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合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根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六年合肥地区八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庭,至少二十四人被中共警察绑架、拘留、关洗脑班、或被抄家;合肥女子监狱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非法庭审案例

1、合肥徐敏、段天俊、戴家谦等五人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上午十点,合肥市五位法轮功学员徐敏、段天俊、戴家谦、汪必兰、吴艳姣在合肥包河区法院遭非法庭审。审判长是凌圣荣,审判员李莉、陪审员张明芳。公诉人是包河区检察院公诉科副检察长刘娟。旁听人员有被告人亲属约十人、包河区公安分局国保,其他人员近三十人。

法庭上,北京律师程海、天津律师唐志伟做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要求无罪释放。两位律师指出:修炼法轮功合法,制作和散发的传单都是合法的,根本不是刑事案件。在座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审判的人员都涉嫌犯罪,同时指出对法轮功信仰团体的打压,就是你们对社会的再次伤害。两位律师首先请求法官大声说出自己的姓名,让大家记住这个名字;然后,提出给徐敏、段天俊除去非法使用的手铐、脚镣,得到法庭许可。

2、刘希兰、程建利、刘文涛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合肥市中级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刘希兰、程建利二审开庭,来自北京的两位辩护律师程海、王雅军为法轮功学员作了无罪辩护。庭审从上午九点半开始,十二点休庭,下午一点继续开庭,三点左右结束。

开庭当天,合肥法院方面如临大敌,法庭内外遍布便衣,这些人大多提着公文包,脸上表情僵硬。法院门口站了两排警察,左右每排各约五人,严查所有出入人员的证件。当一些市民表示要入场旁听时,遭到了警察的无理阻挠。程建利上庭时还戴着脚镣,律师指出这不合法,法庭后来才予去掉。

程海律师在法庭上指出:“公检法人员在本案过程中办案程序大规模违法,侦查人员武俊等十余人对刘希兰涉嫌非法拘禁罪,合肥市女子看守所长等三人以上对她涉嫌虐待罪,公检法人员三十一人以上涉嫌徇私枉法罪,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事实上,中共邪教根本没有资格给任何信仰定性,但即使根据中共自己的规定,修炼法轮功也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才是犯罪。

二、部分迫害案例

1、遭酷刑致残 合肥市教师再被绑架、抄家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晚上,合肥法轮功学员胡恩奎和伍静青在庐阳区临泉路张贴法轮功真相材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遭绑架。第二天,合肥市庐阳区杏林派出所、杏花派出所和瑶海区方庙派出所警察及居委会人员在胡恩奎家中无人的情况下,破门而入,非法抢走家里电脑主机和打印机及一台笔记本电脑。

胡恩奎原为合肥市肥西县义城中学物理老师,因为拒绝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中共的酷刑折磨。二零零一年九月六日,胡恩奎在南湖劳教所被暴徒们用手铐铐起来吊在旗杆上三天四夜,不让洗澡,不让睡觉,任凭蚊虫叮咬。

二零零三年七月,合肥国安伙同610人员绑架了胡恩奎、王雨、纪广杰、何继民、马玉兰等人。为掩人耳目,恶警在旅馆里秘密迫害他们,包括审讯、残酷用刑。这期间胡恩奎被吊铐五天五夜,八个月后手腕的伤痕仍清晰可见,他下肢被610恶人打断致残,不能正常行走。

二零零五年元月,宿州监狱一分区宣传室分监区区长卢杨(恶警),恶警于维周(恶警)等人对非法关押在这里的胡恩奎进行了一连数天的酷刑折磨。在零下十多度的气温下,恶人打开窗子,开着电风扇来冻穿衣不多的胡文奎,对他全身各处拳打、脚踢、肘击多时。把他一只手铐在窗上,另一只手用绳子系上,几个人一齐拉,使他整个身体悬空起来,再击打前胸后背。几个犯人将胡恩奎按在墙边靠墙坐在地上,再把他的腿拉成直线,并用拳击打生殖器,反复这样做,恶警还用电警棍反复电击生殖器等处半个多小时,致使他的双腿几个月不能动,身上多处被烧成泡。恶人还把胡恩奎的双脚强按在灌满滚烫的开水的热水袋上面长时间不放开,造成他左脚深三度烫伤,骨膜烫死,小脚趾终生残废,右脚深二度烫伤,骨膜烫死,一年多未好,双脚不能用力,成畸形而造成终身残废。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中旬,胡恩奎、伍静青被构陷案件送达检察院后被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胡恩奎多次被抓、劳教、判刑、酷刑折磨,胡恩奎的母亲长年瘫痪在床,需要人照料。

