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研究生走入法轮功修炼的心路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我今年二十四岁,是在二零一五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想在这里简短的分享自己的小故事。

我自国中起就有偏头痛的毛病,七天中有三天不痛就可以拍拍手了。有时候会痛到走路不稳、没有办法直线走路。有一部日本电影叫做《一公升的眼泪》,妈妈很担心我会和电影里的女主角一样,所以就带着我去大医院做脑部扫描检查,但是却找不到病因。妈妈也有偏头痛的毛病,她常常说:“我上了四十岁才开始头痛,你十几岁就这样痛,以后要怎么办……”

我觉得自己是个大累赘,让妈妈操尽了心、花了很多钱跟时间治疗我的头痛,各种治疗方法都试过,西医、吃中药、针灸、国术馆、民俗传统方法等等,状况虽有稍许好转,但是从未完全好过。为了不让妈妈为我担心,我常常都忍着痛不说,除非是痛到想吐、得提早上床睡觉才会告诉妈妈。就这样我痛着痛着也习惯了,一直到我上大学,情况才稍微好转。

我不喜欢和别人起正面冲突,因此,每当和别人有矛盾发生的时候,我都直接忍下来,但是每每把自己气的血压升高,更增加了我头痛的发生率。

在我大二的时候,爸爸因晕眩而头部着地,动了脑手术,术后性格有点改变,所以我们家又开始了各种寻医的旅程,当然也是包括西医、中医、国术馆、民俗传统方法等等,外加一个气功治疗。我当时也让气功师调了身体,想说试试看,多年的头痛是不是会有所好转,但是状况虽有稍许好转,却从未完全好过。

在这个为期大概两年的寻医旅程中,我们认识了一位中医师。她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室内摆了很多大法书籍,是我们家认识的第一位大法弟子。她向我们介绍大法以及神韵,因此我们全家在二零一四年第一次看了神韵。哥哥是家中第一个拿起《转法轮》仔细阅读的人,之后,哥哥每天都在讲大法的事情,极力推荐我看《转法轮》,并且把一本又一本的大法书放在我桌上。

因为我和哥哥平日感情要好,也爱看书,所以就接受了他的推荐,开始看起《转法轮》来了。但是我花了数月的时间才把《转法轮》看完,看完之后只是觉得:“嗯!说得真好,真有道理!”看完《转法轮》后的两个月,神韵再度来到台湾,我们一家人第二次去看了神韵。

二零一四年看神韵的时候,我是在昏昏欲睡的情况下看完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期待二零一五年神韵的到来。就在我怀着满心期待等着开演并且和妹妹说笑打闹之际,下一秒,神韵的第一幕映入我眼帘,一种莫名的感动让我流下眼泪,从我内心的非常之深处呐喊着:“我要修炼!”

我开始上“法轮大法在台湾”网站,自己学习五套功法以及到学校附近的炼功点请炼功的阿姨纠正我的动作,并且开始看其他的大法经书,渐渐的,我对于法轮大法到底是什么有了越来越深的理解。我也了解到,自己在遇到矛盾冲突时,到底该怎样去应对,是忍气吞声呢?还是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两个是完全不同的,也学会去看看自己是不是哪里犯了错、是不是哪里没有考虑到他人才让我的心被揪着那样的不舒服?

奇迹似的,我的头痛症状在短短的三个月内减缓了许多,说三个月或许太长了,应该说我是三个月后的某一天突然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有头痛了。现在有时仍会不舒服,但总是透过反省自己是不是在哪里疏忽了或者是静下心来念《转法轮》或者炼功,头痛的症状就消失了。

由于我本身在大学念的科系是心理系,擅长分析自己的内心,理出头绪后更明白了自己会想要修炼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在今年的寒假,身为研究生的我抽空参加了“真善忍体验营”,并且担任小队辅导员,因为营队地点在云林环球科技大学,来自全台湾各大专院校的青年弟子在寒假前的周末花了两天的时间在那里進行讨论、跑大地游戏、练习手语、拍摄宣传片以及戏剧表演等等,我们还一起学法、炼功。我觉得这是个很难想象的场景:第二天的早晨,一群平均年龄二十岁的年轻人五点起床,从民宿走到环球科技大学,为的就是炼五套功法,每个人都在找自己心中的那块平静。那两天,我想我真正体会到了法轮功所修炼的三个字:真、善、忍。每个人都真诚的对待别人,每个人都与人为善,每个人遇到矛盾都是向内找,看自己错在哪里。曾经有朋友和我讨论过,忍这件事情是对人体很不好的,那我们这样忍久了会不会身体搞出毛病来?我对她说,不会,因为我们所说的忍,指的是真正的退一步海阔天空,而不是憋着气在心里难受。虽然说,有时候遇到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的时候,一开始还是会在心里怪着对方,认为自己没做错事情,但是,我渐渐的知道,将自己执着的那颗心放下了,那么矛盾也就消失了。

现在,我们家有三个人在修炼,哥哥、我和妹妹。我们三个人都以真、善、忍对待彼此及他人,看到谁哪里有执着、哪里做得不好了,就互相善意的指出来。其中,改变最大的是妹妹,她参加了今年寒假的“真善忍体验营”后也开始修炼了,过去的她是一个超级没耐性的叛逆少女,只要一遇到不称心的事情就马上爆炸,爸爸、妈妈也拿她没办法,只能说:“唉,以后就留给社会大学去教吧!”但是,近一个月以来,妹妹开始拿起《转法轮》和我一起学法、交流,时时刻刻修自己的心性,遇到不称心的事情的时候虽然还是会哀号一下,但是不会像过去那样到处诅咒别人了,炼功的时候就算很累很痛苦、鼻涕眼泪流的满脸都是,还是会坚持炼下去。

虽然爸爸、妈妈还没有发现她明显的改变,但是没关系,我知道妹妹一定会好好的修自己的心性,并且让爸爸、妈妈明白:法轮大法好!因为认识“真、善、忍”,现在的我,是最幸福的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