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妈,我祝你功成圆满”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我的儿子小名叫匆儿。得法前,我和儿子是“一根藤上的两个苦瓜”,我一生病,他就咳嗽,他一感冒,我就头疼,娘俩没有三天好日子过。

我经常浑身痛得起不了床,不得不拿点钱,叫他下楼到对面粉馆去吃米粉,然后,儿子再战战兢兢的用小手给我端一碗回来。被不知情的邻居看见了,直对儿子骂我:“你妈太狠心了,自己不下楼吃饭,叫那么小的儿子端给她吃,把娃儿烫伤了咋办?”唉,个中的辛酸与苦味外人咋知道啊!

修炼法轮大法几天后,我无病一身轻。从此我娘俩生活在幸福中。因此,匆儿知道是“师父救了妈妈”,他相信大法好,有时也听我读师父的法。

读小学时,有一天,匆儿被同桌的女同学恶意砸伤额头,回家后,向我哭诉,并扬言“要杀了她”。我立即给他读《转法轮》“业力的转化”一节,读完后,他破涕为笑,不哭也不怨了。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时,匆儿才九岁多。看到我向送货三轮车夫发资料,他就机灵的把身体一倒,遮住旁人的视线,然后假装问我:“妈妈,你在干啥?”我知道他在掩护,我就心领神会的一笑,对他说“真乖”,匆儿也很开心的笑了。当他看到警察从家中抓走我时,他就捶着门外楼梯扶手,大骂“江泽民是个大坏蛋!”

可是他十一岁那年,我再一次被抓走后,匆儿被迫跟随不修炼的前夫生活了。从此,他再没有机会听我读师父的书了。后来匆儿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的受了中共谎言欺骗和毒害,对我坚持修炼开始生出怨恨之心,并迷恋上游戏机,越来越厌学。

好不容易与他相见一次,他对我越来越冷淡,更反感我提到大法。我心里为此十分着急、苦恼。

正在我一筹莫展时,慈悲的师父苦心而巧妙的让匆儿在路上碰见了一位认识他的同修阿姨,同修亲切的请他到家中与自己的女儿一起一边吃着可口的小吃,一边愉快的观看神韵等光盘,并多次请匆儿到餐馆吃饭。当匆儿终于听明白了大法真相,并自愿退出中共团队后,他怨恨我的心结也打开了,匆儿还关切的问同修:“阿姨,我妈妈她现在好吗?”

感谢师父救了匆儿:一个生命相信了大法好,选择了远离恶党,他就注定有福了。果然,匆儿当年顺利的考上了大学,多年的头痛头昏消失了。四年后,匆儿大学一毕业,就立即得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有一次,我们母子相见,吃饭时,他突然向我敬茶(他知道修炼人不喝酒),说:“妈,你既然选择了(修炼)这条路,我祝你坚定的走下去,直到功成圆满!”望着明白了真相的儿子,我欣慰的笑了,任随幸福的泪水飞扬……弟子无限感恩师父对儿子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