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亲人迫害中离世 海林市闫凤梅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六日】黑龙江海林市闫凤梅女士一家人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后,海林市国保大队在过去的十七年中,对她绑架五次,非法拘留三次、绑架洗脑班一次、劳教一次、非法骚扰十次以上。由于他们的非法行为,使闫凤梅的丈夫、姐夫、父亲先后离世,导致她家破人亡,给这个家庭无论在经济上、精神上和生活上都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和伤害,对她家人身心也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二零一五年六月,闫凤梅女士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并要求释放正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的姐姐闫凤华。以下是她在刑事控告书中的陈述:

一、修法轮大法 身心受益

我叫闫凤梅,家住黑龙江省海林市,于一九九八年因身体有病开始修炼法轮功。

炼功之前,我患有风湿、贫血、肾炎、神经衰弱等各种疾病。经人介绍修炼了法轮功,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就达到无病一身轻。法轮大法的法理深深的震撼着我的心灵,我严格遵循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心性标准力求个做好人。没炼功以前和丈夫经常因一点小事争吵,炼功以后夫妻变的和睦了。

我们开的理发店本来就生意兴隆,学大法以后能够不分贫富贵贱都做到以诚相待的对待每一位顾客,理发店开的更加红火,整天门庭若市。还经常义务为老人、病人理发,是人人皆夸的大好人。

法轮功不只是气功祛病健身,还在于法轮功是上乘佛家修炼大法,教人怎样按“真、善、忍”宇宙特性为准则,从做好人起步,遇到矛盾看自己的不足,修心性,提升道德,敬畏天地,珍惜生命,在矛盾面前也能坦然处之,心情愉快,心胸开阔。我真正体会到,法轮功真好,法轮功真的能让人道德提升,升华思想境界。自从学了法轮大法我才真正懂得人生的真正意义所在。这是我的亲身实践。

二、在洗脑班、看守所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我被海林市第四派出所王红旗诱骗到海林市武装部三楼洗脑班,家里没有做任何安排,当时我丈夫金总善也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海林看守所,剩下十一岁的女儿找不到妈妈了,自己一路打听找到了洗脑班,手里拿着两个烧饼给我吃。当时孩子大哭不止,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洗脑班,在场的人无不落泪。参与迫害的单位有海林市政法委、610、公安局国保大队。

在洗脑班里整天逼我们看诽谤大法的电视节目,看报纸上面的对大法的诬蔑宣传,逼迫我们写所谓“保证”放弃信仰大法的书面材料,七天后,我被放回家,丈夫还在看守所超期关押,在丈夫被非法关押期间,我被国保大队非法传唤一次,被第四派出所在一天深夜十一点钟绑架到第四派出所非法审问一多小时。

二零零零年十月,为了给法轮功讨回公道,我和姐姐依法去北京信访办上访,在火车经过山海关火车站时被火车上的乘警劫持下车,在山海关被非法关押了一宿,第二天被海林当地公安人员带回,在海林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六十六天,由国保大队非法勒索我和姐姐保证金共一万元,此次参与迫害我的主要责任单位是: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海林市第二派出所。

二零零一年夏天,海林市第四派出所,以指导员姚福江为首的一伙警察,非法闯入我家,抄家并绑架我到派出所非法审问,在我开的理发店中翻走一本《转法轮》,逼我说出其他大法弟子,我拒绝回答,大约十个小时放我回家。

二、丈夫、姐夫在被迫害中离世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三日傍晚,国保大队队长丁玉华带领手下关敬伟、金海珠、第四派出所恶警一伙到我家入室乱翻并抢劫电脑、MP4,绑架我和丈夫金总善和姐夫孟宪国,我们三人被劫持到公安局进行非法审讯,他们并扬言从牡丹江市调人来整我们(用酷刑迫害)。

第二天,我和我姐夫孟宪国被非法关押到海林看守所,我丈夫金总善下落不明。当时金总善从公安局走脱,后被迫流离在外,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被家人发现时,已不省人事,金总善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在海林人民医院抢救无效,含冤离世,去世时年仅四十五岁。我姐夫孟宪国在看守所旧病复发,高压达到二百多,本来孟宪国就是因为患脑梗在家卧床,经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现在被非法关押,失去了炼功环境,导致血压升高,国保大队只好把孟宪国放回,回家后孟宪国单位海林烟厂对孟宪国多次施压骚扰,在高度压力下,孟宪国病情加重,出现脑出血,经医治无效含冤离世。

二零一零年九月,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被放回,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警官唆使已经放弃信仰大法的人对寸步不离的监管,不停的劝说我放弃信仰,后来又有二十几人把我围在中间一起攻击,逼我写保证不炼法轮大法的书面材料,我给家里写的书信都要经过警官的过目,有敏感的语句就不给发走,家里来的信也是他们私自拆开看过以后才给我看,打电话他们就在一旁监听,还要天天到车间劳动,直到二零一零年我才被放回。

回到家中我才确定丈夫已不在人世。就在我还沉浸在失去丈夫的悲痛中时,海林市“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还毫无人性地对我进行骚扰。

三、不堪白发送黑发 老父悲愤离世

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我们经营的理发店被迫停业,直到我非法劳教期满,回到家中时一个人支撑店面,还要照顾八十高龄的父母,父亲经常住院,我也经常停业到医院护理父亲,我失去了丈夫,一个人没有能力应付这么多的事,根本无法正常营业,也根本就没有什么经济收入,几年来全靠亲朋好友接济度日。

我们夫妻在遭到绑架的时候,我女儿正在大学念书期间,年仅二十岁学生,同时承受着失去父亲和母亲被非法劳教的极大痛苦,当时在孩子的心中天都塌了,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

本来我和姐姐共同孝敬年过八旬的父母,父亲有病住院,我和姐姐轮番照顾。可是我姐姐闫凤华、姐夫孟宪国仅仅因病修炼大法而遭受严重迫害,姐夫被迫害致死,姐姐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还在非法关押中。年迈的父母高龄八十多岁,白发送黑发,整天以泪洗面。老父亲本来修炼大法已经达到无病一身轻,但是出于惧怕江泽民的迫害政策,不敢炼功,自从放弃修炼以后旧病复发,整天往返于各大医院,几年来十几次住院,两次手术,又加上两个女儿、女婿遭受迫害,更是雪上加霜,内心极度伤痛,整日悲愤、悲痛、郁闷,所承受的痛苦无法用语言形容,最终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日悲愤离世,老父亲临走时也没能见到正在冤狱中的大女儿。

我母亲在几年内经历了失去两个女婿、老伴的沉痛打击,整日思念着冤狱中的大女儿,心力交瘁,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等疾病于一身。我姐姐的两个未成家的孩子,失去了父亲,母亲又落入冤狱,可想而知,承受的是怎样压力。

家里只有我一人承负着赡养老母亲的责任,一个人靠理发店的微薄收入支撑,由于经常给老人看病,所以,经常停业,根本就没什么客源。

我妹妹闫凤云也是因为有病修炼大法,自从法轮大法被打压,就害怕不练了,放弃修炼以后多次住院治疗疾病,最近又检查患有甲状腺癌,我又要停业去医院护理妹妹,如果江泽民没有发动这场血腥迫害,我妹妹能正常炼功,一定不会有这些疾病。

这些事实经历都是因为江泽民发动的迫害政策而发生的,这迫害政策使我家破人亡,使我的亲人遭受磨难和损失,强烈要求立即释放我姐姐闫凤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