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报告:2016年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6)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接上文

十、狱警、犯人觉醒支持法轮功,同情帮助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黑龙江省哈尔滨王淑兰遭五年冤狱迫害,她的“包夹”被感化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七日报道,王淑兰女士原是哈尔滨合成树脂厂劳资科一位负责人,今年六十六岁,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快乐,她用无私无我要求自己,把真诚、善良和快乐带给她遇到的人。她自述“包夹”被感化的经过。

刚到九监区,包夹我的是乱砍乱伐树木进来的,判了六年,五十多岁,家住河北,开始对我看管很严,企图“转化”我想多挣分,多减刑期。我跟她讲:你为了一分“转化”我,我真“转化”了,没有修成,是因为你的原因,你说你造了多大的业吧,这不是罪过吗?不是说给僧人一碗斋饭都是功德无量的事吗?她开始说这是迷信,不听。后来,我们在一起,总是谈论一些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这方面她知道很多,嘴上说是迷信,心里是相信的。

她家在河北,这里没有亲人,没有人管她,她靠给有钱的犯人缝被、洗衣服等挣点零花钱,因为她负责包夹我,不能离开我,所以她干什么都得我同意跟她去,她才能干,我就跟她去,并且帮助干,她真正看到了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可靠,后来她处处都维护我,我看大法经文,她给我挡住别人的视线,帮我传递大法经文,我们相处的很好。几个月后,她下队分到水房烧水,因为工作的便利,经常托人给我送她做的吃的,比如,把土豆切成丝,用开水泡,然后放上盐、味素,就能吃,这在监狱是吃不到的美味,是非常奢侈的东西了,或者泡点冷面捎来。

◎觉醒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犯人学习大法师父的经文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八日报道,黑龙江省依兰县依兰镇法轮功学员刘桂华女士,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五次被绑架,遭判刑七年,狱中遭酷刑折磨,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刘桂华修炼法轮功之前,争强好胜,一点不吃亏,为了多挣点钱,跟人家学着使用九两秤:虽然挣了钱,但刘桂华一身是病,钱也没攒下。一九九六年七月,刘桂华开始修炼法轮功,所患的风湿、心绞痛、气管炎、胆囊炎、胃病、甲亢等疾病全都好了。从法轮大法的法理中明白,修炼人要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返本归真。从此,刘桂华心里有了一杆秤:什么事都用真、善、忍衡量。

刘桂华遭非法判刑,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在女监那种压迫、暴力、欺诈的浑浊环境里,法轮功修炼者的真诚、善良、正直、无畏,改变了周围的人,刘桂华的正气感动了身边的犯人,她们大多数人都认同大法,有些人也开始跟着学习大法师父的经文。

集训监区包夹刘桂华的犯人长得高大健壮,以前警察安排她打法轮功学员,接触刘桂华后,她再不参与迫害,别的犯人欺负刘桂华,她都不允许。在一监区后包夹刘桂华的犯人从不阻止刘桂华看经文等等,被其他犯人报告给警察了,说不给她减刑,她说:不减就不减。还有一位包夹刘桂华的犯人,最后也开始学习法轮大法了。哪里有真、善、忍,哪里就有希望。

◎看守的小警卫小声说:“现在也没有别人,咱俩换个位置,你上床睡,我在地上睡。”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七日报道,于玉梅,工作单位是黑龙江省文学家联合会,简称文联。她在单位里负责收费的。然而于玉梅的故事,令那些名作家的作品相形见绌。

于玉梅被非法判刑五年。从二零零三年二月她踏进女子监狱那一刻起,狱警对她的“转化”迫害就没有停歇过。

那时大队长郑杰和彦玉华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不“转化”就打、掐,不让睡觉,往眼睛、耳朵里滴芥末油……

黑龙江三月份的天还很冷,没有暖气的小号里更是寒气彻骨,没床,于玉梅进去时棉衣全都被扒了,就坐在冰凉的地上,手铐、脚镣加地环,只能弓着身子坐着。最后那几天,手铐全都杀到肉里边,一般只有在吃饭时才给打开手铐,每次拔下来都带着血丝,有时候吃饭也不给打开,犯人往她嘴里捅两口苞米面粥就完事。来例假了,毛裤都被血湿透了,也不给换。

