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法轮功学员十七年遭迫害综述(5)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综合报道)(接上文

第二部分 案例

四、邪恶洗脑,暴力“转化”

“洗脑”是中共实行思想控制和精神迫害的专用手段,“洗脑”,中共直接称之为“思想改造”,贯穿于中共统治的所有时期,遍布中共统治的一切领域,施加于中共统治下的所有国民、所有民族。中共的“洗脑”可谓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无人幸免,无所不用其极。在中共的邪恶统治下,不仅媒体“姓党”,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文艺、体育……所有党的触角所及之处,无一不“姓党”。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中共都对其打击的群体实行肉体消灭的同时进行精神灭杀,施展它的洗脑邪术,所谓“学习班”、“讲用会”、“辅导班”、“赛诗会”、“颂扬会”、“批判会”、“斗争会”、“法制教育班”,形形色色,层出不穷;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造反有理、破除迷信、批林批孔、斗私批修、灵魂深处闹革命、五讲四美三热爱、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动乱、三个代表,花样翻新,应时而变。中共是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最大的邪教。

几十年来,中共在给不同群体洗脑的同时,还实行全民大洗脑,其邪恶目的只有一个:强制人民放弃自己的主见和信仰,最终用党性狼性消灭和取代人性,达到灵魂扼杀和精神控制的目的。

特别是在迫害法轮功的狂潮巨难中,中共的洗脑班,所谓“法制教育”,遍地皆是。除中共各级政法委、610办公室洗脑班之外,机关、学校、企业、单位、街道、村屯、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到处都有洗脑班,对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从开始到现在,洗脑班一直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犯罪黑窝和集中营之一。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上,中共把“洗脑”邪术运用到了极致。按照中共的说法,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关押、拘留、判刑、劳教等等等等,其目的是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

我们知道,法轮功学员信仰的是“真、善、忍”,是要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做一个道德、思想境界更高的人。那么,中共要把他们转化成什么样的人呢?河北省所谓“法制教育中心”的 教育处处长孔繁运曾当众对已转化的人说:“什么时候我看到你们打人、骂人才算真正转化彻底了。”真是一语中的!直白一点说,就是要把好人转化成坏人,一个比坏人还坏的人。将人性彻底推向恶的一面,这就是中共的“转化”标准。这位“教育处处长”的确很有“悟性”,对中共的邪恶可谓得其三昧,领会至深。

那么,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是怎样进行“转化”的呢?中共编出了许多美好动听的词汇,如“教育、感化、挽救、春风化雨……” 纵观中共的“转化”过程,我们清楚地看到,在这些美好词汇的虚伪面纱掩盖下的是赤裸裸的犯罪。

在中共酷刑的“转化”下,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在前三篇专题(残忍虐杀,迫害致死;判刑劳教,酷刑摧残;绑架关押,毒打勒索)叙述的一千多个案例中,每一个案例都是中共所谓“转化”的人间惨剧。这些案例,字字血,声声泪,令人心碎,不忍卒读。

“洗脑班”的迫害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双城法轮功学员几乎无人幸免。因为洗脑迫害涉及人数众多,这里已无法列举名单和统计人数。

前面的案例不再重述,这里重点剖析中共看守所、劳教所、黑监狱以外的“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迫于国内外的压力,中共不得不取消了劳教制度,但只是摘掉了一个劳教的牌子,并没有实质取消迫害的政策。这使得各地政法委、“610”恶徒将迫害迅速转型为非法判刑和酷刑洗脑。特别是洗脑班,原来不少已经解体的,现在又死灰复燃。

更具有迷惑性的是,洗脑班的名称也改头换面,如:法制学习班、法制培训班、法制培训中心、法制教育基地、戒毒中心、矫正中心等等。这样,中共可以在看守所、劳教所、黑监狱以外,避免15天或30天拘留期的法令约束,堂而皇之地以办“学习班”的名义非法长期羁押法轮功学员。劳教所暴力洗脑的邪恶经验移植过来,洗脑班变成了另类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身体和精神的折磨和迫害,使迫害更加隐蔽和恶劣。

