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百姓营救赵树霞 老父母感言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三月六日,天津大港法轮功学员赵树霞被警察绑架、殴打,关押在南开看守所。天津公安局南开分局伙同大港区四化里居委会人员还到她的父母家非法抄家抢劫,令她的父母备受惊吓。

赵树霞目前已被非法批捕,将面临非法庭审。她抗议非法关押,已绝食近半年之久,身体极度虚弱。

她的父母整日为她担心,八十多岁身患糖尿病并发症、双目失明的父亲天天想她回家,终日焦虑不安,一度病重住院。老母亲守在老伴身旁,担心老伴的身体,还牵挂着女儿,常常以泪洗面。

天津百姓听到好人被中共迫害,至今已有920位善良百姓按红手印、签名,营救赵树霞回家。

听闻此事,两位老人感动得落泪,并对前来看望他们的好心人,讲述了他们亲眼见证女儿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家庭和睦,却遭到中共迫害的事实,以及他们从曾受益于大法的美好,到受中共谎言毒害,阻挠女儿修炼,但最终明了真相,对法轮大法充满了感恩的心路历程。

听起来这又是一个良知经历曲折的故事。下面是两位老人的叙述:

赵树霞母亲:我闺女学炼法轮功快二十年了。顾家,顾孩子,有时间就往家奔。学法轮功后,原先的病都好了,打一学到现在,没吃过药,待人特别真诚。

法轮功刚被迫害时,她非得上北京为师父说话去,我没学法轮功,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理解。

她说:我看了法轮大法书,师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能不去说个公道话?去一回(信访办)撵一回,这边还抓她,没治呀!劳教五年啊!她绝食要死了送大港医院,让我们去看看,劝她吃饭。我送去许多好吃的,她不吃,警察让我们签名,我不识字,也不知签什么名。她说我不签,我没干坏事。

最后她都没血压了。警察让我接人,她丈夫和弟弟把她接回来了。回家她的身体也好了。

我闺女修炼法轮功身体好了,省了一部份钱,看我身体不好,就劝我也学法轮功,我害怕没学。她告诉我:那你就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每天有空就念,我丈夫也念。

赵树霞父亲:我以前也炼过,打压后害怕,不敢炼了,身体有了病,大儿子拉着我去了医院,就放弃修炼了。闺女被逮起来了,我确实害怕,去劳教所劝她,她绝食。我们也不敢炼了,闺女回家我老跟她闹,国家(注: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不能代表国家)不让学,她非学,我也不说了。唉!

我原先得过脑栓塞,腿拉拉着走,确实,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腿往外冒凉风,感觉特别轻松。到后来,慢慢的就不拉拉腿了,看不出腿画圈了。确实大法好 !

说到有很多好心人都在关心她女儿,在用不同方式营救她,老父亲擦擦眼泪说:师父慈悲,这些坏人,人不人,鬼不鬼的,早该报应他们了。我听说公安(警察)打炼法轮功的老人,用电棒电。李洪志师父不报应他们坏人,是给坏人机会,对人太仁慈了。

过去有个大芦苇场,旁边有个小庙,好些人去求香灰治病,一吃就好。那的干部给庙扒了,他扒完庙都爬不到家了。你不信,就给你看看。神鬼自古都讲的。师父太慈悲,看护着那么多弟子。

老父亲还说:这个法轮大法,将来国家还得号召学这个法,一个是对人有好处,对国家各方面都有好处。不象那些吃喝贪污的,他们光想吃拿国家的,拿人民的钱糟蹋着玩。我们单位头头经理一顿饭就花五万。我们那不大的头,小处长,退休没走,小金库里的钱不敢往外拿,听说七千万。

我闺女这些年挣钱就想着救人了,我们不要她的钱。我确实需要女儿回家照顾,我多少也是为国家出点力,到现在我们需要人时,没人照顾。我们家里离不了她,我是双眼瞎,怎么办?到现在还弄个闺女被看守所押起来了。管好人的就是邪的。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