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是中共江氏集团虐杀好人的法西斯集中营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现在人们一提起法西斯,自然想起德意日法西斯在二战时的罪恶,特别是德国法西斯设立秘密集中营,将数百万犹太人残杀,成为上个世纪极大的罪恶和教训,但不幸的是,时隔几十年之后,在东方中国又出现了一股比德国法西斯还邪恶的法西斯势力,正在它设立的集中营里虐杀着那些善良的人们,这就是江泽民集团的中共法西斯。

一九九九年夏,江泽民利用中共法西斯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灭绝运动,当江氏犯罪集团要向善良的民众下毒手的时候,担心引起民愤和国际社会的谴责与制裁,所以不敢公开施以屠杀,只能秘密的虐杀民众,这样就得需要有一个隐蔽的酷刑虐杀好人的场所,这个场所就是遍布在大陆各地的监狱,这些监狱就是中共江氏集团虐杀好人的法西斯集中营。

中共法西斯的监狱可分为黑监狱,如遍布各地的洗脑班、精神病院;地方监狱如看守所、拘留所;具有监狱性质的劳教所、戒毒所;各地公开的正式监狱。这些监狱以古今中外一切邪恶手段和百种酷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和肉体摧残和虐杀。

精神摧残

德国法西斯杀害犹太人主要是消灭了民众的肉体,而中共法西斯不但灭绝善良人的肉体,还要从精神上摧残修炼者的信仰意志。

凡被劫持囚禁在中共各地派出所、拘留所、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地的法轮功学员,一旦被中共欺骗妥协后,就要被迫写诬陷法轮大法的言词,如日结、周结、月结、年结、三书等,或者做对自己最敬重的师父的一些不敬之事,被强制听看污蔑法轮功的各种电视、书报;强制参加揭批会;强制做罪恶的考试题;强制帮教转化别人;强制出卖他人和资料点等等,一个修炼人最看重的就是自己坚守的神圣信仰和不可剥夺的精神意志,如果这样做了如同精神已死,这是修炼人最不愿最不能干的事。许多曾经做过此等可耻之事的人,清醒后对自己的污点痛悔万分,其实,何止是污点?如果不洗心革面,尽快补偿,很可能因此被邪恶毁掉。

酷刑虐杀

在各个监狱集中营,中共法西斯使用了“毒打、刑具、体罚、灌食、电击、超负荷劳役、虐待、性摧残、牢中牢、精神药物/毒药”等十多类一百多种酷刑摧残法轮功学员,每一种酷刑都被中共法西斯发挥到致人死命的程度,在实施酷刑虐杀民众方面,德国法西斯比起中共是小巫见大巫。

毒打酷刑致死案,如湖北麻城宋埠镇法轮功学员何行宗(男,时55岁),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八日早上,在本村大路旁电线杆上张贴法轮功真相标语,被宋埠派出所警察发现,在路边活活被打死。警察为了掩盖真相,把他拖走扔在公路旁,并将派出所之前撕下的100多张法轮功标语传单揣到他衣袋里,而后请来法医进行人身鉴定,谎称死者身上没有伤痕,是贴传单时意外而死。但何行宗家人在料理他的后事时,发现何行宗脖子上有两个深凹进去用手掐出来的深印,后脑勺有重伤,下身睾丸被捏破。村里的群众见何行宗这样被警察活活掐死,坚决要找派出所为何行宗讨个公道,但派出所却威胁说:这个事情你们不要找我们,我们也不找你们,他是张贴传单而死。

大背铐(又名背剑、大背剑、苏秦背剑,是背铐的变种,把一个手臂从肩部向下,硬拉另一手臂从背后向上,再用手铐将两手铐紧)酷刑致死案,如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孙淑香(女),是著名律师高智晟致胡、温公开信提到案例的其中一位:当时四十八岁的孙淑香,在六年的时间里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总共被非法关押过九次。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孙淑香被长春市国保大队从家中绑架到市公安局,用大背铐将其两手铐紧,然后在孙淑香的惨叫声中,警察将她十个手指一个一个掰开,把手印印在事先准备好的材料上,并以此材料作为依据将其劳教。孙淑香就在这次劳教中被迫害致死。

放礼炮、五雷轰顶、前七后八定心脚酷刑致死案,如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彭敏(男,时27岁)因到北京为法轮功请愿,在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六日到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被中共非法关在武昌青菱看守所将近一年的时间里,看守所所长熊继华和管教直接指使毒打折磨彭敏,包括:放礼炮(打手双手抱着他的头,使劲用力地撞墙,撞得要象放礼炮一样响,人当时就要痛昏,后脑勺被撞肿或撞出血泡);五雷轰顶(打手用拳头照他的头顶顶门心用力打五下,每下都要发出轰的声音);前七后八定心脚(打手用脚照他的胸部用力踢七下,照背部用力踢八下)……彭敏被打手毒打一整天后,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人整个散了架,当时就昏死过去,送武汉三医院抢救后醒来,但已全身瘫痪,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六日含冤离世。器官(肾脏)被摘取,遗体被秘密火化。

精神药物摧残致死案,如湖北浠水县国税局洗马镇分局职工郭敏(女,时38岁)。二零零零年三月,郭敏不放弃法轮功修炼,受到来自家庭、单位、社会等各方面的压力,于是决定去杭州亲戚家暂住一段时间,在杭州火车站被搜查携带有法轮功书籍而被杭州公安局扣押。二十多天后,浠水县国税局工会主席汤圆红将郭敏接回湖北后,直接关押在黄冈市康泰精神病医院进行药物、精神摧残二年多,后由汤圆红及时任局长汤圆明(两人是姐妹)将郭敏转至浠水县红十字会精神病医院继续摧残,这一关就是八年多。二零一一年农历七月初五,被非法拘禁在精神病院前后十一年之久的郭敏,在孤独中含冤离世。

