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才能走好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师父告诫我们的“人自己没有正念,那么宇宙中,在三界中,一切不好的东西在人的身体里川流不息,甚至于在这里停留人也都意识不到。人就是被这样操纵,就是在这些粒子能够沟通的情况下操纵人。那么大家经过这两年的被迫害当中都能够坚持修炼,使自己越来越清醒,越来越看清了这场迫害的邪恶,那么也就是说学法对大法弟子来讲、对修炼的人来讲,确确实实是非常重要。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1]修炼这些年,我现在真的明白了学法的重要性。

一、修大法,原来的病都好了

一九九六年三月,在同修的引荐下,我走進播放师父讲法录像的会场,师父讲法,我还没听多少,自己就困的不行,听九天睡九天,就像师父讲的:“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2]

当时我的性格刚烈,爱发脾气,经常出现偏头疼,肾脏有病,造成两条小腿一直到脚背,上午消肿、下午就肿胀,走路费劲,心动过速、偷停,美尼尔氏综合症,迷糊、严重时天旋地转,神经官能症、失眠。

我紧接着参加了九天师父讲法录音班,强制的让自己听完九天课,虽没记住多少,但使我的精神面貌起了很大的变化,我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充实着整个身体,身体轻松了,脑袋清醒了,改变了往日昏昏沉沉的状态,走路轻松,骑车就象有人推你一样,过去上五楼得歇两歇,现在一口气到顶楼,而且还能扛五十公斤大米回家。

五月初,厂子要开运动会,各分厂都有方队,我也是方队一员,有一天,发现自己的面部粗糙,摸着感觉象锉刀,用面霜软化没有用,不舒服,这种表象持续半个月,一天我洗完头后,借这点热水洗把脸,顺手这么一撸,就感觉手有什么东西,一看是一层黑皮,照镜子一看,脸变的白白嫩嫩了,人也年轻了,有同事说:哎,看你,今天怎么这么年轻了?

二、师父为弟子承受魔难

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闯过了一个个关卡,使我真正体悟到大法弟子的超常和神奇。

刚入大法门,有一天,我家有一小狗,我带狗下楼蹓跶,一脚踩空,滚下楼,摔的很重,修炼前崴一下脚还得青肿、走路困难,但这次,什么事都没有,师父为弟子承受了,又还了一次业债。

有一个星期日,我修电子炉盘,组装时由于没有对准位置,试着点火,左手拧开关时,只听“噗”的一声,没见火苗,只觉得左手腕象火燎一下,没起泡,只有点红,心想没装好,从新装,装好后,我要下楼,对着镜子梳一下头发,发现头发象被火燎过的,都是焦卷,怎么回事呢?刚才炉盘火苗很高,但为什么没让我看见呢,马上明白了,师父为弟子搪了一难,保住我面部没有任何伤害。

二零零三年七月一天,我去托儿所接孙子,马路上没有人,我穿过十米宽的马路,只有一辆送啤酒的车,离我有一百米距离,我完全可以过去,当走到马路中间的黄线上,这车急速地过来了,就听“嘎吱”一声,“咔嚓”又一声,就停在我面前,我和副驾驶两眼相对,只有半米,车头是扭斜的,否则就可想而知了。这是来取命的。师父又一次为弟子承受一难。当时副驾驶瞅着我,我站那没有任何反映,没吱声,车就开走了。过后醒过神来,心想:没有师父呵护,后果怎样,不去想了。

三、信师信法,才能走好修炼的路

师父说: “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3]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就象狂风暴雨劈头盖脑的压下来,我从心里往外对这个邪党产生反感,怎么不知好歹了呢?这个国家的领导人怎么这个样子了呢?八九不许大学生对腐败发声,如今又不允许按真善忍做好人,而且用残暴手段动用整套国家机器实施迫害。亲人们都害怕,不让我炼,我坚定的告诉他们,你们不要管我,我知道好,这次这个党是大错特错了。我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坚定了学法炼功的信心。天天在家放师父讲法录音,让我的孙子也听,那时孩子不到三个月,孩子也受益很深。

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我们每天都要按师父要求的去做,学法、炼功、发正念、同时抓紧时间讲真相救人。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有时遇到的人很好讲的,几句话就把他们讲明白了。有的人得多说几句才能明白。也有的人怕心很重,得费好长时间才能讲清楚。有的就非常难。但也有邪恶的人,口出恶语,甚至还构陷同修,这种情况也有,讲真相也显的难度大点,但同修们就一个信念,多救一个是一个。

前些年,我都单独讲真相救人,原因是我母亲患血栓需我照顾,去时坐车,我就给司机讲、劝三退,回来时走回来,这一路上遇到有缘人就讲,半路送《九评》和真相小册子,晚上贴不干胶,或送信,这就是大法弟子的乐趣。三年伺候母亲,让母亲在病重时听师父讲法,一听师父讲法,母亲的病情神奇的好转,最后一次得了褥疮,溃烂很严重,找专家大夫咨询,大夫说,你母亲的情况没有药可治。我就又给母亲听师父讲法,母亲的褥疮很快就痊愈了,而且恢复得没有任何痕迹。母亲听法过程中,说出了心中一句真话,这师父讲的都是好话,难怪你这么坚持,妈妈不反对了。后来,母亲到寿走了。

老爸是个离休干部,在几十年的邪党文化毒害中,后来由于年岁已高,九十三岁走了。在走之前,我也让他听了师父的讲法,他也退出了邪党。同时弟弟们、弟媳都发声明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组织。

我丈夫是无神论者,什么也不信,一开始,就反对我修炼,不让我炼功,后来说光炼炼功,别学法。开始时,因学法少,没有慈悲心,完全是用人的思维跟他辩理。有时就跟他急了,发现他越不可理喻。通过学法,加上同修的启悟,我认识到应该对他以慈悲善念关心善解他,让他在我们修炼人身上看到修炼人和常人的区别,我要改掉在常人时永不示弱的毛病,说话也不那么强势了,温和耐心对待他,主动把该做的事做好;不对他心时,我主动承认错误。只要我能干的事,我从不叫他干了,埋怨的话不说了,渐渐发现他也变了,也时常关心我了,脾气也变温和了,这就是大法改变了我,也改变了他,也同意三退了。

孙子从小就跟我学法,上学之前听法背师父的《洪吟》,身心受益很大。小时爱感冒,一发烧我就问他是吃药还是学法,他说不打针不吃药,就学法。师父给他清理身体,出一身汗,第二天就好。今年十六岁,没看过病、很健康,他也送《九评》和护身符,小时候常和我出去贴不干胶。

我从同修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差距,需要加倍的精進,在最后的时间里,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做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