为达成上级要求将法轮功问题“控制于当地”、避免学员“越级上访”的指令,每到两会、春节等所谓“敏感期间”,各地政法单位积极部署以蒙骗、绑架的方式强行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大规模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开办所谓的“学习班”。要求法轮功学员写“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书,否则就被监控或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

洗脑班剥夺人身自由,用编造的假录像片进行洗脑,完全由谎言构成的栽赃陷害法轮功的“精神病”、“自杀”、“不吃药而导致的1400例死亡案例”、“天安门自焚”等。中共笃信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的流氓逻辑,邪恶谎言不知毒害了多少不明真相的中国人。

洗脑班未经任何法律程序,不受任何机构监督,拥有不需要任何法律文件而拘禁任何人的权利,工作人员没有执法者的身份却有超出执法者的权力,可以打死人而不负法律责任。洗脑班已经构成“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和“故意杀人罪”,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组织。

下面就通过一个案例的剖析来看一看双城的“洗脑班”是怎样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转化”的。

一年一度的中国新年,是辞旧迎新、阖家团聚的美好日子,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传统节日。可是2001年的新年,对于古堡双城的法轮功学员,却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劫难。

2001年1月17日,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人们都在忙碌着准备过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降临了。从这一天开始双城中共邪党动用了所有的警力,从城里到农村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的疯狂抓捕。双城的法轮功学员,有单位的归单位管,没有单位的归乡镇管,层层包干到人。上千人被抓,看守所人满为患,各系统、乡镇、单位都办起了洗脑班。乡镇领导、城管干部、街道干部、警察一起出动,采取各种手段,将法轮功学员骗至洗脑班。

全市近三十个各个乡镇的洗脑班,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少则十几人,多则几十人。仅双城镇范围内就有600多人被抓,他们被抓到双城市秋林公司(一个大商场,五层楼),进行洗脑迫害。腊月二十七(1月21日)有80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往劳教所。

人们不禁要问,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这一恐怖主义犯罪行径起因何在?原来,市委书记朱清文在省长面前保证:春节期间双城市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为零。

原因如此简单,却又是何等荒谬绝伦和无法无天!2001年中国新年,正是中共邪党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加重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中共邪党落实所谓“责任制”从上面一级一级的往下压,哪里有法轮功学员上访,哪里的官就地免职。

在市委书记朱清文的授意下,在“610”的操纵下,从迫害开始就分片包干,落实到人头,提出什么“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一切工作都与迫害法轮功挂钩,迫害法轮功成了双城压倒一切的中心工作。

一时间秋林公司成了双城的焦点,街头巷尾议论纷纷。在这次大抓捕中,也波及了许多无辜百姓。有的只是炼了两天动作就不炼了,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说没炼、不炼也不行,必须交1000元罚款,才能放人。

恶徒们强行要走了法轮功学员的裤腰带,男女混杂关在一个屋子里,吃住、大小便都在一起,光脚站在水泥地上,一直站到半夜。不让上厕所。关押期间不给床、被,只能睡在水泥地上。每天四个小馒头、一勺小米稀粥、一勺汤(汤里只有几片菜叶)。看管人员还说:“比看守所强多了。”

看管人员盘问法轮功学员,如果回答炼就被拉到走廊痛打。他们常常把法轮功学员捆在木凳上,一捆就是一夜,放在没有暖气的冷屋子里。

看管人员经常口出脏话辱骂法轮功学员。有的看管人员在网状的铁门外,看女学员小便,这些禽兽不如的家伙竟然不知天底下还有“羞耻”二字。法轮功学员张丽艳因为绝食抗议关押,被看守人员灌食的时候,连打带捶当时就昏死过去了;董丽英被逼得精神失常了……

你能相信吗?被抓的人当中,竟然有无辜的儿童。当时有法轮功学员的六个孩子也被抓了进来,大的十几岁,小的才四、五岁。赵艳菊家小姐妹三人,小的才几岁,看管人员叫她小萝卜头,说这就是渣滓洞。言外之意,现在的秋林公司“洗脑班”就是中共编造的昔日的“渣滓洞”、“白公馆”!无耻自称比美国人权“好五倍”的中共邪党,就连懵懂无知的孩童都不放过,这在古今中外历史上绝无仅有,比之希特勒纳粹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有过之而无不及。

富乡村的一位姓韩的老太太,70来岁,只是“7.20”之前炼了不到20天的法轮功,后来就不炼了,可那天也给强行绑架去了。

对炼功人如此,对不炼功的亲属也不放过。张福珍80多岁的老母亲被骗至洗脑班,逼其劝说女儿不要炼了,老人吓得当场昏死过去!

