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外语教师于春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六日】山东潍坊市寒亭区法轮功学员于春英,是外语教师,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曾被评为区级教学能手,市级实验大赛一等奖。她为人厚道、善良,是大家公认的好人。

因为坚持修炼“真、善、忍”大法,于春英被关押进看守所、洗脑班,曾被跟踪、每到节假日受到单位电话骚扰,扣过工资。由于这场迫害,她的家人整天提心吊胆,给整个家庭带来精神和经济上的巨大压力和损失。

下面是于春英女士自述她遭到的两次严重的迫害:

警察半夜入室绑架造成跳楼重伤

二零零二年夏天,我到安丘市庵上镇婆家探亲,给一卖火烧的人讲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有多么好,遭其构陷。当时我摆脱了警察的纠缠,回到了住处。

几天后,在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八日晚上,安丘国保大队队长张进孝带三、四个警察,晚上十点先打家中座机,确定我在家。我接了电话,十二点左右,又打电话叫我开门,我不开。僵持一段时间后,他们用脚将门踹开,锁及门损坏。进门后两人将我丈夫按在沙发上,其余人到处抄家,吓得外甥女大哭。没有修炼的丈夫吓得嘴上一抹去了两层皮。当时抢劫走了大法书、师父法像、几百元钱。

在他们闯入前,为了躲避他们的非法抓捕,我从二楼阳台窗户跳下,当时跌的我爬着走了,好心的邻居收留了我。半年时间上不了班,过了半年流离失所的生活。

从二零零二年至今,我的腰椎几块愈合在一起,腰弓反张,脊柱变形,经常腰疼,干不动体力活。这都是江泽民的迫害政策一手造成的。我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在这段时间里,单位扣发了我大约二千元工资。

再次绑架抄家勒索、刑讯逼供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中午,寒亭区国保大队张强、张龙寿、黄少辉、黄静等五、六个警察,在我下班后在我家楼道门口将我绑架。同时,翻走我身上的钥匙,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搜走笔记本电脑一台、《转法轮》两本、几份真相资料。

我被劫持到寒亭区南孙洗脑班。他们两人一组,整天审讯我,不让我睡觉。整天让我坐在小方凳上,冻得我不停的打哆嗦。有一天我实在困了,一头栽在地上,意识模糊。他们就让我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期间,张强向我脸上泼了三次水,一个姓蔡的临时工把我铐在窗户上,逼我说出他们想要的东西。此时,我两脚起了水泡,两腿浮肿,臀部起了一层皮。

第十一天,队长闫峰山说再关我三天。他们找来医生给我量心脏,机器立即报警,心跳一百三十多次,血压高。同时要挟家人二万元钱,把我放回。回到单位,有的同事不敢看我,见我脸色灰白,已不像人样。

几天后,政法委又下令给学校,要学校再次送我到洗脑班。我走脱。洗脑班头子又上门骚扰,吓得丈夫要跟我协议离婚。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