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十六年前在天安门广场拉开百米巨幅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一日】我今年七十八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跟随师尊修炼,至今十九年了。当我再次听到同修唱的《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这首歌时,泪水禁不住的流。十六年前,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的伟大壮举,仿佛就发生在眼前。

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九点多,我和同修来到天安门广场,正遇上同修们拉横幅,我们一起拉开了“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一百米长的巨幅。

警察们跑过来,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拳打脚踢,用胶皮棍猛打。和我在一起的男同修的腿被打断,喊“法轮大法好”的女同修,被打的口鼻出血。面对警察的暴力,同修们没有惧怕,没有退缩,仍然紧紧的抓住横幅不松手,保护着横幅。

最后,警察拿来剪刀把横幅剪碎,同修们被打的倒在地上,我用力将人堆里的学员拽起,边说:“不许打好人。”警察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不炼就让骂师父。我说:“让骂人是好人吗?你也骂你的父母吗?”警察把我们几人拽上警车,拉到天安门派出所。

从天安门广场被绑架来的很多同修都被关在大院里,满满的。我地区的有几十人,我们默默点头,相互鼓励。有个一家四口的同修被抓,父亲在广场被几个警察按倒,警察用穿着的大皮鞋踢、踩、踏;母亲被打的鼻青脸肿,姐姐也被抓,小的才十来岁,用小手抹着眼泪,哭喊着:“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有个男同修的头被打破,满脸都是血,只有眼睛是白的。有个女同修的头也被打破了,脖子和衣服上流的都是血,当时天气很冷,血都凝固了。同修们忍受着身体上的疼痛,不顾自己的安危,只想表达同一个心声“法轮大法好”。被警察暴力殴打的同修很多,不一一说了。

很多同修把自带的横幅一一拉开,双手高高举起,“法轮大法好”的呼声,在派出所大院内再次响起,一浪高一浪。有的同修把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小不干胶,分给周边的同修,贴在胸前,非常醒目。

有个外地女同修手拿小喇叭高喊:“同修们!我们是好人,不能被关在这里。”话音刚落,众多的同修往外冲,警察手拿拖把、胶皮棍猛打同修,有的被打的倒在地上,其他同修制止警察的恶行,高喊:“不许打人,打人犯法,窒息邪恶。”小喇叭传来传去,传到我地女同修的手中,此同修带头背师父的《论语》、《洪吟》,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紧接着全体同修一起背、喊,声音洪亮,惊天动地。

直到傍晚,我们被派出所警察分流到郊区各个派出所、看守所。我和十来个同修坐在车上,我拿出衣袖内的横幅,打开车窗,拉开横幅,我们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其中一个警察说:“别喊了。”另一好心的警察说:“你管这个干嘛,人家愿喊,就喊吧。”

车每行驶一段路,就下去几个同修,我被拉到石景山派出所,警察把横幅搜走,我被非法关押了两天,又被送到驻京办,这里关了约二十来名同修,同修都挤在冰凉的地上睡,后都被遣回本地,遭受迫害

写到此,歌词中“善良的人们在为他们落泪,正义的声音在为他们诉说……多少横幅,被高高举过?微微的风啊,你听得最清,法轮大法好!依然在空中回荡着。……”“天安门广场,你可否告诉我,多少个弟子,为大法来过?天上的白云,你看得最清……”还在耳边回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