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苦的她露出了笑容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二零一六年二月底,我为在医院照顾生病的爸爸,租住在医院附近的比较廉价的个体小旅店。一天晚上,大约是九点半,我刚从公共洗漱间走出来,走廊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妇女喊住了我。

昏暗的灯光下,她微弱地问我,有没有胃药?她现在胃很疼、难受。我很抱歉地告诉她,我没有药。看到她挺失望的样子,我建议她问问旅店老板娘。她说,她以为我是老板娘呢。很快她向老板娘要来了一片胃药,但是,她刚来租住,房间里没有水,她也没准备水杯。我租有暖水瓶,有热水。于是,我用自己的水杯为她盛了一杯热水,送到她的房间。

看到我为她送水来了,她很感谢,刚才愁苦的面容上露出了隐隐的一丝笑意,说我是个好人,这么善良,连老板娘都没有管她是否有水吃药。我就与她随意说起话来。

她焦虑地说,她刚来,也是到医院照顾老父亲的,她的父亲咽喉部得了癌症。她很发愁,因为老父亲的身体状况不好,一直都比较虚弱。现在她很矛盾是不是要做手术,术后再做放、化疗。而实际上,已经是癌症的晚期了,医生说就是做手术,可能也没有意义,还要防止手术中出现的意外。她还有两个哥哥,但是他俩都挺忙的,现在没有过来。她在父亲面前,既要瞒着癌症的实情,还要给父亲一个合理的解释。跟前又没有人商量,所以她很愁苦,对哥哥们颇有怨言,因而也不愿与他们商量,自己又不知该如何是好,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办,着急上火,没有心思吃喝,所以晚上突然胃很难受。

听着她的述说,看着她焦灼、痛苦的表情,我能体会到她的不易。我很希望能够减轻一点她的痛苦,就温和地说:你是一个孝顺的女儿,照顾老爸。现在既然是这样的情况,那就从怎样对老爸好的角度,来解决。手术意义不大,老人身体又承受不了放化疗,可以考虑不做手术。但是,你不要埋怨你的哥哥们,应该与他们多商量,既然他们来不了,那你就打电话与他们说,可以如实说说你的顾虑和愁苦。这个时候,是多商量的时候,与亲人一同解决问题,多包容,而不是互相埋怨、制造矛盾的时候。大家一起多沟通交流,达成共识,就可以了,千万要多包容。

我一边帮她分析这件事,一边劝她善待哥哥们。她听着听着,脸上的愁苦渐渐消退了。她说:“听你这么说,怎么这件事变的清晰些了。看你多好,满脸的祥和和快乐。”

我说:“因为我是有信仰的人啊。”她说:“是吗?你信什么啊?我也有信仰啊,我信主。”我告诉她我信法轮功。她略有些疑惑,于是我就告诉她,法轮功教人真善忍,遇事为他人着想,所以我才能主动给她送热水,并且不会嫌弃她,把自己的水杯给她用。现在国内共产党就是不讲道理,不讲法律,在迫害我们。就像你有信仰,知道有信仰的人是不会杀生和自杀的,是与人为善的,而“天安门自焚”完全是中共栽赃、陷害、导演的骗局。她点头认同。我又给她谈善恶有报,共产党从历史到现在,迫害无辜太多,会遭恶报的,只有退出它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和少先队,才好。她也表示理解,于是起了个化名,她同意退出曾经加入的少先队。

说着说着,我又说,如果你胃还疼,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对你身体有好处的,能减轻痛苦。她忽然意识到:“咦?与你唠嗑,唠着唠着,这胃什么时候不疼了?我这药还没吃呢。”可不是,我也忽然发现,那片药还摆在我们面前的桌子上呢。她又说:“怎么与你唠嗑这么舒服啊,唠着唠着,我这心情也好了,没有那么沉重了!”

是啊,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脸上的愁苦消失了,有了笑容,轻松了。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啊,我们都开心地笑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