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故事几则(2)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接上文

二、景公信用谗佞、赏罚失中,晏子谏

齐景公听信任用谗邪奸佞之人,赏赐无功的人,惩罚无罪的人。

晏子劝谏说:“我听说,圣明的君主仰慕圣人并听从他们的教诲,没有听说过他们听从谗邪奸佞之人来进行赏罚的。现在君王与亲近的人相互逢迎取悦,说:‘将死的人还尽力寻欢作乐呢,我们怎么能为行仁义而活得还不如犯人呢?’所以宫内受宠的嫔妃强夺豪取国库资财;宫外受宠的臣子,在边远之地假托君命巧取豪夺;执法的官吏,都苛敛百姓,人民忧愁痛苦,贫困交加,可是奸邪之人却更加富足。这些人隐瞒真相,掩盖邪恶,蒙蔽迷惑君主,致使贤臣常遭患难。我听说,古代的贤士,遇到可亲附的国君就出仕,遇到不可亲附的国君就隐退。我请求离去了。”于是策马离开了朝廷。

景公命韩子休追赶晏子,传话给晏子说:“我不仁德,不能按您的教诲去做,因此到了这个地步。您离开出走到哪里,我就跟着到哪里。”晏子就又策马返回来了。他的驭手说:“您刚才离开得为什么那么快?现在回来又这样快呢?”晏子说:“景公刚才说的话还是很诚恳的。”

三、景公病久不愈、听谗言,晏子谏

景公患了疟疾,每天发一次,一年没有痊愈。诸侯纷纷派人来问候。大夫梁丘据、裔款对景公说:“我们供奉鬼神,祭品比先君丰盛多了。现在您的病很厉害,成为诸侯的忧虑,这是祝官吏官的罪过,诸侯不了解实情,大概会认为我们对鬼神不恭敬,您何不杀掉祝官固和吏官嚣以辞谢客人?”景公很高兴,告诉晏子,晏子说:“从前在宋国的盟会,屈建向赵武询问范会的德行,赵武说:‘先生管理事务尽心尽意而没有私心。他的祝官吏官祭祀的时候,向鬼神讲诚实的话而不感到问心有愧。’屈建把这话告诉了楚康王,康王说:‘神和人都没有怨恨,他荣耀地辅佐五位君主使他们成为诸侯的盟主实在是应该的了。’”

景公说:“梁丘据和裔款认为我能够事奉鬼神,可是鬼神不保佑我,所以我想杀掉祝官吏官,您说这话什么意思?”晏子回答:“如果是有道德的君主,举动都没有违礼的事,上下的人都没有怨恨,祝官吏官向鬼神讲诚实的话而不感到问心有愧。因此,得到神明佑护,国家得到神明降下的福禄,祝官吏官也有一份。他们之所以家族兴旺有福、健康长寿,是因为他们是诚信的君主的使者,他们的话对神明忠诚信实。如果遇上邪僻放纵的君主,肆意做不符合法度之事,无所顾忌,不考虑怨谤,不害怕鬼神的惩罚。天怒人怨,在心里还不肯改悔。祝官吏官如果向神明讲诚实的话,这就是讲君主的罪过;如果掩盖过错,这是虚诈欺骗,祝官吏官进退两难,无话可讲,只好说些不相干的空话来向神明讨好,因此,得不到神明的佑护,国家遭受祸害,祝官吏官也一块遭受祸害。他们之所以患病夭折,是因为他们是暴虐的君主的使者,他们的话对鬼神欺诈轻侮。”

景公说:“那么怎么办?”晏子回答:“这样下去没法儿办了。施政没有准则,征敛没有限度;如果不能供给就加以治罪,人民都很痛苦疲惫,向鬼神诅咒君主。如果说祈祷能给人带来好处,那么诅咒也会给人带来损害。聊地、摄地以东,姑水、尤水以西,齐国境内人口多得很呢。即使祝官吏官善于祈祷,又怎么能胜过亿万人之诅咒呢?难道还要杀祝官吏官?唯有修养品德才是正理。”景公听从谏言,让官吏放宽政令,解除禁令,减轻赋税,免除百姓对官府所欠的债务。这样做了以后,景公的病就痊愈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