蹲小号的第八天,于玉梅被秘密带出监狱,当时她已经被迫害的不能行走了。来的人是省六一零、市安全局的,他们是把于玉梅拖出去,她被戴上手铐、脚镣、黑头套拉到一个秘密地点。车程约半小时。于玉梅被关进一个房间,大约六平米,窗户挡着很厚的窗帘,一个单人床,一个小桌,一把椅子,还有老虎凳、电棍、绳子等各种刑具,在她的听力所及的地方,听到一个人撕心裂肺的惨叫。

他们就对于玉梅不分昼夜的审讯,甚至连上厕所的时候都要监视,她绝食抵制迫害,轮班的警察晚上脱了衣服上床休息,于玉梅就只能在水泥地上垫一个单薄的沙发套坐着,十天十夜,十个二十四小时,一秒一秒熬着。提审的人经常威胁于玉梅,说要把她活埋。来这里的人不是胳膊折了就是腿折了,不是大小便失禁就是送去抢救了,哈尔滨的张策被打折了好几条肋骨,睾丸都被捏碎了……警察对于玉梅说:“你都已经不抗打了,一巴掌上去就能把你打死,你血压太高。”

有两次于玉梅几乎都已经不行了,她喘不过来气,憋得不行,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医生检查说她血糖很高,脑压也高,得好好休息一下。那天晚上看守她的小警卫小声说:“现在也没有别人,咱俩换个位置,你上床睡,我在地上睡。”她想了想说:“那不行,可能会连累你的。”小警卫打来热水给她洗脚、剪脚趾甲。她感动的说:“孩子,谢谢你。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法轮大法使人身体健康、道德回升,你可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啊,会遭报应的。”小警卫说:“现在都是这样,上级让干啥就得干啥。”她说:“你可不能那样啊,得为自己负责呀。”那一夜,他们像家人一样聊了很久。

哈尔滨公安局的处长、安全局的官员、南岗分局的警察、监狱的狱警都“转化”过于玉梅,都没得逞。这回在这个秘密审讯地,又来了一个外地请来的“专家”。这个据说来自沈阳的男人,四十多岁,他炫耀了半天自己在监狱取得的“成绩”,说经他手的没有一个不“转化”的。他用十分肯定的口吻说:“你不用这么顽固,等我说完了你就会改变你的思想。你为什么要这么遭罪?”

两天一夜的迫害后,于玉梅坐都坐不住了,连说话都没劲儿。当于玉梅有点力气、能抬起头的时候,她对那个“专家”说:“我是不会按照你说的那样去做的,但你说了这么长时间,也请你喝点水吧。”

她又对凑到跟前听的“专家”接着说:“我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大法教我如何做好人,对名利不争不抢。你们也是受害者,你们也是不明真相,才被蒙蔽被利用着迫害好人,以后追究责任的时候,都会受到牵连的。”

“专家”沉默了,静静地听着。后来“专家”会给调整一下吃的,让值班的小兵给她两个鸡蛋,给她打点粥,开车出去给她买点吃的。后来“专家”实在无法“转化”于玉梅,只能悻悻地说:我不会因为没能“转化”你而少开工资。于玉梅说:“我可能是打破了你一贯成功的记录,但是起码能让你少犯点罪啊。你不要再对别人做‘转化’了,那就是死路一条。我觉得你还是能走点正道,你有善的那一面。你为什么要做这么不好的事呢?为了你的荣誉吗?为了你的钱吗?为了你的职业吗?”

“专家”静静地听,不言语。当于玉梅离开的时候,他带着些许的担心说了一句:“以后保重吧!”

