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信宜市法轮功学员近年遭受的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信宜市,别名玉都,古称梁德县、怀德县、南扶州、窦州,位于广东省西南部,茂名市北部,广东省茂名市代管县级市,全市面积3101.7平方公里,近150万人口,是粤西最大的侨乡,有旅居海外华侨、港澳台同胞53万多人。这是一座民风朴实,历史文化悠久的千年古城。

可是,早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开始,信宜这个南中国偏远的小城,也和千千万万中共治下的城市乡村一样被邪恶所笼罩。谁又曾想到,迫害持续的十七年来,多少善良贤孝的中华儿女,被邪恶的当权者绑架、关押、投入监牢,更有甚者被残酷迫害致死,多少罪恶被隐藏在这堂皇的道德牌匾背后。(本文依据明慧网资料整理,由于中共信息封锁,所述并非迫害全貌)

一、善良妇女被迫害致死

苏肖萍女士,五十四岁,信宜市区人,自二零零六年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健康,再也没吃过一粒药。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在信宜市东镇镇尚文水库周边向群众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时,被恶意举报,信宜市六一零警察将她绑架并劫持信宜市戒毒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八月二十八日下午,苏肖萍刚回到家中,六一零人员随即上门强逼苏肖萍签保证书,苏肖萍坚决不签,六一零人员又将她绑架到茂名市洗脑班迫害,非法拘禁于茂名市河西洗脑班四楼一号宿舍。

苏肖萍在茂名市洗脑班被迫害的口吐白沫,不能吃东西,小便失禁,全身浮肿,无法行动,背后现多处红斑。九月二十六日,信宜市六一零通知其家属将她接回。据苏肖萍本人称,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食物里怀疑被掺不明药物,吃后非常难受、痛苦。十月七日苏肖萍含冤离世,其丈夫受威胁,不准其向外界透露苏肖萍的死因情况,并迅速将遗体火化,毁灭证据。

直接参与迫害苏肖平责任人有:高州市610人员吴宗玉和邪悟者张冲云。茂名邪恶610利用一台小车作迷惑,送给张冲云,让邪悟者张冲云依附610的嚣张,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为茂名610卖命。据他说:他转化了500名法轮功学员。

信宜市政法委为推卸责任,事后指使信宜市委宣传部在行人来往众多的信宜市区淘金湾公园处悬挂诽谤诬蔑大法的横幅,说炼法轮功亲情灭绝,死路一条,含沙射影指苏肖萍的去世是因炼法轮功而致,歪曲事实,欺骗毒害不明真相的世人,以煽动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

二、孝慈之人遭小人陷害

李俏女士,信宜市丁堡镇人,住信宜市中兴五路六迎村十九单位。李俏从小就是医院的常客,工作后身体更糟,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炎、胃炎、痛经等等,李俏经常自问:“我为何这么多病?从饮食、运动、健康等方面我也很注重的,但都改变不了我的身体状况?”

二零零六年,李俏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二零零九年,李俏经人介绍认识她现在的先生,于二零一零年注册结婚。婚后,患耳聋病的家婆得到了李俏悉心照顾,李俏把家里打理得有条不紊。二零一一年八月下旬,家婆不幸被小车撞伤左腿,小腿骨折,脚后跟裂开须缝针。住院二十多天,期间洗、喝、拉都是李俏侍候左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李俏家婆头晕连续吊了三天针水、吃药也不见好转,回来又呕吐,李俏连续炖了一周的汤给她调理,很快家婆的身体就复原了。结婚两年多以来,李俏一直用自己打工的收入与家婆同食都毫无怨言,她说:“我师父教我们修炼人做事要先考虑别人,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境界。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假如我不炼法轮功,是很难做到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勤劳贤惠孝顺的女人,却因为坚信真善忍做好人,而多次遭受自己的同学、紧跟江泽民执行邪恶政策的国保大队中队长欧乙才的迫害,导致家庭破裂。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早上,为了向世人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李俏与田菊英到安莪镇发放真相资料。在安莪镇坐班车回家的路上,被一辆警车截住班车,一个叫黄喜秀的警察以查身份证为由强行将李俏推下车,绑架到安莪镇派出所。

