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师陷冤狱 夫妻五年后终相见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葛秀兰近五年来第一次见到身陷冤狱的丈夫。想起这五年中无数个接见日的无数次等待,高墙阻隔一千七百三十个日夜难见夫君一面的场景历历在目……

天津工程师、法轮功学员黄礼乔二零一二年四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押于天津西青监狱,后转到天津滨海监狱。将近五年,狱方一直不准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接见。葛秀兰奔走于司法局、监狱管理局、监狱之间,申诉多年无果。为此葛秀兰寄信给监狱管理局,向监狱管理局申请不让家属会见规定的信息公开。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葛秀兰收到了来自天津市监狱管理局署名签发的ems快递,里面有一封加盖天津市监狱管理局公章的信函,回复葛秀兰:没有她申请公开的相关规定。也就是说五年来一直不准葛秀兰会见丈夫的天津滨海监狱一直在违法。

家属要求信息公开 司法部门无从抵赖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六日,葛秀兰向监狱管理局发出了信函,申请不让家属会见规定的信息公开。次日经网上查询:监狱管理局收发室签收。十一月三十日,葛秀兰找到监狱管理局问信收到与否,对方让找信访,信访处倪先生说收到了。于是她就继续等回复。

国家法定信息公开回复,需在十五个工作日内书面答复。然而一个月后,不见答复。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 下午,葛秀兰又去监狱管理局信访处询问,结果对方又改口说:没有收到信,上次说收到是看错了。

十二月二十一日,葛秀兰再打电话到信访处问,回答又说查不到信件何人取走。第二天,葛秀兰又亲自去监狱管理局信访处查寻,对方只好让她再递交一份。于是葛秀兰又当面递交了一份信息公开申请。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葛秀兰给监狱信访打电话,要书面答复。倪某说申请的信息公开不在政府信息公开之内,不给书面答复,只让口头回复你。说完,倪某匆忙挂断电话。

无奈之下,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葛秀兰又给天津司法局邮寄了<信息公开申请>。

不知是天津市司法局不愿承担责任,还是监狱管理局迫于现政府“依法治国”的压力,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葛秀兰终于收到了内有署名天津市监狱管理局的ems快递,里面是关于葛秀兰要求信息公开的书面答复书,承认五年来不许葛秀兰会见丈夫的所谓“相关规定”,根本就不存在。

滨海监狱被迫同意家属会见

第二天,恰逢滨海监狱非法关押黄礼乔的监区接见日。

上午十点,葛秀兰拿着监狱管理局的书面答复,找到滨海监狱驻检办反映情况,结果却是狱政科长刘辉出来接待。

葛秀兰说:我找的是检察院驻监狱检察官。
刘辉竟然回答:找谁也得通过我。
葛秀兰问:驻检不是一个独立的部门吗?监督你们的吗?
刘辉问:找驻检什么事?
葛秀兰说:你们不让我见家人,依据的法律条例我申请信息公开,竟然说没有此条。就是说这么多年不让我夫妻二人相见的法条并没有。
刘辉抵赖说:有。
葛秀兰说:你说有,监狱管理局说没有,那你把此文件请出示出来。

刘辉慌了,忙问:管理局怎么答复的…是口头还是书面?
葛秀兰说:有文件。于是葛秀兰拿出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

刘辉提出想复印此文件,由于无法相信刘辉的为人,葛秀兰不允,说此文件是给驻检的。刘辉当即打电话给驻检主任章泊,问可否让他代收转交。无奈之下,葛秀兰把文件给他,让他转交。

刘辉让葛秀兰回家等答复,葛秀兰说:不行,今天是新年前的最后一个接见日了,这么多年不让我二人相见的法条没有,今天这个日子不能拖过去。

刘辉只好说:今天下午一点去窗口会见。葛秀兰问:找谁他们都互相推诿,不接证件,是不是你的命令?刘辉诡辩:你去看看,也许人家可怜你,让你见。

五年等待 等来的短暂接见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时间已接近十一点,因为这么多年狱方一贯的做法就是躲闪推诿,见不到人。葛秀兰就直接到会见窗口,狱政科李副科长在,葛秀兰给他看了信息公开答复文件,李让她下午一点来。

下午一点葛秀兰到监狱会见窗口递交身份证和结婚证,狱警没有马上给她办理会见手续,让等会儿。这一等,就是三九天寒风中的两个小时。

看到狱门外的八监区所有会见家属都已经进去和家人会见了,很多已经会见完毕陆续出来。想起这五年中无数个接见日的无数次等待,葛秀兰此刻的心情无以言表。

“太冷了”,葛秀兰面向窗口说了一句,“给我办吧?”