等等惨案,不计其数。

奴工耗命

强迫民众做高强度劳役奴工,榨取他们的劳动价值,是法西斯势力的同罪共恶,但中共法西斯做的更绝,强迫善良人做超时、超强度的奴工,同时还有耗尽他们的精力,磨掉人们的信仰意志的阴谋恶意,甚至耗尽他们的生命。

二零零一年四月底,五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万贵福被非法关进甘肃省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万贵福被强制每天大强度的用嘴磕、用手剥瓜子,导致双唇肿烂、两手指甲脱落,手指流血流脓。由于无法完成每天的定额,万贵福被第一看守所4队队长吕军暗示9号室的犯人毒打致腹部严重受伤,同年十二月二十日被送进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三天后死亡。据长期关押在兰州大砂坪看守所在押人员(姓名略)证实,在兰州大砂坪看守所,在押人员每年死亡率相当惊人,但由于封锁消息具体死亡人数不详。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以每名800元的价格从其它的劳教所买法轮功学员,逼做奴工,他们在狱警的百般凌辱和体罚、酷刑的威胁下被强迫日夜拼命劳作,加班加点为劳教所和“河南瑞贝卡发制品集团有限公司”挣钱创汇。因为该劳教所迫害法轮功“有功”,受到了中央政法委“610办公室”、劳教局的赏识,为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挂上“国家级文明单位”。就在挂匾的仪式上, 当时就有三人因劳累过度晕倒不省人事。而该所所长屈双财因积极迫害法轮功受其上级赏识,2003年5月被调任到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他还与许昌“瑞贝卡发制品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加工合同,并带去了酷刑“约束衣”,不久便将被非法关押在十八里河的三名女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

活摘器官

二战时期,日本法西斯制造了以人体做细菌实验残杀中国人的暴行,德国法西斯制造了用毒气毒杀集中营犹太人的罪恶,但中共法西斯在迫害法轮功群体时,制造的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活摘器官牟利。在残酷的迫害中,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有的被直接活摘器官(主要是被绑架囚禁后没有报出姓名的学员),焚尸灭迹,有的在监狱被酷刑折磨得奄奄一息时,遭强行解剖活摘器官,强行火化。而参与活摘的军队及地方党政、六一零、公检法司、医院等都借此升官发财,还有的借此加工人体标本、作人体实验、发表论文,博取了用杀人罪恶换取的功名利禄。这是人类无法容忍的罪恶。

李再亟,男,时年四十四岁,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七月因拒绝“转化”被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毒打致死,左侧太阳穴塌陷,眼珠都被打出来。在未征求家属意见的情况下,李再亟体内器官全部被摘走。劳教所负责处理此事的赵姓警察买了很多卫生纸,家属问:买纸干什么?赵姓警察说往肚子里塞,然后家属看到李再亟肚子里塞满了卫生纸,往出抬时,身上还往下滴着鲜血。家属反对他们拿走器官,赵姓警察说做标本了(实际上是给高价卖了),根本不容家属质疑。李再亟的衣服都是警察给穿的,根本不让家属靠前,然后匆匆火化。

贺秀玲(女,时五十二岁),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十村村民,因拒绝“转化”被烟台市南郊看守所迫害得奄奄一息,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送到烟台市毓璜顶医院(又叫专区医院)。三月十一日早晨七点多钟,烟台市芝罘区“610办公室”主任李某电话通知贺秀玲丈夫徐承本赶紧去医院,说人已死了。徐承本后来知道贺秀玲在尚有呼吸的情况下被活摘了肾脏,送入停尸房,于是持续上告。警方起价十万元欲买徐承本不再上诉,遭徐拒绝。多方投诉无门情况下,两年后徐承本网上发文质疑妻子被活摘器官,第二天即被抓捕,后被毒杀,贺秀玲的遗体也旋即被强行火化。

中国大陆已成大监狱

六十多年来,中共以谎言暴政及各种诱惑,欺压奴役民众,已经将大陆打造成了一座大监狱。在这里,人们没有言论自由,只有听党话,没有信仰自由,只有被中共强行灌输无神论,没有上访鸣冤的自由,只有等待当局虚假的处理,甚至连何时结婚生几个孩子都是由政府说了算,更何谈能拥有正常社会各种基本的人权自由,稍有不慎就会遭到中共谋害整肃。

即使在所谓的开放后,也只有被中共驱赶着向钱看,但这里的人们干的是世界上劳动时间最长,相应的报酬最少的工作,养肥的却是一个最庞大的党政官僚阶层和权贵资本家,社会贫富悬殊天壤之别,高昂的车贷房贷将人们变成政府的终身债务奴隶,严厉的户籍制度把普通百姓钉在了这块土地上,十几亿中国百姓实则成了被中共绑架的人质人犯,任意盘剥宰杀,再加上恶劣的生态环境和道德崩溃后的人文灾难,中原大地已被中共打造成了一个大监狱,苦难的人们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救世的法轮大法开始在大陆传播,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给这片土地带来了生机和希望。但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共江氏流氓集团,于一九九九年夏无端的发动迫害法轮功的灭绝运动,并且以恶毒的谎言抹黑法轮大法,欺骗社会大众,使得本来就如同生活在监狱里的大陆民众,面临着被天道淘汰的危险境地,真的将被中共推向万劫不复的地狱。

万幸的是,上天常有好生之德,法轮大法慈悲芸芸众生,以真相示于人间,网开一面,救度众生,所以,对于可贵的大陆同胞来说,要想逃离中共设立的心牢监狱,只有了解真相,退出中共组织(党团队),才能不做中共的陪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