赵喜华是一个贤惠孝顺的媳妇,腊月二十三,赵喜华刚把水倒上要给病重在床的婆母洗脸,被街道书记曲波涛、城镇刘书记、还有一个姓侯的骗到“洗脑班”。惊恐担忧的婆婆在她被抓后的第三天与世长辞了。人性全无的曲波涛竟然不允许赵喜华回家送葬!后经镇长于占岐同意,由恶徒周大勇监控着,送走了婆婆,赵喜华又被带回洗脑班继续迫害。

“洗脑班”几乎天天开会,镇领导轮番讲话洗脑,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念攻击和诋毁大法的报纸。

农历年前几天,有十来个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他们的非法关押,遭到恶徒冉令才野蛮灌食。恶徒从劳务市场雇来几个男的,把法轮功学员按倒在一张光板铁床上,扯头发往床头栏杆上拽,一动都动不了。然后用木棍撬嘴,把漏斗插在嘴里。拽耳朵,捏鼻子,如果喘气就得呛肺。他们把一大杯奶粉一下子全倒进人的嘴里,倒得很快很猛,人随时都有窒息和被灌死的危险。还灌一种不明药物和浓盐水。

在灌食过程中,冉令才把迟岳苓头往暖气上撞,迟当时昏迷,才醒过来,又被打耳光,牙齿全打松动,一颗牙被打掉。冉还用脚把迟往排椅底下踹,让迟往排椅底下钻,不钻就拳打脚踢。把赵喜华双手倒吊暖气管上,双脚离地,吊了两个多小时。王本英66岁,女,当时从鼻孔流血。张立艳当时处于月经期,雇来的这些人往张立艳腹部用拳头猛打,当他们把张立艳往椅子上绑时,人已失去知觉,脸铁青,从鼻孔往外冒沫,浑身冰凉。她从椅子上一头栽到水泥地上。从那以后张立艳站不起来了,整天咳血,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身体每况愈下。邪恶怕担责任,扬言说张立艳得了肺结核,让家人见面,又逼家人签字不炼才允许把人接走。

在灌食那天,除张立艳外,其余的灌完之后抬到一空屋,将手朝后用绳子绑在排椅上。城镇干部冉令才(已遭报死亡)还破口大骂大法和师父。法轮功学员尹国清制止他的恶行,他对尹国清大打出手,左右开弓打起了耳光,把尹国清打得眼冒金星,头晕目眩;法轮功学员王英杰被灌的鼻子流血,一直咳嗽一个半月,咳出的痰都带着血。

那个叫闫善利的镇长喝完酒来到洗脑班,打骂学员、罚站。有一位叫张建辉的女孩被他打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穿皮鞋踢她的腿,致使腿淤血。一天因搜身时发现王英杰口袋里有一纸条上写《洪吟》目录,被闫善毒打一顿。

闫善利还把三个小姐妹叫出去,打嘴巴,问她们炼不炼,说炼就打。还把女学员尹国清用绳子绑起来,从头一天晚上6点多钟一直绑到第二天上午9点,夜里绑在没有暖气的大厅里冻着。

冉令才还用尼龙绳勒程显芹的脖子,往暖气管上绑,使得程喘不上气来,差点窒息,舌头都被勒出来了,幸亏有一个工作人员给松了绑绳,才没被勒死。那天夜里,五个学员被绑,多人被打。

66岁的王本英,被迫害一只眼睛失明,另一只眼睛也视力模糊。68岁的孙国珍老太太被他们用绳子绑在椅子上,打耳光,往老人腿上踢。老人在洗脑班受尽折磨,使老人的心脏病复发,险些丧命。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二十九(除夕)下午,城镇领导于占岐、叶福来、王书记等来到洗脑班开会。于占岐说:“你们在这里好好呆着,过了正月十五就放你们回家,现在不能放你们出去,因为咱们国家要加入世贸组织,联合国主席安南来中国视察,怕你们去天安门,这就象家里来客人,孩子不听话怕丢丑,让人家笑话。”请看,这位中共邪党的恶官是多么荒唐、可笑和邪恶!