将近两个小时了,狱方终于对她说:见见吧,快过年了。

为避免狱方以后推诿、设阻,葛秀兰要求办理正常的会见手续。狱方只好给她办理了原本四五年前就该给家属的“亲属会见证”。

下午三点以后,八监区大队长尚某把葛秀兰带到一个屋子里,假惺惺地说:你高兴坏了吧?我们为你逐级上报申请,才让你能见了。葛秀兰正言说道:“五年了,你们不让我们夫妻相见,昨天监狱管理局给我下文件了,本应正常会见的权利被你们剥夺了五年,我有什么好高兴的!我啥心情你知道吗?”

在里外都有警察和犯人身旁监视,并有人手持摄像机的情景下,葛秀兰终于见到了丈夫黄礼乔。她用佛家的礼节向黄礼乔双手合十,说:见你一面太难了,我给你写的信收到了吗?黄礼乔说会见前刚给他。葛秀兰问:有几人包夹你?黄礼乔答:四人。

黄礼乔问:我写给你的信收到了吗?葛秀兰惊愕,回答:一封也没有收到。黄礼乔又说:我写了几十封申诉状,申诉材料你管刘辉要,他说帮我转交。

葛秀兰听闻,告诉他:刘辉骗你,他就当着我给你请的律师的面把你申诉材料拿走了,没有给律师,他控制你的申诉权。

黄礼乔还告诉葛秀兰:他的所有东西都被西青监狱五监区大队长张辉拿走了,包括他的裁决书也一起被他拿走了。

最后黄礼乔问:下个月还来吗?葛秀兰答:来!

就这样,短短的二十分钟,五年来的第一次会见,葛秀兰与丈夫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狱方终止了。

背景资料

黄礼乔,原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非法拘留、劳教和判刑。在非法劳教期间,他被其工作单位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劳动合同,黄礼乔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对天津钢管公司提出诉讼,天津东丽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受理此案,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开庭审理。在法庭上,黄礼乔依照国家宪法、法律据理陈述了公民有信仰自由,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他劳动合同是对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权益的侵害,要求公司恢复他的工作赔偿损失。被告方天津钢管集团公司理屈词穷。但是东丽法院天津610办公室”人员幕后指使下,迟迟不予结案。

天津市公安局警察背地里监视跟踪黄礼乔,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黄礼乔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跟踪人员绑架。同年五月,黄礼乔开始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遭到野蛮灌食。九月二十六日,天津市河北区法院对黄礼乔非法判刑七年。非法关押于天津西青监狱,后转到天津滨海监狱,四年多一直不准葛秀兰接见丈夫。

为此,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申诉多年,奔走于司法局、监狱、监狱管理局之间,饱受所谓执法人员的刁难、恐吓。并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在天津公安局长赵飞指使的绑架案中,被天津市局警察伙同天津市河东区塘家口派出所警察绑架,由于没有葛秀兰的下落,不得已,葛秀兰姐夫以葛秀兰“失踪”为名,到塘口派出所报案,塘口派出所拖延了半个月才说出实情,并非法拘禁她二十五天。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五日,葛秀兰陪同两位律师,到滨海监狱,要求接见黄礼乔。滨海监狱狱政科刘辉科长以法院没有对申诉案件立案为由拒绝会见,两位律师和葛秀兰来到天津市监狱管理局,遭受一番折腾后,监狱管理局让律师去监狱办理会见,律师看到他们在会见信上写了“请滨海监狱狱政科协助办理会见”,这样律师才见到黄礼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