◎服刑人员不畏强暴 坚修法轮功不动摇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报道,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警察,对那些身体不好、难以管理的犯人,都力劝她们学炼法轮功,这让许多犯人洗心革面,做好人。那时,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有多名警察和八十多名犯人接触法轮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监狱不许再炼法轮功。但也有很多人不畏强暴,坚持修炼。冯海波、陈香云、肖淑珍、宋亚云、武淑芳、迟汉平、高秀珍、高国波、赵凤霞、冯淑荣、谢亚芹这些服刑人,虽然遭到残酷折磨、不给减刑等迫害,但她们仍然选择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

我告诉你们:“这个大法我炼到底了!”

冯淑荣入狱后,狱警认为她脾气不好,不好管,说学法轮大法能变好,打着嘴巴子强迫她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后,狱警又找冯淑荣谈话,逼她写保证“转化”。冯淑荣说:“我不炼时,你们逼我炼,我现在在大法中受益了,改掉了很多坏毛病,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了,你们又不让我炼了。我告诉你们:这个大法我炼到底了!”狱警无话可说。

“是师父把我变好了”

高国波人生中一个失手犯下了大错,被判死缓。她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服刑期间遇上法轮大法,从此脱胎换骨。以下是高国波叙述自己在狱中的经历,她说:“是师父把我变好了。”

那时候我们不写不炼保证的就开始押小号。放出来学法、炼功,再关,还炼再关,在小号我们也炼。一直断断续续关到二零零零过年才放出来。小号没有床,冬天没有暖气,阴冷阴冷,冻得没招没招的,还戴手铐锁地环。不让穿鞋不让穿袜子;不给吃饱,三天给一个牛眼睛大的窝头一勺稀粥,饿的我们一个个大眼睛瞪瞪着,脖子都抬不起来;没办法我们绝食,他们就摧残性灌;后来说不饿我们了,然后用大海碗做饭,必须吃完,撑得难受。打、电、冻、饿、灌、撑,就是想尽办法折磨人。

过去骂人那是我的“特长”,修炼法轮大法后不骂了。警察逼我骂大法,骂我师父,不骂就打。我坚决不骂。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人能骂父母吗?医生给人治好了病,这人能骂救命的医生吗?我师父把我转变成修真、善、忍的好人,江泽民让我“转化”到哪去?转成一个满嘴谎话、背叛师父的坏蛋?我可不愿意,谁说啥都没用,就是把我骨头砸碎也没用。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我走出了监狱,挺胸抬头,因为师父把我变好了,心好、身体好,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法轮功学员。

十一、保护狱中法轮功学员得福报案例

◎蒙冤入狱危难中 死亡边缘神迹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报道,二零零二年七月,我村一个男孩在家被毒死,因我两家有矛盾,他家怀疑是我下的毒,警察不调查不取证,就不明不白地将我投进了看守所,我瞬间变成了“杀人犯”。

我没有杀人,更说不出杀人过程。他们知法犯法,依照邪党邪恶手段,对我严刑拷打,刑讯逼供。我腿被打断,身体皮肤溃烂,严重抽搐,半身不遂,意识不清,医治无效。确切地说,我是在死亡边缘上徘徊。

二零零三年三月,看守所监室关满了法轮功学员。有一天看守所所长王金红突然对我说:“你跟她们炼法轮功吧。”我清楚地知道她们怕我死在看守所难逃责任。她又告诉法轮功学员刘新爱说:你教她炼吧,让她病好了,我准许了。

刘同修告诉我法轮功是高德大法,以真、善、忍为宗旨做好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就会救我的。因我站不起来,她就教我学炼静功,发正念。

就这么简单的,第二天出现了奇迹,我站起来了,能走路了,佛恩浩荡,神奇在我身上就这么显现了!所长看到后很惊讶地说:“那你就跟着她们炼吧,就说是我批准的。”她们又教我背法,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细心照顾因不转化被残酷迫害的同修们。

后来看守和犯人都不叫我的名字了,叫我“炼法轮功的,过来”。就这样,她们再也没有打过我。之后又进来一个炼法轮功的大学生,她帮助我写诉状伸冤,上诉到中院。中院经过调查、审理,证明我是被冤枉的。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法院判我无罪,当庭释放,并赔偿经济损失十八万元。