现在胡母思子心切,盼望儿子能早日平安归来;胡恩奎的女儿刚大学毕业,面临工作压力,还在到处奔波营救父亲。

2、科技大学高材生国佳毓面临非法指控

国佳毓,中国科技大学学生,在法轮大法修炼中受益,为了让百姓了解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不被中共谎言迷惑,无偿分发真相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晚,国佳毓遭恶警绑架、拘留。同日晚,恶警至其住处,非法搜查,并没收国佳毓的手机、电脑等物品。参与迫害的警察来自分管中国科技大学的派出所以及合肥市蜀山区派出所。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国佳毓被恶警劫持到合肥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当天上午十点半,是原定的探视时间。但国佳毓父母前去探视,被看守所警察拒绝,理由是国佳毓制作和传播光盘,涉及“刑事问题”,要面临刑事指控。

国佳毓学习成绩优秀,二零一六年元月份,研究生入学考试,国佳毓高分通过。五月份,当地警察强迫科技大学研究生录取人员以不能放弃信仰为由,勒令不予录取。国佳毓和家人与学校多次交涉无果,最终不得不放弃攻读研究生。

3、医生汤菊章再次被恶警绑架、抄家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合肥法轮功学员汤菊章在家被绑架、抄家。蜀山区610及国保大队恶警获取暗号敲门,骗开门对汤菊章实施绑架,并抄去电脑等东西。

汤菊章原为合肥市康泰医院医生,女,现年五十岁。因为修炼法轮功,她多年来遭到各种迫害,多次被绑架、关押、洗脑,曾被非法劳改三年、非法劳教两次共两年,这场迫害不但使她家庭离散,还剥夺了她正常工作的权利。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汤菊章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她在《刑事控告书》中写道:“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合肥康泰医院人员将我弄到合钢招待所办的洗脑班,我拒绝写所谓‘四书’。单位将我停职处理,后开除公职。二零零四年四月至二零一零年六月,我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宿州监狱、合肥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女子劳教所,期间受尽折磨和凌辱,使我身体、精神受到严重伤害。二零一零年六月,我最后一次走出劳教所后,失去家庭、没有工作,三次工作均因是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而失去。”

4、主管护师黄玉晴遭迫害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黄玉晴(女,五十五,安徽省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管护师)下班后在柳林苑小区发真相资料时被小区保安举报,被合肥市琥珀派出所便衣绑架,后被送往合肥市一拘留所治安拘留。七月二十八日拘留时间到期后黄玉晴并未被释放,反而被琥珀派出所警察带走,将治安拘留改为刑事拘留。黄玉晴的女儿去派出所、公安局法制办、检察院批捕科去要人,派出所所长俞奇一开始态度很差,很凶狠地说:不接待。并且让另一警察推她下楼。公安局法制办回复是他们是办案单位,只管执行上级命令,检察院下达批捕,他们就下达逮捕通知书;到了蜀山区检察院批捕科,科长又说批捕不是他一个人决定的。这期间黄玉晴的女儿一直跟他们说:妈妈是好人,公民有信仰自由。执法人员无言以对。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黄玉晴的女儿去琥珀派出所申请取保候审,马贤强(绑架黄玉晴的警长)不在,问其他派出所值班人员,他们均采取回避,不予理睬。之后,黄玉晴的女儿打电话给马贤强,他一开始说把申请书交到派出所,后又改口说他不在,以后见面谈,话没说完,就挂断了电话。黄玉晴的女儿又多次拨打马贤强的电话,电话刚一通,就挂断。九月十九日,黄玉晴的女儿又来到琥珀派出所找马贤强,人又不在,遇到其所长俞奇。该所长说有事,一直往外走,并说他们起诉到法院了(实际上,才被批捕,处于刑侦阶段,派出所也没权利起诉)。

5、丁书梅出狱不到一年再遭绑架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合肥法轮功学员丁书梅(女)因发资料救人被合肥蜀山区公安分局绑架和刑事拘留,四、五个警察闯入她家非法抄家,抢走笔记本、打印机、资料若干。后丁书梅被带到市二院做检查,丁书梅不配合,被按压着体检,头部被打两下,律师接见时,发现腿上、胳膊上有伤痕。

丁书梅是原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三十八研究所职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她屡遭迫害,先后被多次绑架,被洗脑、劳教一年、判刑五年,并被工作单位38所非法开除公职。

6、合肥女子监狱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四月份(大概)至十月份,安徽蚌埠市法轮功学员翟桂萍老人在合肥女子监狱三监区被继续迫害,因翟桂萍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狱警们不让她吃饭,还罚站,在三监区车间里还迫害她干活。翟桂萍向车间的狱警队长说自己现在身体不好了,活干不下来,狱警黄队长体罚她,让崔桂萍老人罚站。三名犯人形成的包夹小组,连带崔桂萍晚上收工之后,一同在邪警办公室进行所谓的“学习”(即洗脑),一直迫害到深夜十二点。晚上睡觉,十二个人一个号房,十一个人轮流监视崔桂萍睡觉,从而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

