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离十多载 崔凤兰被枉法重判十五年(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六年的圣诞节刚刚过去,耶稣和圣徒的故事仿佛还未远离。

十二月二十六日,哈尔滨第二看守所,一纸判决送到了法轮功学员崔凤兰的面前,上面清晰的标着刑期——十五年。

法院的人催促崔凤兰本人签字,她则平静而果断的拒绝道:我不签字,我没有罪。这是非法迫害!

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二十载,遭迫害十七年,非法关押、劳教、毒打、洗脑、失去工作、流离失所、家庭破裂,崔凤兰历经了无数波折与痛苦,一直在坚持反迫害。此刻的她当然不能承认这强加的一切!

这股正气,始于她在修炼中的受益。

崔凤兰
崔凤兰

“偶遇”奇迹

一九九六年六月的一天早晨,崔凤兰象往常一样外出散步,正巧遇到几个年轻人在向行人介绍着什么,原来是黑龙江大学的学生在介绍修炼法轮功的益处,尤其是法轮功祛病健身有神奇的效果。

学子们单纯真诚的言语,让站在一旁的崔凤兰入了心。多年的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咽喉炎、乳腺炎、胃炎、妇科病,整日把她搞的不是这儿难受,就是那儿不舒服,总得溜着药;还有神经衰弱症,让她常年睡不好觉,真是熬人。她想试着炼炼法轮功,没准真能把身上的病甩掉一、两样儿呢。

法度有缘人。就在崔凤兰修炼后的短短数日内,奇迹发生了,她的病都没了!身体好了,心情也顺畅了。以前丈夫心疼她,基本承担了全部家务。现在她不用劳累丈夫了,轻松拿下全部家务。她丈夫高兴的逢人就讲这法轮功真好,还向亲友推荐炼法轮功。

身体上的受益让崔凤兰对大法的敬意和坚信油然而生,她要用自己的行动实践真善忍。她在黑龙江省武警哈尔滨指挥学校担任图书馆管理员。这个工作本可以做的简单轻巧,可修炼后的崔凤兰却忙的马不停蹄,从书籍的归类、整理、上架乃至清洁保养,崔凤兰从不觉得乏味琐碎,兢兢业业做起来,早来晚走,因为她想的是要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

禁闭与开除公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开始迫害,武警学校——这个政治嗅觉极为敏感的单位,也不断向崔凤兰严厉施压。

七二零后的一天,学校政治处的干事周忠伟找崔凤兰谈话,问她是否还炼法轮功?是否看了电视?并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崔凤兰感到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但她深信,在自己身上发生的奇迹,足以推翻媒体的抹黑宣传,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所以她不能放弃。

可是,周围的同事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崔凤兰,原本相处近密的朋友也莫名的与她保持距离。她心里好象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啥滋味。

二零零零年四月的一天,崔凤兰正在单位上班,同事刘利平叫她到训练处办公室去。没想到,她被骗到一间空教室里,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学校领导不让她回家,并把她的亲朋好友叫来,让大家劝她放弃修炼。

她依旧没有妥协。二零零零年五月十八日,她被单位开除,失去了令人羡慕的工作。

步行上访与非法拘留

二零零一年一月,天安门广场上点燃了一把伪火,随着一场自焚骗局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各种媒体的讨伐声四起。正如历次政治运动一样,人们就这样被愚弄着,被利用着,对法轮功迫害的氛围更加暴戾,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甚至劳教。

崔凤兰打算去北京上访。因为坐火车,容易遭到公安的围堵和搜查,她和另外两位同修决定步行进京。六月份的一天她们出发了。天亮时,她们一行三人就在高速公路上走,天黑了,她们就睡在公路边。走了几天,鞋就穿坏了,脚磨出大泡,十分疼痛。三人互相鼓励,继续前行。可当她们走到吉林省吉林市七家子附近时,遭遇路上的警察盘查。随后,崔凤兰被七家子派出所转送到哈尔滨道里区安和派出所,并被非法拘留。

崔凤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二十多天。因卫生条件恶劣,她的头发都生了虱子。更折磨人的是,夏天天气特别热,警察却不给她们水喝,法轮功学员不背监规,警察就不让她们睡觉,不让上厕所。如果上厕所,就得罚站或用一种姿式罚蹲几个小时。时常整天一个姿势坐着,不让动。当时非法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特别多,监室都睡不开。

