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讲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年近半百、杏坛耕耘三十载的我真的没想到,当我明了生命的意义,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的时候,反而会被中共迫害,关進了牢笼。

二零一一年下半年,抱着拥有一个健康身体的愿望,我走進了法轮大法的修炼。短短几年的时间,大法让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变:全身的大小病症不翼而飞;家人、邻里之间变得和睦;抽烟、喝酒、打牌、讲粗话等不良习气得以纠正;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一向自私、小气、斤斤计较的我,开始关心、同情他人的疾苦了,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于是我就想,这么好的大法怎么能叫中共肆意地栽赃陷害呢?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说什么也应该站出来讲几句公道话。

二零一五年八月下旬,我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张贴“全球公审江泽民”标语,我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两个多月的牢狱生活,让我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师尊的慈悲伟大,我再一次被“真善忍”的洪大能量震撼了。

“出去后,我也要炼法轮功”

被劫持到看守所的第一天早晨起床,我误穿了同监室潘某的拖鞋,被潘某臭骂了一顿,并威胁不准在监室内谈论与法轮功有关的事,否则听到一回揍一顿;紧接着,我因拒绝背监规和做奴工,被狱警约谈,后来双方商定:参与做工但不下达定额,可以不背诵监规但要跟读。

晚饭后,我坐在大通铺上盘了一会儿腿,被牢头告了一状,被看守所一名副所长警告。晚上,躺在拥挤不堪的通铺上,环顾周围涉嫌杀人、强奸、吸毒贩毒、打架斗殴等各类形形色色的人犯,我不禁内心长叹:师父啊,我怎能与这些“人渣”生活在一起啊!

悲愤沮丧之中,想起师父的教诲大法弟子“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1],心中正念渐起: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身陷牢笼同样可以证实法啊!

按规矩,初来者是要承担监室内最繁重的内务的。于是我与另一名到监室不久的人一组,承担全监室所有人一日三餐的碗筷清洗任务。我没多想,只是觉得这关系到所有人的健康,马虎不得。晚上没完成任务的囚犯照例要加班惩罚,我觉得这些人可怜,每次都尽量帮着做点,后来,不少人也都这样做,牢头觉得起不到惩罚的作用,就取消了加班。看守所的伙食很差,生活清苦,想吃点好吃的必须另外花钱,提前预定。我账上还有点钱,不时也会点些吃的改善一下,每次我都会分一些给没钱的狱友。当我从心里不把他们当成人渣来看待的时候,发现他们对我这个法轮功也不这么凶了,有的已经改口称呼我“老师”了。分管内务的牢头也称赞:老师来之后,监室碗筷干净多了,放风场地面也干净多了。

记不清是到看守所的第几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似睡没睡,就听到旁边不远围着几个人在唠家常,其中一名人犯(涉嫌贩毒)可能以为我睡着了,低声对另几个人坚定的说:“我出去也要炼法轮功,我发现法轮功与别人不一样。”

“就凭这封信,我看你就不是坏人”

转眼在看守所呆了半个多月,新的学期开学也已经一周了,我估计着一时半会儿出不去,于是写了一封家信托狱警带给家人。信的内容主要是请我夫人送几件衣物和书籍来,同时让她送一千元钱给本地某高中一名贫困孤儿(以前一直是我自己去送,没告诉家人)。狱警收信后,照例要审查内容,防止串通案情。不知为什么,这天狱警不像往常一样带回办公室审查,而是在监室当着所有人的面拆开了信件。审查过后,狱警脱口而出:“就凭这封信,我看你就不是坏人。”我马上对他说:“法轮功学员修的是真、善、忍,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

狱警怕犯“错误”,连忙制止说:“请你千万别在这里面宣传,对于法轮功,我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我心里想,你能持这样态度,也是不小的進步呀。

在这之前,同监室的人一边干活也一边向我了解法轮功的一些情况,不少人是抱着猎奇或调侃的心态,而且,声音大一点,牢头就会干涉。打这以后,牢头看狱警态度都有变化,就懒得干涉我讲真相了,有时他自己也会主动向我了解一些真相。慢慢的,一到下午收工,全监室的人就会围成一个半圆,听我讲天安门假自焚的漏洞百出,讲修炼法轮功出现的奇迹,讲中共为什么要打压法轮功,讲为什么要“三退保平安”,后来,全监室的人同我打招呼的方式都变了,双手合十:“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节日将至,看守所决定停工休息十二天。因为担心休息期间打架斗殴,所里要求各监室组织学习法律法规、时事新闻。都知道我是老师,于是牢头想让我来主持学习。我提出我的看法:狱友对学习内容很反感,恐怕不好组织,不如把学习内容修改一下,讲中华传统文化。牢头请示后回应,只要不讲法轮功,讲什么都可以。我心里一颤:师尊可真会安排,活生生在监牢中为弟子开辟了一个讲坛,让弟子干回老本行啊!

上了讲台,可就由不得那些中共的爪牙了。我把中华文化的神传背景,中华民族敬天信神、重德修身的传统,善恶有报的天理,得与失的关系等内容溶入了弟子规,三字经等教材的讲授中,狱友们听得很认真,有的还激动的流泪:早能听到这些内容,我就不会上这儿来了。后来听说有狱警也躲在门外偷听,也许狱警是奉命监听,但我知道他头脑中被中共灌输多年的党文化在逐步地解体,因为他在单提我出来谈话中流露,希望我出狱后能给他女儿讲讲传统文化。

“不放老师出去,天理不容”

看守所的人犯進進出出,调监投牢都是常有的事,我没有太在意。可是有一天,几个狱友象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对其他人总结:“这个月几个释放出去的,不是睡在老师身边的,就是跟老师一块洗碗的,今天起我也要挨着老师睡。”我回想了一下,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就解释说: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法力,只是经常叮嘱他们默念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是沾了大法的光了!原本有几个对大法将信将疑的人,这一下都从心底里敬服了。出狱后我统计了一下,在看守所两个多月,共接触了52人,除了两人表示既不相信共产党,也不相信法轮功以外,其余的人全部都承诺了实名“三退。”

关押到看守所刚满两个月的那一天,我几年没发作的先天性“心脏病”突然复发了,监室的狱友都很担心我的身体,而我心里明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在帮助弟子走出魔窟。看着我被折磨得皮包骨的身体,狱友潘某(就是刚進看守所扬言要打我的那位)朝着铁门外大喊:“快来帮帮老师吧,不放老师出去,天理不容!”我不禁泪湿眼眶,不是因为小潘为我仗义执言,而是感慨于佛法“真善忍”的洪大能量,把一个因中共洗脑而仇视大法的刑事犯,改造成了一个能辨是非、心存善念的有希望的生命,今生得遇大法,我死而无憾啊!

后来呢,一切都按照师父的安排发展,一个星期之后,我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出来了,再后来,我没按亲友的劝告進医院,在家学法炼功,身体完全康复。亲爱的朋友,如果您有缘接触到大法弟子,请相信他们善意的劝告,他们是您得救的唯一希望啊!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