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仙桃市法轮功学员梁伏秀被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仙桃市法轮功学员梁伏秀,长期受到仙桃市“610”及其唆使的不法人员的监视、骚扰、抄家、强制洗脑,精神上遭受巨大摧残,于二零一六年一月九日离世,时年六十三岁。

以下是梁伏秀被迫害的大致经过:

梁伏秀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得法前,她的肩周炎很严重,不能做家务,随处求医,贴膏药、针灸、按摩……用了好多种方法也不见好。到了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五日梁伏秀开始修炼法轮功,一段时间后梁伏秀身体上的这些症状都好了。

二零零六年六月左右,梁伏秀的丈夫(也修炼法轮功)所在单位在仙桃市610的胁迫下,和华山里居委会来到梁伏秀家,扬言一定要找到梁伏秀丈夫,那天楼上楼下全都站的是人。梁伏秀丈夫刚好提前离开了家,之后在外地流离失所了一年多后才回家。

在丈夫流离失所的那段时间里,家里家外的事情全都压在梁伏秀一个人的身上,上有八十多岁的婆婆要赡养,下有女儿要抚养,还要承受丈夫离家后精神上的巨大压力……这些都象大山一样压在梁伏秀的身上,平时稍有风吹草动就担心不已。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凌晨二点左右,仙桃市龙华山派出所的近十名警察,强行撬开了梁伏秀的家门,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令的情况下闯进她家强行搜查,抢走了家里的光盘、磁带、碟片、银行卡、打印机硒鼓、像框、书籍、录放机、两部手机。警察把梁伏秀强行绑架到仙桃市龙华山派出所,梁伏秀从早上开始滴水未进,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钟,又把她送到胡场镇的麻港洗脑班。

在洗脑班里,警察强迫梁伏秀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强迫她写不修炼保证,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在这种环境下,梁伏秀的身心遭到极大摧残。在麻港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一周后,她的血压升高到120/220,警察就把她送到仙桃市脑血管医院,医院说要住院,警察就又把她送到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要给她打针,并派几个人守着,梁伏秀趁他们不注意就跑了,警察就到处找她,梁伏秀有家不能回,被迫流离失所达一年之久。

最为严重的是,也是在同一时间,梁伏秀的女儿女婿家也同时被非法抄家,同修女婿被绑架,女儿当时怀有七、八个月身孕。凌晨时警察把梁伏秀女婿带走后,女儿挺着大肚子,一个人跑到梁伏秀家,正好看到梁伏秀被警察带走,梁伏秀看见女儿凌晨时一个人过来了,就知道女婿也被绑架了。

梁伏秀一方面要承受不法之徒对自己的迫害,一方面又牵挂即将临产的女儿,同时又担心不知去向的女婿,肉体和精神上承受的压力难以想象。后来女儿早产,小外孙也因为在娘胎里受到惊吓,一直到八岁多了都胆小怕事,怕见生人。警察的暴行,给梁伏秀一家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和深重的影响。

二零一零年十月份,仙桃市610准备办洗脑班,要把梁伏秀送到洗脑班,梁伏秀又不得不离开家,流离失所将近一个月。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多钟,仙桃市龙华山派出所的五六个警察强行撬开了梁伏秀家的大铁门和木门的两把锁,冲进她家,抢走了她家的一个手机、一个mp5、一台外孙用的学习机、一台打印机、十几包打印纸、一个刻录机、一个切纸刀、一个电脑托盘、书籍若干。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仙桃市公安局胡姓警察、仙桃市龙华山派出所叶姓警察、仙桃市龙华山办事处,钱沟居委会一行五人来到法轮功学员欧光玉、梁伏秀夫妇家询问诉江事宜。梁伏秀把五人迎接进来,一一坐下后,叶姓警察拿出欧光玉写的诉江信开始询问梁伏秀夫妇诉江的情况,几十分钟后,叶姓警察拿出刚刚做的记录要欧光玉签字,欧光玉和梁伏秀都严词拒绝了,警察就告辞离开了。临走时,梁伏秀慈悲的对他们大声说:“希望你们当个保护老百姓的好警察,善待老百姓,记住真善忍!”

二零一五年九月底,仙桃市公安局胡姓警察、仙桃市龙华山派出所叶姓警察和居委会工作人员又一次到梁伏秀家询问诉江情况。

在江氏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的十多年里,梁伏秀家楼下经常有人盯梢、蹲坑监视,时不时的有居委会、公安局或者陌生人上门骚扰。这些有形无形的压力都给梁伏秀带来了极大的压力,精神上长期处于紧张状态,最终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