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军人父亲:中共真是流氓!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六日】跟中共干了一辈子已有七十年党龄的军人父亲,一天在饭桌上突然说了一句:“中共真是流氓!”

父亲一九三九年入伍,一九四四年加入中共,是一个经历了抗战、内战为中共卖命一生的老军人。二零一三年他八十八岁,患有心脏病、高血压、失眠、颈椎病、脑梗等十多种疾病。父亲迷信医院的检查与治疗,并对此坚持不懈,因此那些年他频繁住院、出院,日子大都是在医院度过的。

我和先生都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先生年轻时曾患疑难疾病,丧失工作能力,因修炼法轮大法重获新生。我因他而走入修炼,修炼后道德升华、身心健康也同先生一样无病一身轻!

父亲住院,请了二十四小时的护工。我们每天都去看他,送去一些他爱吃的饭菜和水果。父亲长年受无神论的洗脑教育,形成了党文化思维,听不得说中共不好的话。我们经常将大法真相资料夹在父亲要看的报纸中,希望他能阅读。起初父亲由于受中共欺骗宣传的影响,不愿听也不愿看真相,对有关“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信息也将信将疑。我们一说到中共的罪恶,他就会很气愤的反对。

一天我去给父亲送菜,他翻报纸时看到其中夹有真相资料,顿时火冒三丈,对我挥掌怒吼:“难道你当初也是这样天天让你婆婆看的吗?!”他当晚头痛一夜未睡。

次日,查脑CT虽未见异常改变,但父亲极为痛苦的对我说:“头痛的非常厉害。”我说:“医生说过头表皮痛是颈椎引起的,不要紧。”但父亲说:“我现在是脑袋里面痛,而且痛得就像要裂开一样,血压一百六十。”我说:“那你就找医生想办法呀”?父亲说:“医生没办法”。我说:“那你就相信我早就跟你说过的:默念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试试吧。据我所知世界上成千上万的人都因此受益了,我是你女儿不会骗你的。”

晚上,我打电话问父亲情况如何?他说:“没事了,头基本不痛,血压一百三十也正常了。”于是第二天我拿了一篇《医生出身的老父亲心服口服了》的真相故事给父亲看,父亲看后说:“我懂了。”后来在我的督促下,父亲每天都会默念几十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虽然父亲已体验到了大法超常的神奇感受,但由于受习惯性思维的影响,一旦症状消失,他又会将其说成是吃某种药吃好的。为此我郑重地提醒父亲:“你得福报不承认,福报必然不会长久。”

记得有一次我对父亲说:“天安门自焚是中共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他说:“这我不知道,我又不在场。”我说:“你这不是善恶不分吗?这完全是可以根据常识、逻辑、良知去判断的。”事后我悟到:我与父亲讲话的方式不善也是造成他排斥真相的原因,所以我必须修掉它!

一天父亲说:“昨天我念了五十遍(九个字)吃了两片安眠药都没用了。”我说:那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师父说:“只要我们保持善良,神不会把我们抛弃。”

一个月后,父亲因服用治疗失眠的药物,其副作用造成抽搐再次住院。抽搐控制了却造成心律加快,使安装了十多年的心脏起搏器失控不再工作;失眠情况更加严重,人很疲劳但头脑却清醒的让他无论昼夜始终睡不着觉。

父亲说:“我觉得睡觉的功能都丧失了。”他情绪低落的几次对我们说:“我快不行了,我两边都靠不上了。”这就是父亲一直迷信科学,对大法将信将疑最终所陷入的困境。

父亲在连续三天三夜睡不着觉的情况下,一天早饭后,突然坚定的对我们说:“我决定不吃药了。”我俩听后十分惊讶!

父亲说到做到,按大法弟子的标准努力去做:白天跟我们一块学法、学功、发正念;晚上父亲睡不着觉就干脆通宵阅读《转法轮》,放师父教功录像边看、边学。

当父亲认真反复观看了两遍《九评》后,有一天跟中共干了一辈子已有七十年党龄的父亲,在饭桌上突然说了一句让我们震惊的话:“中共真是流氓!”父亲终于从本质上彻底认清了中共,亲笔写了退党声明,摆脱了邪党的束缚!

当父亲修炼了四十六天后,六十六年的失眠顽疾消失了。双手十个严重的灰指甲有一个已全好,其它的也已从根部泛红逐渐转好……

从此父亲享受到了自由自在的完美睡眠,每天都过得很开心、满足。

在此感恩师父!感恩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