约一个多小时后,信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欧乙才带两男一女三个国保人员来到在安莪镇派出所。李俏和田菊英一直零口供,拒绝签字,欧乙才恶狠狠地说:“你不签一样治你罪”。欧乙才认为李俏不配合,没给他这个同学面子,将李俏非法拘留十五天。

在拘留期间,欧乙才等人先后两次在没有当事人及家人陪同的情况下进入李俏家非法搜查(事后他对李俏说的),八月二十二日他们用手铐铐住李俏的双手带李俏回到家,打开房门看到的是一片狼藉。欧乙才竟厚颜无耻地说他们已来两次了。李俏斥责他们是执法犯法。这次他们非法抢走李俏的电脑主机一台,惠普激光打印机一台,MP4、U盘及电子书等财物、资料一批,一直不归还。

八月二十八日,他们将李俏二哥带来,要李俏二哥说服李俏放弃修炼法轮功,要李俏承认自己做了违法的事。李俏说自己没有错,又一次拒绝签字。八月二十九日九点三十分左右,李俏被告知出看守所。签完名后,李俏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苏肖萍(后迫害致死)被带上车直开往茂名方向,李俏才知又上当了。二人被劫持到茂名市河西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

在洗脑班,帮教张冲云、吴忠钰一直对李俏精神上折磨、辱骂、诋毁大法与大法师父。李俏一直不开口,两次强迫李俏看洗脑光碟、诬蔑法轮功的录像,都被李俏拒绝。

直至十一月二十三日下午四点左右,他们让李俏家属代签了所谓的保证书,才将李俏放出来,前后共被非法拘禁一百零二天。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欧乙才、甘洪祥再次非法闯入李俏家,他们强抢李俏的挎包夺走钥匙,还把李俏打伤三处,其中左手大拇指红肿已伤筋、右肘损伤、小臂瘀黑。李俏质问道:“我犯了什么罪?你们这是在犯法!”欧乙才说藏有法轮功的资料是违法的,李俏让他拿出法律条文,欧乙才却以“公安局有权这样做”搪塞。他们不穿制服,入室后抢走真相资料,包括《九评》一本,《洪吟三》一本、神韵晚会光碟及其他光碟,电子书,U盘、《明慧周刊》,现金二百多元。前后两次入屋抄家没有任何手续,连警察身份证明都未出示,完全是土匪行径。

李俏丈夫由于受到邪恶的谎言毒害,认为李俏参与了政治,是中共的所谓“反党反革命”的行为,向李俏提出:炼功可以,但不能外出派发法轮功的资料。李俏对其说明法轮功真相:“法轮功是受到中共迫害的,自己和所有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是履行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中共邪党表面打着‘伟、光、正’的旗号,实际上却是在毒害自己的同胞。向世人派发大法资料、讲真相是叫世人认清邪党的本质,脱离其组织而自保,也是反迫害”。遗憾的是李俏丈夫坚持己见,最后提出与李俏离婚。

江泽民与中共当局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导致了李俏的家庭破裂。

三、公检法打压善良正义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上午,信宜市国保人员绑架了下课准备回家的水口镇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陆安武,并非法抄家,抢走了两个mp3、一本电话簿等私人财物。陆安武关押到竹山看守所后,不让亲属见面;随后按电话簿记录的号码进一步非法抓捕无辜民众。

四月二十、二十一日,又绑架了高州东岸镇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周盛欢、潭头镇道班班长李光武;然后于五月十日左右实行大搜捕行动,将陆安武的妹妹及其他亲戚朋友一大批(包括一些接受过法轮功学员给的护身符、年历等世人),绑架到信宜水口镇派出所。当时被关押的很多人大声哭喊冤枉。国保人员以这种流氓手段逼使民众参与对家人的迫害。陆安武、李光武被送茂名市邪恶洗脑班迫害。

