使劲摇转螺丝刀,导致手指丫、双手腕发烂,至今伤痕累累。

三天后,把我关押到湘潭市看守所35天,在里面遭到非人能所承受的残酷折磨;此后又转押到湘潭市戒毒所关押50天,两次刑讯逼供,惨不忍睹;50天后又转押看守所,连续15天手铐脚镣,睡觉都没松开,连吃饭都是叫人喂几口。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我在非法开庭时走脱,过着有家不能归、缺衣缺食的流离失所的日子7个多月。

二零零二年三月再次遭恶警绑架,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四日,湘潭市岳塘法院人员,将我绑架关押到湘潭市公安局,一个恶警用皮鞋鞋跟猛打我受伤的膝盖、头部、脸部,直到脸部全被打的青肿变黑,脚也被打的行走不便,后又用办公椅的凳子脚(人坐在上面)压我的脚趾尖,残酷折磨我五个多小时。

二零零四年四月,我被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沅江赤山监狱,每天强制劳动,加班是常事,监狱人员唆使夹控犯限制我自由,不许与监狱其他人员说话;十月八日晚,监狱副监狱长,把我关押到只有四平方米的小号子里面罚站,从早上6点至晚上12点,若稍有不从,就用竹条对着我的头、身体一顿乱抽。过年了,时常有监狱里的610人员来恐吓我,说要加我八年刑。家里送来的物品,我一样都未见着,我就这样在小号里度日如年的呆了五个半月,吃喝拉撒都在这四平方米的小号子里,五个多月不准洗澡,一身粉尘腻垢,一抹层层往下掉。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三日,邪恶又将我转监到常德津市监狱,在那里没日没夜的强制劳动,白天、晚上都有不同的两个夹控监控,不准炼功,学法,不许闭眼、不许坐直、不许与人交谈。

二零零八年四月,常德津市监狱七监区接到610人员唆使,要监狱服刑人员,将我从早上6点至晚上10点几班轮流将我拖到操坪上,他们将我推的推,拖的拖,在操坪里转大圈,他们累了,就将我在原地按下,再拉上,这样一上一下直到他们累了再换人推着我继续转大圈,这样迫害我十多天。其中我有绝食抗议,又遭到他们暴力灌食,嘴巴也被弄烂。

八年多的冤监关押期间,年幼的两个儿子在学校遭受歧视;我母亲因长时间生活在恐惧中,在担心和挂念我而含冤离世。这都是江泽民从1999年7月开始,一手策划、指使、监控和纵容各级610人员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造成的。

妻子熊春霞诉述遭受的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的晚上,我们当地派出所人员,未出示任何证件,闯到我家搜走了我所有的大法书籍,还将我的丈夫彭石清抓走,一关就是九年。从此以后,家里生活无着落,全家无安宁生活。派出所的人员常到家里骚扰,严重的影响了我们全家人的安定生活。

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关押在湘潭市金塘湾戒毒所45天,使我两个年幼的小孩无人看管。

二零零一年元月一日晚上,我去北京上访,遭到了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打手(打手自己说是上面派来的打手)的残酷折磨,几个彪形大汉将我穿的棉衣、毛线衣强行脱掉,仅剩内衣裤,将两盆冷水泼到我身上,又将一盆冷水从内衣灌入,再一盆从头顶灌下,将我绑架在一根铁杆上,对着一个风口,冷得我只打哆嗦,流到地下的水立即结成了冰块,使身体动弹不得。打手还时不时的用电棒点击我的手和身体,直到下半夜,然后几个人将我边拖边雨点般的拳头猛击头部(至今头部疼痛难忍),当时我觉得天旋地转,站立不了,又将我绑架在一个不能动的刑具上,两天没吃没喝没拉。

二零零一年元月七日,湘潭当地派出所把我绑架到湘潭市拘留所关押了十多天,又送湘潭市三角坪看守所关押了三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板塘派出所的一个姓杨的教导员接我出来,说送我回家,路过我家路段时,车没有停,他们不顾我的质问,一直不停的往前开了几十公里,把我送到了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关押了八个月。在那里每晚十点钟后才能入睡,经常遭到了警察的威胁,恐吓、虐待。

二零零三年(农历三月初四)早上四点多钟,天还没亮(正直春耕时期,我家有六、七亩田),当地610人员伙同乡政府维稳人员将我家父绑架到伍家花园洗脑班,又将我强行绑架到洗脑班22天。当天,我还请了几个人帮我插田。因为当年丈夫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监狱八年,全家大小、里里外外的料理全靠我一人。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正是摘茶籽季节,刚回家,看到来了两车来路不明的人,他们不顾我媳妇临产,无人照顾,强行又把我抓到湘潭市伍家花园洗脑班关押21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