回家后,我找到了当地的法轮功学员,跟她们一起学法、炼功,一样不落。

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我一定要修炼,做一个合格的法轮功学员。

◎无辜入狱 幸遇法轮功学员

牢头让她当法轮功学员的“包夹”,她却默默地保护法轮功学员,如法轮功学员炼功,她给看着,一有动静,她赶快通知她们。她人有了精神,活干的又快又好又多,每次分数都是第一。最后她的十年刑期减半,很快就出狱了。出来后,家产、田产、树木、鸡鸭都被两个大伯子瓜分了,她气得不行,就想方设法找到了同修L。L劝她说:“你孤儿寡母的,娘家又不是本地人,就忍了吧。叫上几个乡里院里主事的,说和说和,你和孩子总得要吃饭要生活呀!”她听了L的话,就找村里有影响的人帮助,要回了小半的田产。出事前,她家养的鸡鸭下的蛋,她都分给村里人吃,在村里人缘好,人家都愿意帮她。现在他们已搬到城里住,两人齐心协力做了一个小买卖,而且生意兴隆。孩子更是争气,考上了名牌大学。现在已在天津国企上班。她家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她人也更精神,更漂亮。她逢人便说:“我遇到贵人啦!我沾了法轮大法的光了,要不,十年的牢狱生活还不一定会熬到头呢!”她对法轮功学员说:“我真的服你们,真的信大法,我也要请大法书,也要作大法的修炼人。” 这真是:信大法,命运转,福无边。

◎哑巴出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日报道,赵亚伦,女,一九四五年出生,一生未婚,退休前在黑龙江省送变电工程公司物资科做办事员,认真、负责干着自己的一份差事。她五十一岁,开始修炼法轮佛法,而在五十八岁时,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陷入冤狱,在监区里有一个小哑巴,当时二十三岁,不识字,犯人经常欺负她,法轮功学员赵亚伦真心待她好,关心她,给她讲过大法真相,教她念“法轮大法好”。那一次赵亚伦被警察和犯人在室外冻,用雪埋,她站在窗前看着,默默地流眼泪。

她从来发不出声音,每次见到赵亚伦都用嘴形说:“法轮大法好”,结果有一天她竟然能出声了,“法轮大法好!”真是奇迹啊。

结语:

十七年来,面对惨绝人寰的冤狱酷刑,众多法轮功学员用顽强的意志坚持善念,承受着漫长而巨大的苦难。按照真,他们讲述着真相;按照善,他们惨遭迫害而无怨无恨,希望唤醒世人的良知,拥有美好的未来;按照忍,他们忍受着苦难,割舍个人的所求所得,坚守着和平,理性,他们忍的坚强不屈,无所畏惧。他们相信正义真理必胜,十七年来从来没有以暴易暴、以怨报怨,全国没有发生过一起法轮功学员因遭受迫害与不公而采用暴力或非法手段鸣冤雪耻的事件,这是一种怎样的舍身救世精神,这是一种怎样的大慈大悲情怀?迫害这样的好人,打压真善忍信仰,就是无视自己的良知。对真、善、忍的仇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打压和“转化”,使整个中国社会快速全面的向黑暗和罪恶沉沦……中共迫害真、善、忍,造成的恶果使大陆人人都成为受害者。

参与迫害的警察们可懂得,在你自觉得意行恶不忌的时候,报应将随时降临。如果你们知道但不相信,那就看看周永康等落马官员的下场,还不信,那就看看江泽民将自食什么样的恶果,还不信,那就看看中共的悲剧收场吧。最终必定证明一个天理:作恶多端必自毙!

但是,到那时,你相信了,同时你也会知道了,选择的机会已经被你们自己的无知全部错过了。这正是饱受摧残的法轮功学员的真心劝言。

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唯一正确的选择。

(全文完)

附录1:2016年中共监狱酷刑迫害种类统计表(下载(68.2KB)
附录2:2016年明慧网发表的关于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章统计(下载(36.9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