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家破人亡 南昌市余翠花又被判五年半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余翠花,现年六十七岁,南昌市江铃汽车集团的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她先后遭两次非法劳教(一次两年六个月、一次三年)、一次非法判刑(四年),经历了近十年的牢狱折磨。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余翠花在南昌市新建区发法轮功真相册子时遭警察绑架,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被新建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

高龄的老伴在奔走呼救与无望等待中于同年七月离世,原位于迎宾大道的住房因抵债被出售,余翠花在近七十岁时再次承受家破人亡的人间苦难。

修炼法轮功获新生,坚持信仰遭近十年牢狱折磨

余翠花于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患的头晕、头痛、关节炎、胃病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至今二十多年身心健康。

她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凡事为别人着想,先他后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对丈夫与前妻的儿子视同己出,使复杂的家庭得到了和睦;在工作上兢兢业业,看淡利益得失。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余翠花坚定自己的信仰,多次被绑架、关押、抄家、罚款、关洗脑班,经受过近十年的牢狱折磨,遭受过毒打、上铐、吹冻、罚站、剥夺睡眠、野蛮灌食、奴工劳动、酷刑逼供等残忍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单位逼余翠花上交法轮功的书籍及资料,逼她写不再修炼的“保证书”并派人监视她及家人的行踪。

一九九九年十月,余翠花去北京向有关部门反映“法轮大法好”及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等事实。

十一月,她被北京昌平警察绑架,后被送往江西省驻京办事处,由单位派人接回南昌,直接被送到南昌洪都看守所被关押迫害了四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日,余翠花被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在劳教所,大年三十,外面下着大雪,余翠花被四个狱警强行将她双手反铐在北风口的窗子上吹冻十多个小时。狱警还唆使吸毒犯打骂她,用湿毛巾、硬本子抽打她的脸部和头部,逼她罚站,不准睡觉。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余翠花绝食抵制迫害,狱警将她手脚绑在床上,死命殴打她的鼻子、后脑。狱医用长长的皮管插入她的胃部、强制野蛮灌食,她被灌得全身抽筋、发紫,生命垂危,输氧气抢救才缓过来。寒冷的冬天,狱医将米汤倒于她衣领内,还不准洗澡、换衣。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热的炎夏,在“四大火炉”的南昌,狱警强迫余翠花在烈日曝晒下进行所谓“军训”,不准洗澡,致使她全身长满疥疮,痛痒难忍,根本无法入睡。

一次在冬季大雪风天,狱警将余翠花双手双脚呈大字形绑在铁丝床上,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还有一次逼她站在打开的窗户前吹冻。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十日晚上,南昌市青云谱区刑警大队徐大队长与江铃公安局警察闯入余翠花家,将她强行绑架到青云谱刑警大队的审讯室。她被双手悬空铐在墙上,警察把她铐紧的双手用力往墙上击打,铐子被卡进两手臂的皮肉里、血肉模糊;再用抽屉和摩托车头盔叠起来,垫放在她背后,造成全身的重量全压在被悬空铐紧的双手上,使余翠花剧烈疼痛,痛苦至极。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警察还死劲抠她腋下的筋,猛力击打她的脸部致满口冒血泡。警察扬言打死她象打死一只苍蝇,酷刑折磨她十多个小时,使她手脚完全失去了知觉,大小便失禁。

十二月中旬,余翠花又被劫持到江西警校的洗脑班继续强制洗脑迫害,警察并向她家人强行收取押金三千多元。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七日,余翠花在江西高安市发放真相资料,被高安市新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遭五、六个警察殴打。

五月二十六日,她被第二次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期间她被关小号,不准睡觉,强制洗脑,每天被逼奴工劳动十三、四个小时。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余翠花在南昌青云谱区麻坊“好又多”超市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蹲守的京山派出所的便衣警察绑架。

青云谱区法院就凭几张“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标语及一副对联,对她非法判刑四年。

在江西女子监狱,狱警和“包夹”刑事犯人逼她背监规、罚站,不准睡觉;逼看诬蔑法轮功的构陷资料;每天逼干时间长达十四~十五个小时的奴工劳动。由于她的手被铐伤了,拿针都痛,手伸不直只能歪着身子做工,视力下降不能完成定额而被扣分。

有一次搬产品材料时,余翠花右手严重受伤,伤痛导致晚上无法入睡,却还被逼着用右手一针一针的抽线,十分痛苦的完成生产定额。最后还被延期十一天才被释放回家。

在劳教所和监狱里,余翠花都被强行以“体检”名义抽过血。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南昌市江铃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四名刑警强行闯入余翠花位于南昌县莲塘镇安居小区的租住房,在出示了搜查证后,入室四处拍照、抄家,抄走了七本《转法轮》书、四十余本大法经书、一部手机、两张法轮功师父法像、余翠花与丈夫邮寄起诉江泽民的草稿和回执,及其他法轮功学员邮寄诉江的回执。

由于在家中没有抓捕到余翠花,警察于中午十二点将余翠花的丈夫老杨从租住房中劫持到江铃公安分局做审讯笔录,讯问邮寄诉江控告书的地址是从哪儿来的?写诉江控告书的格式模板是从哪儿来的等等问题。直至下午三点警察才将她丈夫送回家。

再次被非法判刑五年半,丈夫悲伤离世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余翠花在南昌市新建区发放法轮功真相册子时遭绑架。在经过长时期的超期羁押后,于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收到新建区法院送达的五年半刑期的判决书。

余翠花的老伴老杨,现年七十多岁,是江铃汽车集团的退休职工。在余翠花被绑架后,老杨曾亲自到新建区国保大队要求释放余翠花回家。当时老杨身体状况尚佳,但在几个月的焦虑、牵挂与奔波无望后,他身体渐渐不支,于二零一六年五月份住进医院,经检查是晚期胃癌。

临终前的老杨悲叹道:“要是余翠花回来了,我就可以多活两年!”老杨于七月份不幸去世。家人至今不敢将此噩耗告知余翠花,担心身陷牢狱的她承受不住这意外而又沉重的打击。

余翠花的两个儿子本热切盼望母亲出狱为他们操办婚礼,在等待无果的情况下,只好于二零一六年下半年草草完婚。小儿子在电话中失声痛哭:“我妈妈何时能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