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荆门市十七年风雨录(1)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 湖北省荆门市是个古老而美丽的地方,一九九四年,法轮大法洪传到了荆门,吸引了众多的有缘人践行真、善、忍宇宙特性。在近二十年里,荆门却演绎了一场又一场催人泪下且令人深思的故事。本篇记录了发生在荆门的善良法轮功学员在大法修炼中受益,却遭受中共迫害的故事。

荆门市是湖北省的一个地级市,位于湖北中部,东眺武汉,西临三峡,南望潇湘,北通川陕,素有“荆楚门户”之称。荆门市辖京山县、沙洋县、东宝区、掇刀区以及钟祥市、漳河新区、屈家岭管理区和荆门高新区,总人口三百万左右。

荆门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资源丰富。自商周以来,历代都在此设州置县,屯兵积粮,为兵家必争之地。中国历史第一县权县建立于此。荆门养育了一代楚辞文学家宋玉等历史人物,留下了“阳春白雪”、“下里巴人”等千古传颂的历史典故。

目录
第一部分 大法洪传,福泽荆门
第二部分 风云突变,残酷迫害
一、迫害概述
二、遭受严重迫害的部分案例
(一)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二)被迫害致残的案例
(三)被打毒针迫害的案例
(四)被停发工资、退休金、截断经济的迫害案例
(五)至二零一六年八月仍被非法关押的案例
第三部分 老天有眼,善恶有报
第四部分 呼唤您的正义与良知

第一部分 大法洪传 福泽荆门

一九九四年,法轮大法通过各种渠道洪传到了荆门。因其祛病健身的奇效吸引了众多的有缘人走入大法修炼,大法要求修炼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也深深的扎在了修炼者的心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前,每天清晨,荆门市各大小公园及部分家属院(包括市委大院)的休闲场所,都能见到大批的法轮功学员伴随着优美的音乐在那里炼功,当时成了荆门市清晨的一道美丽风景!

法轮功修炼来去自由,没有花名册,当时荆门市到底有多少人炼功不得而知。众多的修炼者沐浴着大法的洪恩,享受着大法给人们带来的各种福份,现仅录几例,作为那段历史的见证。

一、修大法 苏克珍残疾的腿康复

苏克珍,女,荆门市团林镇兽医站职工。十五岁那年,苏克珍在一次修水库时腿被砸断,因当时没有复好位就被打了钢筋。从此以后,她便带着一条残疾的腿艰难生活,腿痛时无法行走,痛苦不已。后来发展到受伤一侧身体的肌肉(包括面部肌肉)全部萎缩,两条腿也不一般长了,走路要靠着拐杖艰难的行走,让人看见都感到害怕。

虽然她是工伤,可她找过好多次当时的市委书记及各级相关政府部门的领导,希望能帮她解决点医药费,让她得到治疗。可他们都互相推诿不理她,甚至有的看到她,故意躲避,无人管她的死活。

直到一九九八年,五十岁左右的她经人介绍修炼了法轮大法。她修炼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可下地走路,再后来连萎缩的肌肉都长起来了,两条腿也长得一般长了,走起路来也不瘸了,更用不着拐杖了。修炼几个月后,身体完全恢复健康,而且还可以正常上班了。她深深的感受到了大法给予她的幸福!

二、修大法 东光电器厂职工龙庭潘节约大量医药费

龙庭潘,男,荆门市东光电器厂职工。他在厂里一次销毁雷管的事故中,身负重伤,虽保住了性命,但却落下一身残疾,经国家鉴定为一等四级残废,长年被内外伤折磨的死去活来。因多发雷管同时爆炸,掀起的铜片、石子、尘土溅入身体,堵塞毛孔,导致不能正常排汗,尤其夏天,皮肤瘙痒难忍,脓疮此起彼伏,苦不堪言。内伤,因支气管受损,不能缝合,常咳血不止,家里大小事不能做,厂里也为他花了不少钱。去上海、北京治疗,请专家教授会诊,都说没有办法,又用了很多民间偏方,最后去很远的地方求巫医,想了很多办法,他还是挣扎在死亡线上。度日如年,不知何时才是尽头?!就在求医无门,万念俱灰的时候,法轮功洪传到了荆门地区。

一九九六年五月,他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他的身体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内外伤带来的痛苦一扫而光,一家人欣喜万分。从那天起,再没吃过一粒药,没花单位一分钱的医药费。厂长在大会上表扬他,说他是工伤,应该报药费,却一分钱不报,有些人都是上万数的报销,他学法轮功后,为厂里节约了大笔的医疗费用。他的妻子周萍也因此走进了大法修炼的行列,也因此受益良多。

法轮功学员们就是这样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书写着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向人们传播着大法的福音。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