九月二十二日信宜市法院非法开庭,可笑的是,开庭过程中法官、书记员等竟然不敢公开表明身份及姓名。当公诉人读完公诉词后,法轮功学员陆安武的家属指出不是事实,被法官当即逐出庭外。十月七日信宜市法院再次开庭,竟然不准任何人为二人辩护,违背法律程序,从开庭到结束才几分钟,只是宣读了判词。李光武被非法判刑九年,陆安武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信宜市老年法轮功学员余汉妹被市“六一零”、白石镇派出所绑架。随后十几个人到法轮功学员成丽住处非法抄家,抄走个人物品IBM手提电脑一台、无线上网卡一套、MP4和录音机各一台,还有大法书籍、资料等。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日,信宜市六一零、国保中队长欧乙才、白石镇派出所等多人,再次到成丽家骚扰威逼恐吓,要成丽写所谓“不修炼”的保证书。成丽不肯放弃自己的信仰,一直保持一颗善良劝善的心态,向他们讲大法真相。最后国保意图绑架成丽,成丽坚决抵制迫害,绑架未能得逞。成丽后来被迫离家出走。在茂名成丽又被警察绑架,被茂名市茂南区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现怀疑被迫害造成瘸拐。

二零零九年水口镇法轮功学员吴惠娟向学生讲真相,后被举报。六月下旬的某天十点多,信宜市国保中队长欧乙才为首的十多名警察闯入吴惠娟家里非法抄家,抄走电子书(三本),大法资料等,并把吴惠娟强行绑架到水口镇派出所迫害,吴惠娟凭着一颗善心向他们讲述大法真相,当日下午五点钟回到家中。吴惠娟回家后,经常受到市六一零人员的骚扰。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国保欧乙才带人把吴惠娟非法强行抬上车,送拘留所进行迫害。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十五两日,法轮功学员李俏、陆碧华、碧霞分别在信宜市安莪镇、东镇镇尚文管区被当地警察绑架。碧霞当天被释放,其余二人被拘留十五天,陆碧华于八月二十九日被释放,李俏被送到广东省茂名市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上午八时多,信宜市法轮功学员田菊英在市第二小学附近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群众举报,遭到绑架。国保欧乙才伙同毛玲、高翠云和一姓邱的将田菊英押回住所,非法搜查,抢走现金(真相币)一千三百多元,MP3播放器一台,大法书籍和资料。

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信宜市法轮功学员李俏、田菊英与来自高州市(相邻县市)的法轮功学员吴有清、周达琼、胡秀慧等共五人在信宜市旺沙镇派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群众举报,九点多钟,多名警察拦截了她们的车,在没有任何证件和理由情况下,强行拉开车门,抢车匙,将司机吴有清女士强行拖下车铐手铐,然后铐李俏、胡秀慧女士,抢去现金共约四千元、博朗电子书、手机四台、手机内存卡多张、U盘多个,价值六、七万元的长安铃木小车一台。五人被劫持到旺沙镇派出所。周达琼、田菊英当晚回家,吴有清、胡秀慧、李俏三人被非法关押在信宜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八月一日至八月十日)。六一零及国保人员视法律为儿戏,声称因为她们在拘留期间喊“法轮大法好”,扬言要对三人追究刑事责任。十天后三人改为刑事拘留,转往信宜市大坡山看守所。

十一月八日信宜市法院对吴有清、李俏、胡秀慧非法庭审。起诉书中旺沙镇派出所对所谓作案情节的证词及其他证人证词中均存在造假,被吴有清当庭揭穿(后来家属向有关证人了解事实,证人说当时被旺沙镇派出所叫去只是签了个名,根本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这样,在明目张胆的捏造事实、做假证的情况下,吴有清和李俏被非法判刑四年,胡秀惠被非法判三年半。为了达到不让家属上诉的目的,有关人员还打匿名电话威胁家属不准上诉,上诉就让检察院抗诉,让法院加重判决。

四、中共邪党是破坏道德、践踏法律的背后真凶

为了对法轮功善良群众进行迫害,中共邪党恶首江泽民指使中共当局成立了专门的迫害机构——“六一零办公室”(后改名为“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或者“维稳办公室”),类似纳粹盖世太保。这个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拥有比各级政府部门更大的权力和资源。“六一零”指挥下的政法系统(以公安为首,包括公、检、法、司、国安等)是主要暴力打手。在信宜发生的所有迫害法轮功案件中都有“六一零”的鬼影。