劳教所里的诛心与毒打

二零零一年七月,为了维持生活,崔凤兰在南岗区公司街邮币卡市场做点儿小生意,并利用机会和来往接触的人讲真相。

可摊位没摆上几天,四、五个警察就把她劫持到松花江派出所,说有人举报她是炼法轮功的,说她宣讲法轮功了。当晚十一点多钟,她又被送到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里,她绝食二十多天,警察强迫给她灌食。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崔凤兰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万家劳教所非常邪恶,已经迫害死了好几位法轮功学员。警察最常用的迫害就是先找一大帮犯人跟法轮功学员整天谈话,白天晚上轮着谈,恐吓和威胁学员签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文字。如果学员不签,警察就采取赤裸裸的暴力手段。他们指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殴打、体罚等,强迫学员看诽谤法轮功的材料,都是捏造的各种谎言。有时看录像,有时听录音,然后用录音机放特别大的声音,完全是强迫灌输,并逼迫学员写感想。

酷刑演示:凳子砸头
酷刑演示:凳子砸头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一日,崔凤兰等学员因拒绝背监规,遭到了犯人的殴打。当时崔凤兰被打得头昏眼花,头部打出好几个鸭蛋那么大的包,嘴被不干胶带封住,警察不让说话,怕别人知道打人了。这还不算,警察王敏用板凳向崔凤兰头部砸来,崔凤兰的嘴唇当时被打豁,嘴的左上角被砸出大口子约1.5厘米长,流血不止,吃饭都往出流,无法进食进水,至今嘴角上还留有疤痕。

流离失所的不安与困顿

获得自由后,因为没有身份证,崔凤兰多次到户口所在的安和派出所办理证件,管片民警施萌不但不给办,还要崔凤兰把户口迁出去,至今崔凤兰也没有身份证。

为免于警察的骚扰,崔凤兰离开了家,开始了居无定所的生活。她没有房住、没有生活来源、没有身份证,经常遭到派出所查租房户,问是否炼法轮功,精神上的压力可想而知。二零零七年五月,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香坊区新城派出所警察破锁入室,闯入崔凤兰的临时住处,并抢走家中的大法书籍和私人物品,价值大约四千多元,至今未还。

崔凤兰流离失所期间,她在政法系统工作的丈夫在精神上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和伤害,被迫与她离婚,年少的女儿失去母亲的呵护,曾经恩爱的夫妻形同陌路。

失去了优越的物质生活,崔凤兰的日子变的简单清苦。一次,还在上学的女儿辗转见到崔凤兰,看到昔日美丽时尚的妈妈,如今穿的又老又土气,女儿搂着她,不禁失声痛哭。

非法劫持与冤判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香坊区公安国保警察绑架了崔凤兰,原因是她从外地订购了一定数量的吉祥物饰品,而这些小巧精美的饰品上面刻着“真善忍”。

这些国保警察手里的法律真是荒唐。带有“真善忍”的装饰品,传递的是一份美好祝福,怎么能是“罪证”?如果上面刻上“假恶斗”,是不是国保人员就没有绑架崔凤兰的理由了?难道法律认同“假恶斗”吗?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香坊区法院非法对崔凤兰秘密开庭,庭前未通知崔凤兰的任何亲友。

在法庭上,崔凤兰坚持为自己做无罪辩护,指出真正的罪犯是江泽民一伙。同时她在庭上举报国保警察在非法搜查个人住处时,盗窃、贪污自己十三万元左右的现金及存折,要求法庭予以调查。但法院、检察院人员罔顾事实,草草结案,并最终于十二月二十六日送达了一审判决书。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日,崔凤兰的辩护律师以EMS向香坊区法院法官马实诺邮寄上诉材料,但马实诺恶意渎职,拒绝签收。

一月六日下午,带着崔凤兰的期望,在上诉期的最后一天,律师亲赴哈尔滨,终于将材料亲手递交到马实诺手中,让马实诺无法拒绝。

在对法轮功多年的打压中,公检法人员通常遵循的是“公安做菜、检察院端菜、法院吃菜”的配合“原则”,从而形成犯罪链条,给众多法轮功学员造成了巨大伤害。

但人心在觉醒。目前首恶分子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徐才厚等逐一遭到惩治,一些公检法人员开始真正的为自己的生命和未来考虑,全国多地相继出现了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的案例。迫害已入尾声,奉劝参与迫害崔凤兰的香坊区公检法人员,立即做出善良的选择,摆放好自己的位置。这不是为了别人,恰恰是为了你们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