洗脑班的几个人,镇长闫善利,城镇书记叶福来,洗脑班的头头冉令才、高桂霞(女),城镇610刘玉华(女),打人凶手周大勇等经常采用流氓手段污辱法轮功学员人格,脏话不堪入耳。 高桂霞整天辱骂法轮功学员。大年初一,闫善利竟毫无人性地将杨华、李成奎、19岁的女孩李群绑在一起,在走廊里一天,又将他们几人关在一个屋里进行污辱。闫善利公开污辱法轮功学员程显芹,说下流无耻的话,遭到程显芹的义正辞严地痛斥。

时常有歹徒来到关押几个年轻姑娘的监门外耍流氓(监门是铁栅栏式的),更有甚者,歹徒竟不知羞耻地从铁栅栏往屋里撒尿。

闫善利还逼迫承受不住违心转化的学员骂师父,污损师父的法像。叶福来逼法轮功学员决裂,骂师父,要痛骂。镇长于占岐也说:“我让你们骂师父、踩师父像,你们不都怕这个吗?我就叫你们干,你不骂就别想走出这个门。”高桂霞和一姓汪的女人骂程显芹大过年不回家,把孩子扔家里,没有亲情。一群禽兽不如的魔鬼,干着犯罪的勾当,非法绑架迫使骨肉分离,竟然侈谈什么人性和亲情,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吗!

一天,任国清看《转法轮》,被恶徒冉令才发现,冉像恶狼一样,冲进屋将书抢去。任国清当时光着脚被冉令才揪着头发拖到办公室,捆上毒打。接着全屋的人(迟跃玲、赵喜华、王英杰、张福珍、门英、程显芹、张建辉)都被捆上挨个过堂。闫善利“还炼不炼?”王英杰斩钉截铁的说:“炼!”闫善利就抡圆了胳膊左右开弓,一连打了她三、四十个大嘴巴子。冉令才、周大勇还叫迟跃玲、赵喜华开飞机(双臂向后伸,往高举,头钻到桌子底下,双腿要直),不钻他们就连踢带打地往里踹。迟跃玲的肋条被打坏、牙被打掉。一恶徒嫌赵喜华站得不直,一脚把她踹倒,并邪恶的说:“你们老师不是告诉你真善忍吗?你就忍着点吧!”赵喜华被窝得汗水顺脸往下淌,地湿了一大片。

到了三月末,双城市610在党校办起了洗脑班。这里戒备森严,由公、检、法人员组成的,男看管人员几乎都带着枪。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军训体罚、看诽谤录像,每天必须写“心得体会”,如果晚上中央电视台播放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就逼着看,还让写观后感,不写就不准睡觉。

在党校洗脑班,恶人使用的手段是在思想和身体都非常疲惫的情况下企图拖垮法轮功学员,从而逼着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再勒索钱财。为了欺骗广大市民,他们在双城新闻里播放,说洗脑班里对学员怎么好,农历新年过得如何好。真是无耻之极!

这里剖析的只是双城镇秋林公司洗脑班一例,全市各乡镇、系统、单位的洗脑班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程度不同地遭受迫害。这里无法一一详述。

洗脑班与劳教所一样,是共产邪党的“发明创造”,它的存在,是中共践踏现代文明与法制的明证,更是中共无法无天的见证。只要中共存在,对中国人的迫害就会延续。所以,只有清除中共邪教,解体中共恶党,清算中共罪恶,才能终结中华民族的苦难,使中国民众重获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