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市翁牛特旗国保大队刘彩军的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江泽民犯罪集团面临彻底覆灭的下场,有很多明智的公检法官员已经不再参与迫害,这样的形势下,赤峰市翁牛特旗国保大队刘彩军依然积极参与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翁牛特旗法轮功学员江学农家人到公安局要人,警察扬言:还要人?江学农在林东看守所要被判刑。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中午,江学农去法轮功学员小范家串门,被正在非法抄家的派出所警察邢小民等绑架。随后刘彩军、邢小民又叫来四、五个警察闯到江学农家实施非法抄家,抄走了两台笔记本电脑、优盘、法轮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等物品。次日,警察又到江学农家第二次非法抄家。

这是近期刘彩军的又一恶行,使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

下文是赤峰市翁牛特旗公安局国保大队刘彩军犯下的累累罪行:

刘彩军等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触目惊心

◇ 竹签刺指甲、电击、铁椅子——元宝山区任素英遭摧残

多年来,刘彩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酷刑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元宝山区法轮功学员任素英被刘彩军为首的多名警察暴力殴打、竹签刺手指甲、电击,被铐在椅子上七天七夜。刘彩军还用拳头打击她的头颈、专打穴位、用脚踢、用矿泉水瓶抽打等折磨,致使她遍体鳞伤。长时间的殴打、镣铐致使任素英的右肩都烂了,左腿的伤经过了半年之久都没有愈合。

演示图:电棍电击

赤峰市元宝山区建昌营村法轮功学员任素英女士,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凌晨,在翁牛特旗乌丹镇新华街,被翁牛特旗三名恶警绑架,遭到刘彩军等恶警的毒打折磨。刘彩军、李显儒、杨凤林、张瑞东几人把任素英铐在铁椅子上逼供,开始毒打,打完后刘彩军把她两手给背铐上,用电夹子夹住任素英的手指尖,然后卡大动脉,当时任素英就昏死过去了。醒来后刘彩军又开始打她,左手抓住任素英的头发右手打嘴巴子,用拳头打脸。张瑞东把任素英从铁椅子上拽下来,推到屋子一角,用衣服把她的头包住,踢开两腿劈开到极限,然后用手打脸,用鞋子打嘴巴子,打完后拽回到铁椅子上又铐上,任素英的两腿被打成黑紫色,张瑞东用他的脚踩任素英的脚背。杨凤林用竹扫帚枝扎她的耳朵眼,用不干胶粘脸,韩伟用水往任素英的脸上泼。

之后把任素英送到看守所,任素英的腿肿得变了形,嘴里和两腮的肉都被打烂了,四天后才能吃饭,这次提审折磨了长达十九个小时。

第三次非法提审任素英是在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上午八点左右,他们从看守所把她拉到公安局,刘彩军用拳头打任素英的太阳穴、头部,端下颌、往后背脖子、撅脖子骨等恶毒手段,折磨她一天,晚上七点多把任素英送回看守所。到看守所后任素英的头和脖子都肿起来了,不能进食,这次对任素英的迫害全是内伤,喉骨疼痛很长时间。家人来看任素英,警察把她的家人也拘押了。任素英知道后心里很难过,四天没吃饭,第五天他们把她拉到医院插胃管,进行灌食迫害。他们给她插胃管打进的不是流食而是很浓的盐水,回到看守所后又给她戴上脚镣子,当晚她吐了一夜的胃黏膜和血沫子。

第六天王伟(管教)又给她打进很多的盐水和不知名的东西,打完后她支撑不住,马上就不行了,两眼就像无数的针扎一样,一直流泪也看不见东西。任素英吐的全是盐水和黄黄的东西,她被插胃管,戴背铐七天七夜。

任素英被刘彩军为首的多名警察暴力殴打、竹签刺手指甲、电击,被铐在椅子上七天七夜。刘彩军还用拳头打击她的头颈、专打穴位、用脚踢、用矿泉水瓶抽打等折磨,致使她遍体鳞伤。由于遭受长时间的殴打、镣铐,致使任素英的右肩都烂了,左腿的伤经过了半年之久都没有愈合。

◇ 翁牛特旗王学军遭酷刑折磨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中午,赤峰市翁牛特旗法轮功学员王学军被赤刘彩军带领手下秘密绑架,随后王学军遭受六、七天的酷刑折磨,被刘彩军打成耳膜穿孔。王学军的惨叫声在公安局门口都可听到。

刘彩军多年来参与迫害 制造众多冤假错案

1、二零零九年翁牛特旗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早七点左右,刘彩军带领手下伙同派出所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赵桂存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及法轮大法书籍等。随后又到法轮功学员崔金荣及法轮功学员于丽华家抄走了大法书籍及神韵光盘等。八点左右又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刘志华及妻子焦首华。刘彩军先后绑架了十五名法轮功学员。

2、陈钰今被非法劳教

陈钰今,男。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六日,他被刘彩军等一行五人,在赤峰市松山区非法抓捕,随后恶警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又进行了抄家,并且态度非常蛮横,只是未抄到对其“有用”的物品。陈钰今曾经于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先送入五原劳教所,后转所。他父亲陈国祥多次被非法关入监牢,一度被迫流离失所,邪党警察硬是迫害死了他。