二零一六年六月明慧网曝光,刘芸、王玲、柏尤华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合肥女子监狱长期遭受迫害,恶人用开水烫,冷水泼,罚站,不给吃饭等方式逼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并组织犯人监视打骂她们。王玲已被迫害成精神病症状,大小便失禁,胡言乱语。

参与迫害的恶警是:丁华、张玲、詹永梅等。

三、部分绑架迫害案例

1、二零一六年七月一日晚,合肥市法轮功学员郭琼(女)被黄山公安局七、八个警察,两辆警车到家中绑架,半夜从合肥市押至黄山市非法关押。四五个警察连夜轮番对她讯问,不给睡觉。七月十五日,郭琼家属聘请的律师到黄山会见郭琼之后,写了不批准逮捕郭琼撤销案件法律意见书。八月一日,郭琼被取保候审回到合肥家中,黄山方面交代郭琼所在地派出所,胜利路派出所多次电话骚扰郭琼,要郭琼去派出所谈话等。

2、二零一六年七月一日下午,石军在合肥市的租房处被抓,参与抓捕的主要是黄山市公安和国保人员,合肥警察也有参与。石军的租房处本来是较秘密的,恶警可能是根据石军到某学员家的视频监控、蹲坑、跟踪,寻找到租房处,对和石军有联系的学员进行手机定位和监控。

3、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合肥市蜀山区三里庵派出所说是叫刘乐香到派出所问个话,正好遇到张和平,也带到派出所。晚上恶警通知家人说是各治安拘留五天。张和平是因在自家开的照相馆讲真相,遭人恶告,被蜀山区三里庵派出所警察绑架。三月二十八日,张和平、刘乐香被非法拘留五天后回家。

4、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三日上午,合肥法轮功学员沈丽春和阜阳学员洪燕在合肥瑶海区唐鄞讲真相,被人恶告,被绑架到方庙派出所。此次绑架,沈丽春被非法拘留十五天,阜阳学员洪燕被迫害情况目前不明。

5、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合肥市肥西县上派镇法轮功学员李菊芳(女,七十多岁)和另一名李姓法轮功学员(女,七十多岁)被肥西县610恶警绑架,李菊芳被关进合肥市精神病院迫害,另一名李姓法轮功学员下落不明。

6、二零一六年四月中旬获悉,合肥市包河区检察院、法院欲对四名取保候审的法轮功学员杨树贵、吴颖娇、戴姓、陈姓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多,杨树贵等人被合肥市三里街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时七八名警察闯入合肥市凤阳新村住宅楼四零五房间,将八名在集体学法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并抄走大法书籍一套,师父法像及有关真相资料。当天放回四人,其中杨树贵、杨树华、吴祖英被送往市拘留所。

7、二零一六年五月上旬,在合肥打工的太和县三堂镇法轮功学员李爱云因去年诉江被太和县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太和县看守所迫害。

8、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合肥法轮功学员胡恩奎、伍静青被恶警绑架。大约六月二日被转刑事拘留。安庆路派出所参与对伍静青抄家,方庙派出所参与对胡恩奎抄家,两家都是在家中无人被抄家的。主办此案的是庐阳区国保大队,迫害胡恩奎的责任人是庐阳国保的丁忠兵。

9、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下午,合肥法轮功学员陈明英和八十七岁出来买东西的赵清华在马路上碰了面,聊了一会,被多次进法轮功学员陈明英家骚扰抄家的逍遥津街道四牌楼社区人员章霞看到,尾随到超市。陈明英在和两个年轻人讲真相时,章霞打电话给了益民街派出所,然后,警察绑架了陈明英等。一直快到凌晨,才放她俩回家,并又一次非法抄了陈明英的家。

10、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三日,合肥市法轮功学员李睇美(女,六十多岁)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协警绑架到荷叶地派出所之后,被非法关押在合肥市拘留所十五天。于八月二十九日由亲属接回家中。

11、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八日,铜陵县退休教师潘长兆被非法判刑送进合肥女子监狱。

12、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巢湖市供电局退休职工李文珍(女,六十七岁)被巢湖市公安绑架送往合肥迫害。具体情况还需进一步核实。

13、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合肥市、肥西县政法委在一路同行宾馆办的洗脑班解体。那里共有四位学员被洗脑迫害,其中一位学员绝食提前几天放回,剩下的三位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晚回到家中。

14、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下午,安徽巢湖市七名法轮功学员正在夏正兰家学法时被市公安局绑架。晚上放回了三名七旬以上的老人,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合肥拘留所迫害。她们是夏正兰、祝贵英、蒋克兰、姚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