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于求安逸 痛悔不已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自己三件事都在做,都做得很不够。比如,学法、炼功、发正念不能持之以恒,更严重的是思想意识不够清醒、集中、平稳;虽然也在参与讲真相、证实法的项目,但因为学法、炼功、发正念做的不够好,又怎么能有最佳状态去讲真相,又怎么能证实好法呢?

三件事做的不好,反过来就会被常人中的不好因素干扰:长期觉得觉不够睡,总想找机会打个盹,而实际上已经睡得不算少;醒来无所事事就琢磨这顿吃点什么,下顿吃点什么,眼看一天没做什么就过去了,又感叹时间不够用。其实就是没有从根本上摆正对师对法的态度,被安逸的因素牢牢牵制着,不能让得法修成的一面做主,更意识不到这所谓的短暂的安逸状态背后的代价是什么。

前些天,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如今历历在目:家里人在一起学法交流,大家坐在地毯上,围成一圈,我坐的离圈子稍微远一点。忽然在我前方左侧出现了一个身材高大魁伟的男士,他背对着我,踱步到我身前,然后坐了下来,没有回头。奇怪的是,他的上身没有穿衣服,我清晰的看到他宽厚的后背上分布着新旧的伤痕,沟壑纵横。我心里很好奇这人怎么没穿上衣,同时心里一震,涌上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似有千言万语又不知如何说。

就在我好奇震惊之际,这人转过头来,正是那慈祥的面孔,是师父!师父转过头来,笑着对我说:我看就你还是无忧无虑的特点啊。师父的话音未落,我就已经开始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心酸、悔恨、无奈、遗憾、愧疚、自责等万般感受充斥身心,我就像个因淘气犯错被抓住的小孩子一样,一边在地毯上打滚、一边嚎啕大哭的喊着:“我错了,师父,我错了,师父!”

我现在写这个文章,眼泪依然在流,那梦中的场景是如此清晰,现在依然能感受到梦中那渗入从表面到微观下的身体的每个粒子成份之中的痛悔的感觉。我知道了,那短暂的安逸背后,是师父在替我承受,师父后背上的新旧伤痕就是明证,而师父对我没有责怪、没有严厉,依然慈悲对我,我当如何面对?我除了嚎啕痛哭、就地打滚,还能如何面对?

醒来后,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再一次给我机会,让我醒悟,让我从新做好。这样宝贵的时间和机会是慈悲的师父一次次为不争气的弟子承受而换来的,也应该是越来越少了,我却耽于安逸不自拔,如何报伟大的师恩于万一?

把此梦写出来,是为了使自己能够振作和精進,更是想让更多的如我一般的同修振作起来,珍惜这等待万年却稍纵即逝的伟大佛恩,越到最后越精進!个人认识和体悟,不妥之处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