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向阳父亲呼吁天津法院停止破坏司法公正(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周向阳、李珊珊夫妇九月十三日在天津东丽区法院被非法开庭,进入旁听的家属被限制在四人,周向阳的父亲未能进入庭审现场。庭审后,周向阳的父亲写了一份公开信投递给天津东丽区法院院长蒋亚辉等,反映开庭当天的种种不正常现象。

周向阳、李珊珊的两位母亲
周向阳、李珊珊的两位母亲

周向阳和李珊珊的两位妈妈也找到主审的法官等人,将周向阳的亲笔信函和公开信等材料一并交给他们,希望他们能够秉持公正,释放无罪的周向阳和李珊珊夫妇。

周向阳在写给母亲王绍平女士的信中,告知母亲他目前的身体状况,令母亲十分焦虑,她把儿子的信交给法官张亚玲看,张亚玲说:没事啊,在庭上说话那么大声音。王绍平女士说,只有那个时候才让他说话,那当然就抓紧赶快说,以后周向阳有什么情况还是找你,因为是你判的他。张亚玲不说话了。

据悉由于长期的酷刑迫害,周向阳的身体状况在恶化:经常性头痛,牙床烂掉一部份,牙齿掉一颗,松动七颗,个别牙齿烂掉一部份,心脏偶尔疼痛,胆结石,右肾结石,肩周损伤,膝关节松软,偶尔呼吸困难,胃部有时疼痛。

下面是周向阳父亲的公开信---《是不是工作本身就在破坏司法公正?》

周向阳父亲
周向阳父亲

是不是工作本身就在破坏司法公正?

天津东丽法院院长:

我叫周振才,是九月十三日被东丽法院开庭审理的周向阳的父亲。开庭那天看门的警察不让我进去旁听,说名额够了,我想就此事反映一下情况。

当时有两位警察把我带到一个小屋,不让我动。当我问到:你们想软禁我?后来他们走了,显然他们底气不足,也不想对我做什么,为什么还这样干?那只能是领导交代的让限制人数。所以我要向院长提个问题:这样做合法吗?

在向阳案中有很多违法的问题,我们以前控告过法官张亚玲和公诉人代号菊,并不是我们个人对他们有什么仇恨或想置他们于何种境地,我们是觉的在对法轮功的司法程序中这些执法人员都是在参与犯罪,可是他们在无知无觉中麻木的在执行迫害政策,不知道给自己带来什么。我们在警醒当事人也是在告诉所有人不要知法犯法。对于这一点,我们感到焦虑!我们想以控告的这种形式请他们悬崖勒马。

我们的师父一再告诉我们,除了江泽民那些魁首以外的中下层司法人员都是被蒙蔽的,卷入这场共同犯罪的。所以我们这次不想控告,想向你们反映一下情况,请你们给予答复。想引起你们的正视,不要以巧立名目的形式来破坏法律的公正,破坏公民的权利。实在不能理解你们这样是干什么?

按照二零一六年四月最高法院新修订的《法庭规则》规定:公民对公开庭审活动可以自由旁听,特别强调当事人的近亲属或其他与案件有利害关系的人要优先安排。可是此次开庭旁听席只有十六个座位,家属只许四人旁听,其它座位被不明身份的人占满。听律师说那些人都是公检法、六一零的人。我还听说参加旁听的是被上级领导安排的,目的是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亲友进来旁听的人数,这样的话,法院的工作人员,特别是安排这件事的领导就违法了。

我的儿子周向阳是造价工程师,是个优秀的孩子,单位领导对他的评价都很高,只因按照法轮功真诚、善良、忍让、宽容的理念指导自己的思想行为,就遭受了十四年的迫害。我已经一年半没有见到他,很想看看我的儿子,听说他在绝食抗议对他的这种不公正的对待。我七十多歲了,出于对儿子的担心,我从六、七百里的老家赶来,因为耳朵的原因我听不到律师为他的辩护,就是想看看我的儿子。

我这个岁数的人经历了很多很多的运动,对这个党的一贯做法已经很了解了。打压法轮功已经失败了,当前的走向和趋势对那些仍对那些追随江泽民打压法轮功的人来说已经路不长了。如果工作成为陷害好人的过程;成为了另一场文革中的运动工具。或许,你们很快就要后悔了!

听说律师当庭的辩护,不仅讲清法轮功合法,还讲清执法者在犯罪。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其实如果那些旁听的人真的能认真听听律师是怎样为大法弟子辩护的,对他们有好处,我相信他们都会好好想想的。继续作恶,只会落个众叛亲离的下场。希望你们改进,真正的按照法律办事,别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们暂不走控告程序,但保留自己的控告权,希望一切能在人心的改变中,善念的选择中得到善解。你们能改进,为别人也为自己。不做伤人害己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