在李俏、吴有清、胡秀慧三人被信宜市国保欧乙才等人绑架的案例中,家属到检察院控告,检察院工作人员指出所有法轮功案件均交由六一零办公室和政法委处理,检察院并不清楚有关政策和法规。家属随即到市“六一零办公室”质疑亲人为何被关押、关押的法律依据时,他们竟拿不出任何法律依据,以“全国这么多法轮功都被判,又不是判你亲人一个人。这么多法轮功被判也没看怎样?”来搪塞家属的质疑。

在“六一零”的指使下,政府宣传机构大肆造谣、污蔑、抹黑法轮功创始人及炼功群众,还用心险恶地将因残酷迫害致死、家庭破裂的炼功群众,污蔑为练功不要命、不要亲人的虚假案例,欺骗不明真相的群众,造成群众对法轮功及炼功群众的仇恨和对立。从本文揭示出之信宜市迫害案例中可看到,绝大部份绑架事件是由不明真相的群众举报引起的,这些现象更显露出中共邪党对社会道德伦理造成的严重破坏。

法轮功没有违反中国现行任何法律,迫害法轮功才是真正的违法犯罪行为。发生在信宜市针对法轮功群众的迫害行为,严重触犯了《宪法》《刑法》等多项法律,包括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侮辱罪、诽谤罪、故意伤害罪、滥用职权罪、诬告陷害罪、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伪证罪、敲诈勒索罪,侵占罪、非法拘禁罪、徇私枉法罪等等。

在中共当局迫害政策驱使下,真正的好人被投入了监牢,和睦的家庭被粗暴拆散。社会正常的伦理被践踏,亲情友情变得一文不值。中共邪党是践踏道德破坏法律的背后真凶。

五、天网恢恢,恶有恶报

中国有句古话:善恶有报。江泽民为了一己之私残酷迫害法轮功,以金钱权力作为诱饵,引诱一大批为了私利的人追随迫害。这些人如不及早醒悟,继续迫害大法修炼者,必将遭到恶报。当下的打虎反贪,打掉的也都是那些紧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人,正是上天给予那些善恶不分、迫害正信的恶人的恶报。

二零零九年起,茂名官场窝案事发,至今已有数百人涉案,六个区县一把手无一幸免。其中更以信宜市为最,自二零零二年起的连续四任书记全部落马,并牵出当地各级政府部门一大批贪官。而这期间,也正是当地迫害法轮功最疯狂的时期。

成济荣,一九九八年至二零零二年信宜市委副书记、市长。二零零二年七月至十二月任信宜市委书记、市长。二零一二年因买官卖官落马。

陈亚春,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起先后任信宜市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二零零三年四月起任茂名市政府副市长,信宜市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被情妇举报其贪污受贿,现已落马。

朱育英,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九年信宜市委书记,在任期间大肆收受贿赂,大搞买官卖官、权钱交易。二零一二年被判处无期徒刑。

何振辉,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九年任信宜市市长,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一年任信宜市委书记。涉嫌违纪已落马。

陈文松,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八年任信宜市人民法院院长,后任茂名市中级法院副院长,茂名市综治办主任。二零一六年因收受贿赂,大搞权钱、权色交易等罪行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李天福 原信宜市公安局长,因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九年在信宜任公安局长期间,利用职务行贿受贿、买官卖官,于二零一一年被判有期徒刑十六年。

遭恶报的官员远不止他们几个,奉劝那些不识时务,还在执行迫害的人悬崖勒马早日回头,不然更大的恶报即将到来。也请不明真相的世人,希望你们珍惜、善待身边的每一位法轮功学员,倾听他们讲述的真相,把握走入未来的机会。

