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给自己找松懈的“理由”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修炼近二十年,期间,也见过或听过不少同修去世的事,从最早的有点害怕到知道部份原因是考验别的同修,渐渐的对这事有点麻木了,甚至不愿多想,只努力保持自己不受干扰。而其实最早对同修离世的印象来自一篇交流文章,说的是一位同修的老伴放不下喝酒还是抽烟的心,师父一再给机会,最后一次他自己说:如果再犯,就死而无怨什么的。后来,他真的还是犯了,也真的离世了,在灵堂上,他的照片流了后悔的泪。这篇交流一直记在我心底。

这两年来我母亲(同修)一直处于消病业状态,上周五,她走了,我再次想起这篇文章,也记得师父说这种情况多次给机会的法理。母亲两年来的经历,虽然不在身边,我也了解整个过程,师父慈悲的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机会。师父对每一位同修,哪怕是看似修炼不很精進的同修也从没放弃过。

我母亲一九九七年开始因为我而修炼,虽然不很精進,也一直在修炼之中。迫害发生后,被绑架六次,非法抄家十几次,还被迫上了电视。跟头把式的也一直做着一些讲真相的事。因为公安局不给办护照,所以也没法来美国。

一直到两年前,我母亲身体都是好好的。冬天去看我大哥,我大哥公司可以提供身体检查或者他们有关系可给我妈做免费检查,拗不过大哥的劝,或者母亲自己也想着检查一下没什么关系,反正身体好,没想到检查出有“肾癌”。母亲修炼前就有肾结石、胃病、妇科病,修炼后三个月就都好了。这一下把全家都动员起来了,医生建议把一个肾切除。我家另两个哥哥也要求母亲赶快做手术,免得癌扩散。我心里非常清楚怎么回事,抓紧机会跟母亲交流,这是假相,并且是什么痛都没有,平白无故的去开刀,从常人这一层讲都不符合呀,回去多炼炼功吧。母亲倒也接受,说得也挺好。哥哥们都说我不应该劝妈不开刀,我告诉他们,一切都遵照她自己的意见,她也不是小孩了。不幸的是,母亲最后选择了动手术。这是第一波,走偏修炼人的第一步。动手术后恢复得非常快,让我的医院同学非常惊讶,告诉我说叫我母亲回去多炼功。

母亲回家后,我通过电话告诉她,师父给你机会了,你一定要珍惜修炼机缘,并且告诉她要多学法,多炼功。也才知道原来她以前都不是五套功每天都炼,学法也以听法为主。现在她开始多学法炼功了,身体恢复得非常快,象没事的人一样了。春天我小哥回去看她,要带她去当地医院检查,我再次告诉她不要去,她也去了,还好一切正常了。但我心里清楚,妈再次走偏了一步。

期间,我每周都会打电话回去问候和交流。去年的秋天,她说大哥邀请她去过中秋,我三哥在另一个省城还邀请她同时去另一个省城。母亲说她不愿意去,我说别去了,你就安心在家好好修炼,做讲真相的事,一出去什么事都做不了。她也说就不去了。不幸的是,放不下的情牵着她,她竟然去了,并且还同时去了在另一省城的三哥那儿。回来她就觉得有点不舒服,她没有好好向内找,多炼功,而是自己去了当地医院检查。走着進去,在医院就趟着不能走路了。期间有同修来看她,劝她回去好好修炼,她选择了我小哥的安排,去医院治疗。这是第三波了。

这次去医院,马上就诊无治,癌扩散,只能活几个星期了。我希望母亲能回去,但我小哥说就在医院好了。同修也再次来跟她交流。因为一路走来,我已经看到师父给的一次又一次机会,我非常平静,也看得非常清楚,只有回去还有一线希望,也许是师父要我母亲放下常人心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关键时刻,我三哥说要把妈接回家,我马上支持他。

我妈因为医院无治而回家了,不但几个星期过去了,一天比一天好了。我再三告诉她,这次我们一定要坚定的修炼,如果再進医院,就不可能再出来了,我妈也说是。但是这过程中,我妈始终没有悟过来。因为不能行走时间长了,她开始产生怨恨,甚至抱怨大法,虽然明白过来又后悔。我不断的跟她交流,她也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法理其实都“知道”,但是忍受不住痛苦的煎熬,觉得对自己不公。我知道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包括作为听到的我,很多法理就更清晰了,也跟我妈進一步交流。修炼前她流产十次,虽然那时并不知道那是杀生,但不会因为我们不知道而不算杀生,这么大的罪,几生都还不完,如果不偏离法,也许师父会安排一步一步消业。但已经走偏这么远了,这些业是不可能不还的。她说她也有想到,但时间已经很长了。我又跟她讲那些在监狱里呆了好几年的同修他们是怎么坚定过来的。这时我妈说她宁愿在监狱里呆着,只要不象现在这样。修炼机缘是没有选择的,当初我妈被抓时,我就劝她不要写悔过书什么的,当时她跟我说,如果不写就会继续被迫害,现在她却说宁愿在监狱里呆着。期间也有同修来看她,跟她交流。我一方面感谢同修来帮她,一方面心里明白,她现在连基本的修炼标准都达不到了。后来就越来越痛苦,她甚至想自杀,我劝她千万不要,自杀也是罪,现在虽然痛苦,但是为了帮她消业,以后会好一些,如果自杀,罪过更大,到时的痛苦就更不知道了。她接受了。大约两个月前,她因为大小便失禁,再次要去医院,我再三劝她,不要去,她还是去了,上午去下午回来,一样说没治了。回来后她死心了,但我明白她已经离大法更远了。情况越来越恶化。

