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自己 让世人真正明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我在单位是负责技术的工程师,平时性格内向,不擅言辞、不喜欢交际。以前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虽然也和一些同学、同事和偶遇的陌生人讲真相,但对比现在正法的要求,远远不够。看到明慧网的交流文章提到走出去、给广大世人送明慧真相期刊并讲真相,觉的很好,因为世人接受明慧期刊后,读里面的内容会真正明白,再加上大法弟子面对面讲真相、帮助人三退,这个人会真正得救。因此我也想这么做。

一、“神仙怕说话呀?”

午休时,我到外边看着走在街上的路人,却不知如何开口。走到一个超市旁,忽然听到一个女人喊:“神仙怕说话呀?三亿白给你呀?!”这句话象是在说我!我想:当时“三退”人数是二亿多,要突破三亿人,肯定是需要大法弟子在修炼中突破自身的障碍、努力去做才能达到。

想到救人的紧迫,我心里非常急,下午在办公室想着这句话有点坐不住了。现在大陆经济下滑很厉害,当时单位没什么事儿,同事们都在玩游戏,看新闻。我拿着真相信,包里装几本明慧真相期刊,先到附近的邮局邮了信,然后去找人面对面讲真相。

我看见邮局对面有卖水果的,过去买了点水果,接着问:“有起诉江泽民的期刊,你想看吗?”卖水果的爽快的回答:“看看呗!”

又往前走不远,看见一对卖菇的农村夫妇,我买一点菇,问他们要不要看揭露假新闻的真相期刊,男的说:“我们大字不识几个,从来不看书。”我不气馁,又补充一句:“江泽民已被20万人实名起诉了!”那个男人听了之后来了兴趣,问:“那你的书要钱不?”我说:“不要钱,免费赠送。”他立刻说:“那给我一本,我不认识的字问她(指他媳妇),她不认识的字问我。”

就这样,我开始了和街上的小商贩面对面送明慧真相期刊、讲真相。过程中发现有的人确实不爱看书,因此没有要真相期刊,但是我告诉对方: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好人有好报、恶党迫害法轮功,退出恶党能得到神佛的保护。他们对这些都很认同,一些人也同意“三退”了。

二、简单明了

这种讲真相方式,我坚持了一段时间。一天,我听说当地一位同修出去讲真相的时候,对一条街的店铺,逐个進去给店主送明慧真相期刊、然后讲真相。我发现自己非得买点东西才能讲真相、否则像搭不上话似的,这其中是有人心、观念、正念不足。

我问自己:实名控告江泽民了,网上也刊登了,邪党也都知道自己的信息。现在应该更坦荡啊!在大街上讲真相,我到底有什么怕的呢?

我向内找自己,还是有爱面子心,根深蒂固的观念,怕人不理解,觉的唐突。救人这么大的事,大法弟子有久远的誓约在先,今天又有师父和大法在世间,是我自己在障碍自己。我决心突破这个不好的观念。

晚上下班时,我丈夫开车来接我,我先在办公楼下等着,看到来往的行人,行色不太匆忙的,我就上前简单明了的说:“你好!送你一本真相期刊。”有的人很痛快的接受了,而且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有的人表示以前看过真相期刊,我讲几句真相,对方就同意退党了,嘴里还说:“真好!你们真不容易!”也有的人拿着明慧期刊,表示先看看再说。当然也有不要的,没关系,我继续讲真相,不受干扰。

三、不错过救人机会

我发现虽然上班族自由支配的时间有限,可是只要有急切救人的心,每一点时间都可以充分利用。只要我们抓住机会,师父利用各种机会把有缘人送到面前。

比如一次,在办公大厦里等电梯的时候,电梯来了,我和一位老大爷上了电梯,另一位等电梯的彪形大汉却不上,非要等对面的电梯,我知道这是让我救这位老人。电梯门关上之后,我立刻拿出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期刊送给老人,老人看了封皮很震惊,说:“你真是给对人了,我很有正义感。”我问他家里是否有DVD,他说有,我又送他一张真相光盘,他刚装包里,电梯停了,在八楼上了几个人,老人小声在我耳边关切的说:“你也不能见人就给,注意安全。”老人到九楼,电梯停了,老人差点忘了,我提醒他到了,他才下了电梯。对于一个生命来说,本性的一面明白,得到法轮功真相了,其它什么都不重要了。

再比如,坐公交车的时候,旁边明明有好几个空位,有的乘客却非要坐到我身边;或者我在车上站着,有的乘客让我坐她旁边。对这样的人,我一般都送一本真相期刊,再讲真相,他们的反应也都比较好。车上虽然乘客不少,别人听到我讲真相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反应。一次我给旁边的女乘客退团、退队后,送她个护身符,没拿住掉地上了,周围的乘客还帮着拾起来,看我俩时也都是善意的目光。只要大法弟子念正坦荡,一心救人,周围的一切也祥和。

四、去掉负面思维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在头脑中常发出一些负面思维,就要用“真、善、忍”衡量一思一念,及时修正。举个例子:

今年夏天,天气极端的闷热,不修炼的家人受不了,买了空调,安装时我请了半天假留在家里。在等安装人员上门的过程中,我脑中有二个想法闪现:一个是,要不要给他们讲真相呢?这可不是在大街上,讲完就走,人家不知道你是谁。这是在你家里,如果他们是不好的人把你举报了,损失会很大的,别人也救不成了。另一个念头闪过:如果他们是有缘人,你不去救度他们,使他们失去万古机缘,你怎么承担这个责任?