执行迫害的主要责任人

自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以来,信宜市历届市委书记、市长、市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市检察院检察长、市法院院长,对信宜全市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直接责任人还包括积极参与迫害的国保、警察等人员。
信宜市市委书记:黄玉华
信宜市市长:邓惠林
信宜市政法委书记:张云
副书记:黄昌生 13809781726
原政法委书记:何成华、杨全0668-8893698、李龙飞
信宜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龚朝文
六一零原主任:雷腾龙13580035891、0668-8882610
六一零副主任:黄昌生; 雷勇
信宜市检察院院长:吴晨虹; 检察院副院长:李秋运
信宜市法院院长:梁旭有 法院副院长:甘青松、叶林
信宜市法院刑庭审判长:许月文
信宜市司法局长:刘小和
信宜市公安局局长:吕绍华
原公安局长:沈东明
国保大队大队长:杨建全 13929760062 0668-8899436
副队长:陈健13927523368、8899234
指导员:周庆超13580045063
国保大队中队长:欧乙才 13929761422 0668-8899233
国保大队警察: 李蔓13809781680
高翠云13432998108、8899231
罗子京13809781904、8899232
毛玲13809781432、8899233
邱颖生13318500533、8899258
韦世荣13828623113、8899234
甘洪祥(音)

附录:

信宜区遭绑架部份法轮功学员

余汉妹,女,信宜市区人。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被信宜市“六一零”、白石镇派出所绑架。

吴惠娟,女,信宜水口镇人。二零零九年六月下旬,信宜市国保中队长欧乙才为首的十多名警察闯入吴惠娟家里非法抄家,并把吴惠娟强行绑架到水口镇派出所,当日下午五点钟回到家中。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国保欧乙才再次带人把吴惠娟非法强行抬上车,送拘留所进行迫害。

陆碧华,女。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五日,与法轮功学员碧霞在信宜市东镇镇尚文管区被当地警察绑架,被拘留十五天。

碧霞,女。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五日,与法轮功学员陆碧华在信宜市东镇镇尚文管区被当地警察绑架,当晚被释放。

苏肖萍,女,五十四岁,信宜市区人,住信宜市东龙路玉兰庭D幢102房。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信宜市法轮功学员在东镇镇尚文水库周边讲真相时,遭恶意举报,被警察绑架到信宜市戒毒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田菊英,女,七十多岁,住信宜市中兴五路六迎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上午八时多,在市第二小学附近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群众举报,遭到绑架。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与信宜市法轮功学员李俏、高州市法轮功学员吴有清、周达琼、胡秀慧等共五人在信宜市旺沙镇派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群众举报,遭多名警察绑架劫持到旺沙镇派出所。田菊英当晚回家。

信宜区遭洗脑班迫害部份法轮功学员

陆安武,男,水口镇小学教师。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上午,信宜市国保人员绑架了下课准备回家的水口镇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陆安武,并非法抄家。陆安武被送茂名市邪恶洗脑班迫害。

李俏,女,四十二岁。信宜市丁堡镇人,住信宜市中兴五路六迎村十九单位。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法轮功学员李俏在信宜市安莪镇被当地警察绑架。被拘留十五天后,被送到广东省茂名市洗脑班继续迫害。

苏肖萍,女,五十四岁,信宜市区人。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苏肖萍刚回到家中,六一零人员又随即上门,强逼苏肖萍签保证书,苏肖萍坚决不签,六一零人员又将她绑架到茂名市洗脑班迫害,非法拘禁于茂名市河西洗脑班四楼一号宿舍。

信宜区遭非法判刑部份法轮功学员

陆安武,男,水口镇小学教师。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被信宜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李俏,女,四十二岁。信宜市丁堡镇人,住信宜市中兴五路六迎村十九单位。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被信宜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成丽,女,四十七岁,信宜市区人。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被茂名市茂南区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

信宜区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苏肖萍,女,五十四岁,信宜市区人。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被送入茂名市洗脑班,被迫害致小便失禁,全身浮肿,无法行动,不能吃东西,口吐白沫,背后有多处红斑。九月二十六日,信宜市“六一零”通知其家属将其接回,据本人声称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食物里怀疑被掺不明药物。苏肖萍女士于十月七日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