3、翁牛特旗乌丹镇法轮功学员李荣兰被迫害

内蒙古赤峰市乌丹镇法轮功学员李荣兰,于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下午四点在赤峰市红山区东郊一院落内被乌丹恶警绑架。

4、翁牛特旗杜德兰、单瑞田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晚,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法轮功学员杜德兰、单瑞田在学校值班室,被翁牛特旗国保大队绑架。

5、翁牛特旗法轮功学员张瑞丰、万明珠等被绑架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日上午九点左右,法轮功学员万明珠到张瑞丰那去,被早已跟踪的便衣拦截,并直接到法轮功学员张瑞丰家绑架,《周刊》被全部抢走。

6、翁牛特旗法轮功学员王清林等被绑架、骚扰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四日,法轮功学员王清林在发放真相台历时被恶人构陷,被国保大队刘彩军等人绑架。

二零一四年十月中旬,刘彩军等闯到法轮功学员余淑霞家中非法抄家,把大法书籍等有关物品全部抄走。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八日,刘彩军等又闯到法轮功学员田国龙家中非法抄家,搜走家中全部大法书籍等有关物品。十一月下旬,刘彩军等又窜到头牌子,被明真相村干部挡回。

8、乌丹镇法轮功学员侯利民、乔玉芬遭非法抄家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上午,刘彩军等警察窜入乌丹镇山嘴子北上村,先后闯入法轮功学员侯利民、乔玉芬家进行非法抄家,强抢法轮大法书十五本,《明慧周刊》一千多本,还有MP3等。

9、刘彩军等警察恐吓、抢劫法轮功学员

翁牛特旗国保大队刘彩军、邢晓民等恶警,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抢劫了乌丹镇山嘴子北山村大法学员侯利民和乔玉芬家后,又窜到大窝铺村大法学员贾玉芬和白素梅家非法抄家,并对她们进行威胁恐吓。

二零一四年十月中旬,乌丹镇石家营子法轮功学员余淑霞遭刘彩军骚扰,抢走《转法轮》,十一月下旬,刘彩军、邢小民等又窜到头牌子,被明真相村干部挡回。

10、翁牛特旗何瑞芬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四十二月十上午,刘彩军一行三人,穿便衣开普通家庭用车,到翁牛特旗毛山东乡黑水村和杨树井村骚扰,绑架杨树井李荣昌,和黑水村的何瑞芬。

11、二零一五年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刘彩军绑架、判刑

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刘彩军一行三人到法轮功学员赵桂存家,并抄走了法轮功书籍等。

二零一五年六月份,刘彩军闯入余淑霞家,非法抄家。刘彩军还谩骂法轮功师父。由于刘彩军经常到余淑霞家中骚扰,致使余淑霞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毕玉花被骚扰,警察抄走多本大法书籍。法轮功学员刘爽被绑架至拘留所。

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刘彩军和派出所高久雷等七、八个警察上午十点点左右闯入法轮功学员王青林家,王青林被绑架到公安局询问后放回。同时法轮功学员江学农也被绑架。

赤峰市松山区法轮功学员高崇与胡俊友,于二零一五年在翁牛特旗桥头镇的集市上被刘彩军非法抓捕后,警察多次转移关押地点,家人多次要求见人都被拒绝,理由是两人态度强硬不放弃法轮功。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他们被非法秘密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12、二零一六年刘彩军的恶行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六日中午,刘彩军伙同乌丹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祁艳梅,并非法抄走大法书籍、音响等私人物品。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上午十一点,刘彩军、邢小民等一伙人闯入法轮功学员王丽华单位,抄走两本大法书,把王丽华绑架。下午两点刘彩军、邢小民又到王丽华家中,刘彩军冒充其家人叫开门非法抄家,抄走四十多本大法书,七个播放器,还有现金等私有财产。下午三点又到王丽华母亲家非法抄家,抄走一本台历。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中午,翁牛特旗法轮功学员江学农被绑架。随后刘彩军、邢小民又叫来四、五个警察闯到江学农家实施非法抄家,抄走了两台笔记本电脑、优盘、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等物品。次日,警察又到江学农家第二次非法抄家。江学农至今未归。

另外,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刘彩军绑架了外地法轮功学员杨桂芝、杨桂华姐妹和任素英的姐姐、姐夫任素香、于树林夫妇四人。中学教师杨桂芝被非法开除公职,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其余三人都被非法劳教。

三、杜德兰被刘彩军迫害致死

翁牛特旗法轮功学员杜德兰被刘彩军绑架三次后,一直处于被迫害的阴影中,再加上刘彩军经常去家里骚扰、非法抄家,给杜德兰及家人造成伤害,杜德兰长期处在高压恐怖中,无法在正常的环境中生活,二零一五年六月份突然发病,含冤离世。

在这种情况下,刘彩军照旧去骚扰、威胁杜德兰的家人。在杜德兰离世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刘彩军等三人拿着录像机再次到法轮功学员杜德兰家中骚扰,给家人造成伤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