坐下来发正念清理自己不好的思想念头,清理干扰世人得救的因素。渐渐的,我思想清晰了,我只选择符合“真、善、忍”的思想念头,去掉负面思维。

一会儿,俩小伙子来了,见了面就觉的很亲切,是有缘人。他俩后背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我赶紧从冰箱里拿出雪糕给他们吃。可是他们着急干活,因为夏天工作任务很多。

电钻钻墙的声音很大,想讲真相说话听不清。这时,他们不小心掉楼下一个工具,其中一个人去取。我利用这个空闲时间赶紧讲真相,一会儿取东西的小伙子回来了,接着听真相,后来他俩都同意三退了。临走时,我又送他们真相期刊,又拿二个雪糕给他们降降温。他们高兴的走了。

五、纯净自己 让世人真正明白

一个周日我出去讲真相,看一个人蹲在墙角看报纸,我送他一本真相期刊,他说:“这是哪来的?”我顺嘴就说:“别人给的。”说后很后悔,找到自己有自保的私心,怕别人知道是自己做的。我应该堂堂正正告诉他是我用自己的工资做的,救人不应该理直气壮吗?正念足了,接下来又送一个人真相期刊,那人很顺利的退了团队。

之后还碰到一个胸前佩戴毛像章的老年男士,我想他可能党文化很重,但是他看上去还比较和善。我送他真相期刊后,问他家里是否有DVD,他说有,我又送他一张《九评共产党》光盘。他都要了。我继续跟他讲真相,他说自己是无神论,但不反对做好人。接下来,他就重复中共造谣媒体的宣传,说我们师父,说还不是为了钱。

我说:“你们不炼法轮功的人,没给过我师父一分钱吧?我炼了十八年法轮功,也没给过任何人一分钱。那所谓的敛财,敛谁的财呢?法轮大法的书籍都是互联网上免费下载的。”

他拿着手里的真相光盘和期刊说:“你还说,这不是钱做的呀!”

我说:“这是我用自己的工资做的。这个光盘的成本一块多钱,我跟你说这个价钱,但是我不会跟你要一分钱,就为了你能了解真相。”

他的态度缓和下来,看着资料挺精美,说:“那咋整上的呢?”我说:“网上有免费的影像文件,用光驱刻录到空白光盘上,很简单的。”他说:“啊!是这样呀!那你家人炼不?”我说:“不炼,但支持我!”他说:“那就行,做好人没啥的,我回去好好看看,我先谢谢你了。”

还有一次,在上班路上,送一位男士一本期刊,他接过来说:“法轮功的吧,你们整这个有啥用,我们还得等着共产党给开工资呢!”

我说:“工资也不是党给的呀,它不劳动不生产,不创造价值。我们中国大陆,消费者买的商品,价格中都包括税钱,是我们纳税人养活了中共和它庞大的贪腐官员们。再说,也不是我们法轮功要和共产党对着干。孔子和共产党在时空上没有交集,不也被共产党批判吗?孔子讲仁义礼智信,有什么错呢?”他回应说:“那是瞎整!人家台湾、韩国都很尊敬孔子的,现在中国不也在建孔子学院嘛。”

我说:“那是挂羊头卖狗肉,因为无法和世界接轨,不得不表面上弘扬孔子,实质上对传统的核心文化还是打压的,比如打压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法轮功已经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并获得褒奖,对这个问题同样面临着无法和世界接轨。善恶有报,做个善良的好人没有错!”他说:“那倒是。”我接着说:“中共用‘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法轮功,参与其中的央视制片人陈虻以及媒体人罗京、方静都在四十多岁时得癌症死了,前央视副台长李东生也落马入狱了。被中共立为英模的任长霞,就是因为积极迫害法轮功遭报应,车祸丧命。她坐在驾驶员后面最安全的位置,别人没死她死了。一人作恶殃及家人,她丈夫也四十多岁就得癌死了,家里只剩下一个孩子。这些人积极迫害法轮功,以为共产党给他们撑腰,结果在共产党倒台之前,他们就先遭了天谴。如果生命早明白真相,也不至于走上不归路。”

这时他走到了家门口,对我说:“经过你的讲解,我有点明白了,我以后会拜读的!”

六、重视背法和发正念

我每周参加一次集体学法,我们组的同修每次学法前,都背七、八段《转法轮》,现已经背完五讲《转法轮》。学法前,每人背一遍,有错的地方别人给纠正,再学两讲《转法轮》。背法能使主意识增强,及时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发正念也是需要高度重视的,有时讲真相,道理说的很明白,对方就是不认同。这种情况我就停下来找找自己,再发正念清除背后的邪恶因素。否则被邪恶控制的人是不会认同正理的。

以上是我近期的修炼体悟,不对之处请指正。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更加修好自己,让更多的世人真正明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