上周五,我通过视频最后一次见她,要她记住她是修炼人,她流泪了,一小时后她就走了。这是我妈从出现病业到离世的整个过程,期间我不止一次感慨万分师父对我妈的慈悲。同时也让愚钝的我见证了师父的慈悲体现,一次又一次的给机会。

母亲走了,虽然非常清楚一切因由,但常人情还是让我大哭,甚至还想了很多通过朋友怎么参与送别仪式,我家在一个小镇,丧事也会办的很隆重,从小哪家有丧事我都会去凑热闹。所以也清楚其中的每一道程序。什么时候子女该哭,谁哭的怎么样,都是街上人谈论的话题。这时女儿就是最重要哭的人。我妈四个儿子,就我一个女儿,按常理,就是看我哭戏的时候了,而我不在,心里多少有点遗憾,小时还一直想着如果自己当孝子时会哭得怎么样。我于是想劝我妈的干女儿回去,至少有个女儿能哭丧,在我们街上是件很重要的事。一直就在想着这些常人的事。还好那天已经跟同修同事约好出去见广告客户。见客户时还好,我能忍着。见客户之间我就一直在想着母亲的事,真的是心神第一次这么控制不住。下午六点多见完最后一个客户,往家走,还想着回家怎么跟家里的亲人们商量丧事。


我的车已经在路边的草丛上,转了一百八十度

在高速上离家还有两个出口处,我突然感觉飞沙走石,被黄色的东西围着,我才意识到自己出车祸了,马上喊:法轮大法好,师父帮我。一两秒之间,回到现实中,我的车已经在路边的草丛上,转了一百八十度,被路边的灌木挡住了,我马上刹车。这时我看到路边围满了人,有人向我叫:没事吧,我想想,我自己什么事都没有,连一点擦伤都没有。马上也明白,是师父在保护我。也清醒了,是常人情终于被魔钻了空子,我马上从一天的情中解脱出来了。同时又让我见证了被师父保护的神奇是怎么体现的。以前只是看同修的交流,相信,但不象自己亲身经历的这么透彻。我的车门被挡住,有人来帮我,我才能来到路边。我根本不知道是哪辆车撞我的,怎么撞的一点不知道。到了路边才知道撞我的是一位才十七岁的男孩,而停下来的四辆车是为我担心停下的,大家都叫我一定要去医院,尽管我一再说没事,但他们不相信,还是把救护车叫来了。

他们给我描述刚才有多么可怕,一切发生的那么快,肇事男孩开得太快,撞我后又开了五十米才停下来,谁都认为我一定出事了。警车拖车都被叫来了。等了一个小时见我还没事,大家都为我高兴,并且相信今天一定有天使在保护我。我告诉他们我没事,只是太后怕了。他们都理解,定下来一点,我赶快到车里拿法轮功传单出来,先给肇事的男孩加他的三个年轻朋友,告诉他们是我的师父保护,如果我不炼功,今天我怎么都去医院了。他们表示非常感谢,然后又给作证的几个人介绍法轮功与神韵。有人还在旅游区见过法轮功学员。在路上呆了两个多小时才离开现场。警察说这是大事故,他也很庆幸我没事。

回去后我知道我必须静心的想想今天发生的两件事。对母亲我已经尽我最大努力,也知道她不会真的象常人那样真的走。但是常人情没放下,并且也内心认为这是特殊情况,可以放纵一下自己的常人情。我突然想起百米冲刺,我经常跟别人提起我自己曾是学校跑一百米的冠军,那是什么劲头,从头到尾不能有任何松懈,而师父最近已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们得快冲,而我其实还沉湎在常人情中,给自己小放一个假。此时退下的结果会是什么样,母亲的例子已经书写的非常清楚,退一寸就是退一尺的开始,然后越退越多,退到师父想帮都没法再帮的地步。

悟到此处,我内心蓦然惊醒,第一次这么承认自己的悟性差,离正法的要求差得太远,但我也非常清楚,在修炼的路上除了严格要求自己,没有任何理由松懈。师父已经慈悲的帮我显示了一切,我必须正视自己的修炼,在修炼的路上精進再精進。

也希望同修们以我母亲和我的经历为戒,真正相信师父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在修炼的路上不要给自己找松懈的理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